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六十一章:面向东山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八百六十一章:面向东山

两辆警车呼啸而逃,喷出一团弄弄的车尾气,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街口拐角。 一群老太太懵逼了,仗着自己大侄子是派出所的老太太也彻底的懵逼了,当她们脖子僵硬的转过头,看向刘一燕的时候,等待她们这群白眼狼的只有响亮的大嘴巴子…… 尊老爱幼,可也有为老不尊,对付这群为老不尊的老太太,估摸着没有比耳刮子更好用的了。 几个老太太最初还想仗着人多反抗一下,女人打起群架来那也是照样生猛的,可不要小瞧了这群老太太,这么多年的广场舞可是白跳的,几个人一起张牙舞爪的就要拼命,口中嘶吼地怒骂:“一起上,咱们这么多人,还打不过这么个贱货!” “和丑八怪都能过到一起的贱货,揍她!” …… 这些个老太太立马群情高涨起来,如果对上的是一个普通的良家少妇,或许她们还真就有胜利的机会,可以将罪恶进行到底,可惜她们对上的是会武术的刘一燕。 接下来的过程,就不多做赘述了,一个要身段有身段,要模样有模样的中年少妇,打倒了一群叽哇乱叫的老太太,拳脚齐发,假牙乱飞,顷刻间的功夫,方才这一群狰狞怒叫的老太太全都躺在了地上。 刘一燕拍了拍手,向一旁的林昆看过来,林昆嘴里头叼着烟卷,笑着竖起了拇指。 “你,你们别走,打伤了人,必须赔钱……”其中一个老太太抬起头冲两人叫喊道。 刘一燕转过身,俯视着地上的这个老太太,刚才这老太太亮起了一双长指甲,奔着她的脸就挠过来,是想把她给毁容了。 刘一燕脚上一抬,这老太太刚才还叫嚣的起劲儿,这会儿就抱紧了脑袋求饶说:“别,别打我,我岁数大了不经打。” 刘一燕冷笑,“可你的脸皮够厚,心肠够歹毒。”说完,抬起脚冲着老太太的脸就踢了过来,砰的一声,老太太一声痛叫晕死了过去,周围其他的老太太本来也想跟着喊赔钱,既然打不过,干脆集体改碰瓷了,可一看刘一燕下脚这么狠,一个个面如土色,谁还敢再乱喊乱叫了。 姜夔生和刘一燕住的不大,标准的两室两厅,姜夔生带着邱晓雯等在楼下,有林昆在一旁站着,姜夔生不怕刘一燕会吃亏,不过邱晓雯却放心不下妈妈,所以一直拉着姜夔生的手,非要在楼下等着。 见刘一燕和林昆走过来,小丫头马上跑过来扑到了妈妈的怀里,脸上一副担心的小模样说:“妈妈,你没事吧?” 刘一燕笑着把女儿抱了起来,爱昵的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妈妈好着呢,不会有事的。” 林昆和这一家三口上了楼,他是客人,姜夔生两口子都不让他动手,姜夔生给刘一燕打下手,刘一燕端着炒锅掌勺,邱晓雯则拿出了一堆玩具,声称要陪林昆玩。 小丫头的美意,林昆这个做大人的自然不能拒绝,不过与其说是她陪林昆玩,事实上却是他陪着小丫头在玩,一会儿扮作圣诞老人的麋鹿,一会儿扮作西游记的孙悟空,而小丫头不管在哪种场景设定里,必然都是最漂亮最善良的那个…… 饭菜端上了桌,六菜一个汤十分丰盛,林昆这才想起来重要的酒还被搬上来呢,于是趁着姜夔生和刘一燕忙活的功夫,带着邱晓雯下了楼。 两人来到野马车前,邱晓雯仰着那可爱的小脸蛋,一脸羡慕地说:“林叔叔,你的这辆车真酷,有机会你可以带我兜风么?” 林昆笑着说:“当然可以,回头让你爸也买一辆,到时候天天让他带你兜风都成。” “可是我爸爸好像没那么多钱,怎么办呢……”小丫头一副认真的小模样数着手指头,旋即又说:“而且我妈妈还说了,家里的钱除了吃喝开销以外,还要留给我将来嫁人的时候当嫁妆呢。” 林昆被小丫头单纯可爱的小模样,逗地笑了起来,“那将来谁要是娶了你,可一下子就成小富翁了。” 邱晓雯没明白林昆话里的意思,林昆搬了两坛子酒,笑着说:“走吧,回家开饭了。” 时间已经过了下午五点钟,小区里来来往往的行人更多,多数都是年轻上班的小白领们下班回家,也有一些外出买菜的大爷大妈,路过野马车的时候,不管年纪大小的,总会不经意的回头去看这车,而自打林昆把野马车停在这儿之后,这车的旁边就没少过过来摆pose拍照的。 饭菜丰盛,酒水更是香气弥漫,姜夔生一嗅到这酒的香气,马上就是一脸的陶醉,希冀的目光看向了刘一燕。 刘一燕笑着说:“今天昆子来家里做客,就准你喝一回了。”说着,拿起酒坛子就要先替林昆倒酒。 “等等……” 姜夔生咧嘴笑着,将林昆面前的被子给拿了过去,冲刘一燕说:“难得昆子来家里做客,酒杯就免了,咱还是换大碗吧,你也别矜持了,这柳家的女儿红可是醉人的很,也拿个碗过来倒上一碗。” 刘一燕白了姜夔生一眼,“我要是喝醉了,晓雯怎么办?等着,我去给你们换碗。” 邱晓雯举着小手说:“妈妈,你放心喝吧,你要是喝醉了,我自己能照顾自己的。” 刘一燕回过头,故意一副严肃的模样看着女儿,说:“妈妈喝醉了可是要打孩子的。” 邱晓雯马上吐了吐舌头,“那我什么也没说。” 酒满上了,林昆端起来和姜夔生碰了一下,然后一仰而尽,这柳家的女儿红属于精酿原浆,入口酒香浓郁,一口喝下去,胸腔肺腑中升起一股奔放热意,酒香仿佛从身上每一寸的汗毛发肤间浸透出来。 林昆和姜夔生一连干了三碗,边吃边聊,将接下来去东山省的计划大致商议了一遍,其中最要紧的就是明天双柱夫妇出殡,林昆若不亲自到场向夫妻二人的灵位磕头,他的心里一辈子都会难安的。 提起双柱夫妇,林昆的内心便是说不出的愧疚,东山省江湖上的一干人等禽兽无道,可终归两人是因为他才遭了毒手。 林昆端着一碗酒来到窗边,面朝东山省的方向,将酒水缓缓洒在了地上,他眸若寒星般的望向越发暗淡的夜色,两道实质化的杀气从他的眼眸中射了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