第二千八百六十三章:三更撞鬼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八百六十三章:三更撞鬼

一身黑衣的中年少妇是刘一燕,身材佝偻的男人是姜夔生,至于他们两人身边那身材挺拔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林昆。 司蓉儿传授过林昆易容之术,林昆虽然只是学习了皮毛,但简单的易容还是没问题的,不过想要达到司蓉儿那种能改变人的身材、年龄等等,却是太难。 此时的林昆身材与之前无恙,只是五官不再那么棱角清晰,而是变得圆润,看上去一副憨厚的模样,与他本来的样貌最多三分相似,除非是他身边极其相熟之人,不然的话还是很难分辨的。 走进了大门,院子里有几个村子里的壮小伙缩在临时搭起的棚子里睡觉,主要是看双柱家太可怜了,大家伙夜里留下来,万一有个什么事好照应着一点。 不然的话,就凭双柱家的几个亲戚,真要是发生了什么怪事,肯定应付不了。 至于什么怪事,大家伙担心的都是乡下民间的传说,有说冤死之人怨气太重,一旦有个什么黑猫过尸,很容易诈尸。 双柱夫妻俩的死必然是冤得很,为此村长特意从周边的村子里请来了两个办丧事的先生,这两个先生此时一左一右的坐在双柱家的屋门旁,靠在墙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能做这一行的先生,年岁一般都不会太小,两个老人家都是年过半百,长久熬夜身体肯定受不了。 这主要还是因为双柱家的丧失特殊,夫妻俩均死于非命,所以两个丧事先生才会一左一右的守门,这在乡下的传说中可是有讲究的,丧尸先生的命格里都带着一种能震慑煞气魂魄的威能,有两个丧事先生守在了屋门口,可以防止外来的邪煞进入屋内的灵堂。 当然,这都是一些民间的传说,传说之所以成为传说,必然是有它的缘由,只是常年流传下来,渐渐被人们给曲解了,或者只当成是一种必要的习俗。 下半夜三点钟,院子里突然来了三个穿黑衣服奔丧的人,这让人觉得十分诡异。 院子里棚户下躺着的几个壮小伙子,刚好有一个人起来撒尿,正好看到三人进来,这小青年本来迷迷糊糊,结果一看到三个人,尤其是看到走在最前面的姜夔生,顿时惊吓的妈呀一声大叫。 姜夔生半边长发遮脸,身上的黑色衣服又有些大,再加上一阵晚风吹起了他的头发,露出了那半边扭曲的脸颊,这搁大半夜里谁看见了都会心脏受不了。 “鬼,鬼啊!” 这壮小伙子本来打算去厕所里撒尿,结果被这么一吓,两条腿哆嗦起来,扑腾一下跪在地上,连连向姜夔生磕头的同时,裤裆下一股热流,居然被吓尿了。 姜夔生愁的一脑门黑线,不过更愁的还在后头呢,棚户里的其他几个小伙子都醒过来了,看见了他之后的第一反应本来也不是太严重,可被跪在地上连连磕头的那个壮小伙的影响,先入为主的思想让他们也哇哇的怪叫起来。 这样也就算了吧,咱们姜大先生也就忍了,可居然有人哆嗦地喊着:“黑白无常,一定是黑白无常过来接双柱夫妻俩了,黑白无常大老爷饶命啊,我们都是老实的乡下百姓,没干过啥事儿啊。” 乡下有传说,凡事活人见鬼,或者是见到了不该见到的神仙之类,尤其是来自地府的黑白无常,那就是要被索命的。 姜夔生愁的啊,都差点拍着脑门了,他回过头看向林昆和刘一燕,心中的无奈不是三言两语所能形成,眼前的这些淳朴的村民也太扯淡了吧,就算是他老姜长得吓人,可不能因为穿了身黑衣服,就被当成是黑白无常了吧,退一万步讲,黑白无常是两位好吧,他们可是三个人,而且穿的都是黑装。 姜夔生这边轻咳了一声,就想让这些个壮小伙安静下来,老子特么是人不是鬼。 可还不等他开口说话呢,屋门口左右坐着的两位丧事先生打了个盹儿醒过来了,两人一看到大门外走进来三个黑衣人,这一下子也是吓得够呛,他们这丧事的手艺不是祖传的就是拜师学的,走南闯北的这些年,其实也没遇到过啥灵异的事儿,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这不就以为自己撞上鬼了。 再一听那些个壮小伙喊着黑白无常,两个年过半百的老头一下子没了脾气,晚上喝酒的时候还吹嘘着自己法力高强呢,这会儿是真不夸张,全都跪地上了。 林昆这时不太方便说话,他此时的身份是姜夔生的小舅子,刘一燕的胞弟刘生,而姜夔生的身份则是赵双柱多年前认识的一个朋友,当时赵双柱还帮过这位朋友,这位朋友远在他乡听到了赵双柱去世的消息,特意前来他送行。 当然了,这些身份都是林昆他们经过商议之杜撰出来的,林昆想要前来送赵双柱夫妻最后一程,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身份,那些暗处就盼着他来的人,肯定一下子就能识破了。 院子里一下子乱作了一团,屋里的人听到了,也都走出来,刘一燕赶紧用拳头顶了一下姜夔生的后背,姜夔生这才开口说:“大家误会了,我们不是鬼,也不是什么黑白无常,我叫姜老二,是双柱兄弟的朋友,我听说双柱兄弟发生意外,特意从外地赶过来,就是想送我这位好朋友最后一程。” 听到姜夔生开口了,院子里的人们也慢慢冷静下来,此时赵双柱家的亲戚也有出来的,其中就有赵双柱的小舅子,他在一旁小声地说:“我姐夫什么时候认识朋友了,我怎么没听我姐说过……” 说着,赵双柱的小舅子马上恍然,看向姜夔生说:“这位大哥,你莫不是我姐夫八年前去城里的时候救过的那位?” 姜夔生一听,脸上的表情马上一愣,他本来就是唬人来的,可没想到还真能对上号,嘴角尴尬的笑了一下,说:“对,我就是你姐夫救的那个朋友。” 赵双柱的小舅子马上说:“当时你发生车祸,被大卡车压住,就是我姐夫把你给救出来的,你的眼睛瞎了一个,你的胳膊也断了一只,还有你的腰……” 边说,这小子边上下的打量姜夔生,几乎所有的症状,都是按照他此时的身体状况来的。 姜夔生心头一凛,林昆和刘一燕脸色也是微微一变,眼前的这个小子有问题…… (二斗的微信号:qiujumu 欢迎各位大大添加,邀请大家进微信群交流;微信公众号:网文二斗,番外已经开始发布,另外每天早上八点钟之前,会在公众号里发布当天的更新通知;qq群:一群:477648325;二群:131653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