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五十二章:轧过去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八百五十二章:轧过去

(各位书友大大,很抱歉让各位久等了,二斗最近这几天的状态都不好,写东西就像是硬往外挤一样,本来打算六点前三更,只码出来两章,剩下的一章,二斗今天尽量更新出来,实在写不出来,就明天补上,抱歉各位大大。) 电话拨通了,对面传来了一阵极有个性的彩铃…… “大清早的就打电话,你丫的找抽呢吧,我陈玺睡觉哪有不日上三竿的道理,甭管你丫的是谁,老子就是不接电话,我不接,我不接,我就是不接,你能把我咋地吧,有本事过来咬我啊……” 彭老爷子顿时眼珠子一瞪,拿起手机仔细看了看,确认号码没错之后,口中怒骂:“这混蛋搞什么,还有没有点军人的威严,为老不尊,不成体统!” 彭老爷子憋着一肚子的火气,电话里彩铃的声音是一个小男孩,那声音语调就跟电视里说快板的一样,叽里呱啦,要是平时听见了还能图一个乐儿,可对于此时的彭老爷子来说,想要打人。 彩铃来回的说着,重复了两边之后,电话里传来了忙音,彭老爷子马上又打过去,还是一阵叽里呱啦的,但就是没人接电话。 砰! 彭老爷子一拳砸在了床头柜上,床头柜是纯实木的,古色古香价格不菲,人家这柜子结实着呢,根本一点反应都没有,可他这老拳头受不了啊,疼得呲牙咧嘴。 “md,陈玺你老小子有种,不接我电话!” 彭老爷子怒上心头,不发泄出来受不了,这都七八十岁的身子骨了,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本来想跳脚骂娘,外加上搬柜子打砸发泄,结果嘎嘣的一声,脚底下一个踉跄,伴随着一声痛叫,屁股扑腾的一声坐在地上…… 崴脚了! …… 东山省,某条出省的马路上,军车与警车对峙,双方剑拔弩张,杀气腾腾。 从彭朝花刚才打完电话开始,已经五分钟过去了,不论是彭朝花的手机,还是陈龙的手机都没响,倒是彭朝花身边的那个胖警察的手机响了起来。 两军对峙,风吹无声,这胖警察那高亢动感的手机铃声一响,马上吸引周围人的注意,一下子几十道目光聚焦过来,胖警察的脸色马上尴尬起来,别人他倒是不在乎,关键是彭朝花在这儿。 “彭厅长,我这……”胖警察尴尬地笑着。 “赶紧接。”彭朝花皱着眉头,脸色阴沉。 “好……” 胖警察答应了一声,赶紧转过身接电话,刚按了接听键,便听一声怒骂从对面传来,是一个嗓门很高的女人声音,那大嗓门的威力,让站在对面的陈龙都听得清,大致的意思是电话里的女人怀疑这胖警察大半夜不回家是有小第三了。 这胖警察一脸冤枉,解释了两句之后,对面的叫骂声依旧不断,这胖警察看起来威风非凡,可貌似是个怕老婆的主儿,最终没招儿了只得把电话给彭朝花,希望让自己的这位顶头上司帮忙解释。 彭朝花的脸顿时都要耷拉到地上了,两军对峙正是紧张的时候,居然来了这么通破电话,还拿到她面前让她解释。 不过,看在胖警察一脸希冀的份儿上,她还是接过了电话,才刚开口说了不到一句话,“我是东山省警厅的彭朝花……” 对面马上传来那女人的叫骂:“我管你她特么的是谁,你勾引我老公,我就要打死你,贱女人你别让我抓住了,不然的话……” 啪! 不等对面的女人叫唤完,彭朝花一把将手机给摔在了地上,那本来还挺金贵的手机,顿时摔得四分五裂,碎渣滓乱迸。 胖警察打了个寒颤不敢说话了,周围的警察们也都惊住了,一时间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而彭朝花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瞪着胖警察说:“明天写一万字的检讨,早上八点前交到我办公室!” 胖警察心里叫苦,可哪敢不从,马上身体倍直的敬了个礼,道:“是,领导。” 五分钟过去了,又是五分钟,陈龙等得不耐烦了,从兜里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眯着眼睛看着彭朝花笑着说:“彭厅长,你是不是要再打个电话催一下,再这么耗下去,我可耽误不起。” 彭朝花咬了下牙,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拿起手机又给父亲打了过去,电话很快接通了,彭朝花迫不及待地问:“爸,和东山省军区的陈玺联系的怎么样了?” 电话里马上传来了彭老爷子的怒骂:“这个狗日的陈玺,故意不接我的电话,我估计他是早就知道我要给他打电话,我还真就不相信了,他陈玺再厉害,敢和国家的法律抗衡,你不用管他的,就是挡在路中间不让他们过去,我就不信这些大头兵真敢轧过去不成!” “嗯……” 彭朝花挂了电话,目光冰冷的看向陈龙,道:“你们军区首长不接电话,但我把话撂这儿了,你们不配合我们警方检查,我的人就挡在这儿,你们要向过去,除非从我们的身上轧过去!” 陈龙捏着烟头呵呵一笑,将剩下的半截烟丢到地上踩灭了,也不和彭朝花继续废话,转身就上了他的军车,拿起对讲机开始下达命令,“轧过去。” 本来熄火平息的两列军车,马上发动了起来,轰隆隆的声音就像是山涧的野兽在咆哮,两辆坦克先开了出来,向着迎面的彭朝花以及身后的一片警察便轧了过去。 彭朝花眼中闪烁着凶光,她身为彭家的女儿,自身的那一股子傲气,绝非常人所能度量的,她静静的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任凭迎面的坦克距离她越来越近,她就不相信这些人真的敢从她的身上轧过去,那就是从彭家的身上轧过去…… 随着坦克越来越近,一点也没有要减速的意思,站在彭朝花身旁的一群民警,马上开始惊慌的往后退,最初只是退后半步、一步,最终转头就跑,眼看着那隆隆的坦克,就要从彭朝花的身上碾过去,刚才被她训斥的胖警察,赶紧一把将她拽到了一旁,“彭厅长,这些大头兵就是疯子啊……” 话音刚落,那开过来的坦克,隆隆的一声咆哮,直接将挡在面前的警车给碾在了下面,吱嘎的一阵声响,本来好端端的一辆警车,立马变成了一摊废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