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未来嫂子 - 神兵奶爸

第二百八十五章:未来嫂子

第二百八十五章:未来嫂子 林昆笑着冲金凯打趣道:“我说凯哥,人家都是晚上找女人,你大白天的找啥女人,你先别着急,你要找女人是吧,咱们的凰会所里就有。” 金凯在电话里骂道:“你小子少特么的扯,我跟你说正经的,我要找一个女人!” 林昆继续笑着打趣道:“我也没跟你扯,你是喜欢小姑娘呢,还是……” 金凯打断道:“我都说了你小子别跟我扯,我现在对小姑娘没兴趣,一点也没有!” 林昆才不信金凯会有什么正事,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林昆越发觉得金凯时而和李春生有的一拼,李春生是二的很张扬,金凯这厮则是二的很低调,这两个人也都有一个特点,正经事上绝对一点也不含糊。 林昆继续笑着打趣道:“行啊,不喜欢小姑娘没问题啊,咱们会所刚来了两个保洁的大姐,年龄我没问,目测怎么也有个四十多岁吧,符合你口味不?” “你小子去死!”金凯嚷开了嗓门叫唤道:“我都跟你说了是正经事,你怎么就是不相信我,难道非要我撞死在你面前,把血溅你一身才肯信我啊!” 林昆隐隐有些相信了,就冲金凯这股子叫嚷的咆哮劲儿,正常的时候他是不会这么咆哮的,于是很认真的问道:“哦,到底是什么正经事啊?” “我找一个女人,他叫闵小优,过去是我的秘书,现在不知道在哪了!”金凯语气里透露着焦急道:“昆子,你要是能帮我找到她,有重谢!” 林昆直接一句回上:“算了,你的重谢我不要,这满世界上的找一个人还不跟大海捞针似的,这种出力也赚不到好处的买卖咱不接,你还是找别人去吧。” “别介啊,兄弟,自从我上次出事之后我才算是明白了,我过去交的那些朋友都是群混蛋,现在我身边就剩下你这么一个真心实意的朋友了,你不帮我谁帮啊……”金凯放出狠话道:“你要是不帮我,我马上就跪在你面前。” 林昆嘴角轻佻的一笑,道:“跪吧,反正我也看不到。” “你……”金凯气的牙根直哆嗦,道:“你小子还有没有点良心了,我还是不是你凯哥了,有你这么欺负人的么,我让你找的小优可是你未来的嫂子啊,就算是为了这个嫂子,你小子也应该出点力吧!” “未来的嫂子?我说大哥,你没开玩笑吧,之前你不还和我说是她设计害你的么,现在咋又成嫂子了呢?你昨天晚上喝多了,还是睡觉睡傻了?” “兄弟,我是真的没开玩笑,她确确实实是你未来的嫂子,我已经决定了,只要能找到她,我一定风风光光的把她娶进金家的大门!”金凯语气坚定的说道。 “……”林昆先是一阵的无语,紧接着说:“我说凯哥,你能告诉我啥原因么?你之前不还在我的面前吹牛逼说等找到了要弄死她,这会儿咋又突然要娶人家了?” “那……那不是吹牛逼么,现在我家老爷子逼着我找娶媳妇生孩子,想来想去还是小优最适合我,这段时间没有她在我身边,我是怎么也不得劲儿,可能我已经习惯有她在身边照顾我了,这就是命中注定吧。”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这个做兄弟的也不能不帮你,不过丑话我可说在前面了,这茫茫人海的寻找一个女人,这不比大海捞针容易多少,再说人家小优在不在中港市还不一定呢,你得有个心理准备。” “嗯,我知道,只要兄弟你能帮我找,我已经感激不尽了,找到了最好,找不到也只能说是我们有缘无分。” 林昆挂了电话,蒋叶丽正在好奇的看着他,他大致的将故事情节讲给了蒋叶丽听,蒋叶丽听完之后微笑着说:“这就叫冤家缘分,希望他们能修成正果。” 在外面晃荡了一天,傍晚把澄澄接回了家,一回到家林大兵王马上就化身为家庭妇男,围上围裙炒菜做饭,澄澄和小海冬青在餐厅外玩着,他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的热火朝天,再过个半多个小时楚静瑶就回家了。 晚餐一直很丰盛,每天晚上至少四菜一汤,而且几乎每天晚上都不重样,这一方面要归功于楚静瑶家的伙食费充足,每个月楚相国在伙食费上就下了五万块的标准,这五万块的标准必须到日子全部花完,否则就扣林昆的工资,这年头逼着花钱的事还真不多见,被林昆给撞上了。 另一方面也要归功于林大兵王的厨艺高超,煎炸炒烹炖烧样样精通,而且每一样都做的色香味俱是一流,他有这么一手好手艺,即便不当职业奶爸,随便找个四五星的大饭店都能当个主厨,一个月少说也是万八千的收入。 “哇哦,好像哦!” 林昆把菜端上了桌子,澄澄帮忙端碗筷,小海冬青乖乖的站在餐桌旁的椅子上,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看着桌上那些丰盛的菜肴,喉咙不时的动两下,这小家伙也是馋了。 林昆把炖好的牛肉端了出来,用筷子撅了一大块放到专门给小海冬青吃饭的盘子里,小海冬青马上扑腾着翅膀过去,撕下一块牛肉便吞了下去。 已经快五点半了,按说楚静瑶这个时间应该回家了,可外面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林昆想给楚静瑶打一个电话,可心里又有些不好意思,最后笑着对澄澄说:“儿子,你给你妈打个电话,问问她走哪了,怎么还不回来。” “不打。”澄澄很倔强的道。 “为什么不打呀,难道你不关心妈妈?”林昆不解的道。 “不是,澄澄关心妈妈,爸爸也关心妈妈不是么?”澄澄眨着一双清澈的小眼睛看着林昆,接着说:“既然爸爸也关心妈妈,为什么爸爸不给妈妈打电话呢?” 林昆被孩子问的语塞,干笑了两声,最后只好乖乖的拿起电话给楚静瑶拨了过去。 “老婆,你今天晚上加班么?怎么还不回来啊,饭已经做好了,我和儿子给你送过去?”林昆笑着说,一旁的澄澄小脸上一阵胜利的得意。 “我没加班,可能会稍晚一会儿,你和澄澄饿了就先吃吧。”楚静瑶的声音很平静,她周围也没有一点杂音,偶尔能听到衣架滑动的声音。 “那你快点回来,我和儿子等着你吃饭。”林昆笑着说。 “好。” 挂了电话,林昆转过头看澄澄,小家伙开心的笑道:“耶,我成功了,爸爸给妈妈打电话了!” 林昆伸手在小家伙的脑门上摁了一下,道:“你个小鬼灵精,你妈得过一会儿才能回来,你要是饿了先给你弄吃的,我等你妈回来再吃。” 澄澄马上道:“我也要等妈妈回来!爸爸,咱俩在这干坐着也够无聊的,要不你给我讲个故事吧,这样时间能过的快点,我要听唐老爷和米老鼠的故事。” 林昆眉毛一跳,这孩子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身为父亲的自己要不讲故事的话,那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不过什么米老鼠唐老鸭的,他可真就没咋听过,只知道米老师是只耗子,唐老鸭是只鸭子,说到鸭子他又联想到了北京烤鸭,联想到了北京烤鸭又在琢磨着自己得买个烤箱回来,好专门的烤鸭子吃。 “儿子,爸爸给你讲故事行,不过唐老爷和米老鼠的故事爸爸不会讲,咱么换一个行不行啊?”林昆笑着说道。 “换一个呀,那爸爸会想什么呢,说给我听听,我好决定要听哪个,不要听哪个。”澄澄小手拖着下巴,一副可爱而又天真的小模样,十分惹人喜欢。 “爸爸给你讲非洲大草原的故事吧。”林昆笑着跟小家伙商量道,澄澄用手捎着脑门在考虑,小家伙生怕这个非洲大草原的故事不好听而浪费了机会。 林昆先透露出了一个故事的开头,道:“非洲大草原上住着各种的动物,其中有威风凛凛称霸草原的狮子,也有像碗口那么的草原蟒蛇,还有奔跑速度可比赛车的豹子,还有大猩猩、河马、牛角羚羊等等。” “哇!”澄澄被林昆透露出来的剧情所吸引,睁大着漂亮的小眼睛,也不再考虑了,马上就吵着道:“爸爸,我要听非洲大草原的故事,快给我讲嘛!” “好好好,爸爸这就给你讲……” 很快二十多分钟过去了,这时楚静瑶推门进来,手里拎着个大购物袋,看外面的图案和标致,这大购物袋里面装的应该是一套男装,而且还是一套价格不菲的男装。 “老婆,你回来了啊。”林昆笑着说。 “妈妈!”澄澄开心的朝楚静瑶跑过去。 楚静瑶溺爱的摸了摸澄澄的头,笑着道:“今天在学校有没有不乖啊?” 澄澄眨着清澈的小眼睛,仰着小脑袋看着楚静瑶道:“澄澄没不乖,澄澄很乖呢。” “我儿子真乖!”楚静瑶抬起头看向林昆,把手提袋向他递过来道:“送给你的。” 林昆一头雾水的接过购物袋,不解的问道:“老婆,你怎么想起来送我东西了。” 楚静瑶很随意的道:“看你最近比较累,天天给我和儿子做好吃的,今天正好路过一家男装门口,就进去挑了一套,喜欢你就留着,不喜欢我再给退回去。” “喜欢,肯定喜欢!”林昆看都不看一眼衣服,直接笑着说道。 楚静瑶笑着白了他一眼,说:“你去房间里换上出来我看看,要是大小不合适的话,我再回去调一下尺码。” “好嘞!”林昆屁颠屁颠的回房间里换衣服,脱掉身上的围裙和背心、短裤,麻溜的套上了新衣服,昨天晚上顾微给他买了两套,今天楚静瑶又送给他一套,看来他这个月的运气不错啊,光新衣服就收了三套。 昨天晚上的两套衣服都是价格不菲,楚静瑶今天送的这套穿在身上的感觉比那两套衣服都好,可以预想这套衣服的价格肯定比那两套衣服更贵。 林昆的心里一阵暖流滑过,从最开始到现在,楚静瑶这可是头一次送他东西,虽说这价格不菲的衣服对于出身富家的楚静瑶算不得什么,但贵在这份心意,不过同时林昆也隐隐觉察到了一丝异样,怎么自己昨天刚穿新衣服,楚静瑶今天马上就送他一套,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玄机? 林昆穿着新衣服从房间里出来,澄澄马上拍手叫好道:“哇哦,爸爸好帅哦!” 楚静瑶的眼中也是闪过一丝惊艳,点点头道:“很适合你。” 林昆笑着说:“老婆,你可真有眼光,这衣服的大小也正好合身,不用调号了。” “嗯。”楚静瑶微笑着说:“快吃饭吧,我肚子都饿了,澄澄的肚子也饿了吧?” “饿!”小家伙机灵的说道:“不过等妈妈一起回来吃饭,饿也是幸福的。” 楚静瑶溺爱的捏了捏小家伙的鼻子,“你这小子,嘴巴越来越甜了,跟谁学的呀。” 澄澄嘿嘿的笑道:“俺是自学成才。” 楚静瑶笑着说:“还会贫嘴了呢。” 澄澄跑到林昆的身边,抱着林昆的胳膊咯咯的笑道:“再频也没有爸爸贫。” 林昆摸着澄澄的脑袋说:“儿子,这可不能乱说啊,爸爸什么时候贫嘴了?” 澄澄鬼机灵的笑着说:“爸爸每天都贫嘴,和妈妈贫嘴,和冯老师贫嘴。” 林昆的脑门上顿时垂下了无数道的小黑线,一副很冤枉的表情看着楚静瑶,道:“老婆,和你贫嘴是真的,和冯老师贫嘴那是绝对没有的事儿!” 楚静瑶笑着说:“没关系,我信……” 林昆的脸上马上露出一副感恩戴德的表情,感谢美女老婆对自己的信任,只是楚静瑶又接着说:“我信你和冯老师贫嘴。” 林昆的脑门上的顿时又是一大片的小黑线垂落,这些个小黑线仿佛织成了一张大网,将他铺天盖地的笼罩在里面,他这是真的冤枉啊,至少他自我感觉没怎么和冯佳慧贫过嘴,说话的时候都是正常的家长和老师的口吻…… 说什么都没用了,关键是楚静瑶她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