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五十一章:特警拦路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八百五十一章:特警拦路

林昆在东山省折腾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远在燕京的爷爷一点声音也没有,他甚至在想自己的莽撞,是不是给朱家带来了麻烦,毕竟当初他一步踏进了沈家,完全就是出于一腔热血,誓要为兄弟报仇。 可静下心来仔细的一想,大家族之间的角逐,明争暗斗,其中又有多少曲曲折折,他甚至已经想好了,如果因为他的一意孤行,给朱家带来莫大的麻烦,他愿意一己之力将这所有的后果都承担下来。 三辆车在陈龙的指挥下,开进了装甲车和坦克的中央,这一次379团出动了十辆坦克、十辆装甲车,还有六辆载兵的大卡车,每辆卡车上二十名全副武装的精锐士兵。 龙大相和八指等人完全一副惊讶得不敢相信的表情,刚才还以为要九死一生的大干一场,毕竟他们再厉害,正面碰上了这些个坦克大炮,也会被轰成渣儿的,可剧情极速地反转,这一大票的部队竟成了他们的保镖,这也太牛气了吧。 379部队一路快速前行,直接把林昆等人带上了畅通的国道,上了国道之后车速便马上提了起来,轰隆隆的响彻一片,把路上的那些过往车辆都给惊的一哆嗦。 天刚亮,车队驶到了东山省的边界,这一路的畅通无阻让人觉得意外,可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在离开东山省的边界大道的尽头,出现了一排三十几辆警车,这些警车将379团给拦下了,团长陈龙从为首的军车上跳了下来,这时拦住他们的警车中,也走出了一个中年的胖警察。 陈龙直接喊道:“对面的,赶紧把路个我让开!” 胖警察皮笑肉不笑,“这位军官同志,我们是奉命在这儿堵截从我省逃出的重犯,你们要过去可以,当我们要对你们的车队进行搜查,还希望你能配合一下。” 陈龙马上眼珠子一瞪,怒吼道:“你跟老子说什么?你特么有种再说一遍!” 胖子依旧是不喜不怒,道:“我们是奉了省警厅的命令,在这儿缉拿从我省即将潜逃出去的要犯,请配合我们搜查。” 说着,这胖子向身后招了下手,马上一排全副武装的民警和特警站了出来,向着陈龙这边就要走过来。 陈龙顿时一声怒骂:“麻痹的,不想活了是吧,敢在老子的面前喳喳呼呼!”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身后的军车上马上跳下来了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士兵对民警,这气质完全就不一样,哪怕对面的这些人当中有特警,那也不是一个档次的。 咔嗒…… 子弹上膛,那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对方,双方剑拔弩张,仿佛随时都能爆发一阵火拼。 陈龙站立在前,昂首挺胸面无惧色,胖子倒是没有这般淡定,那圆乎乎的脸上闪过一抹凛然,再也无法那么无锡不怒了。 胖子警察皱了下眉头,他肩上的肩章职位不低,在整个东山省的境界也是排名前几的角色,望着陈龙沉声道:“这位军官同志,你们这样做真的好么?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对于涉嫌重案的逃犯,我们身为华夏的武装力量,难道不应该一起惩恶扬善么?” “我去你奶奶的惩恶扬善,老子的兵在军事演习,这真要是有军情战况,你敢拦在老子的战队面前,老子早就碾压过去了。” 陈龙可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这位位高权重的胖子警官,厉声道:“我再问一次,你特么的到底让不让路,不让路老子就从你身上压过去!” 这胖子刚开始还挺淡定的,没料到眼前的这个大头兵居然是个油盐不进的主儿,他手下的警察是不少,可人家对面又是装甲车又是坦克的,还有那么多真枪荷弹的士兵,真要是开起火来,人家一个炮弹就能把他给炸飞了,就算是上面问责下来,要是军队的那些老油子说他们拦路耽误了军情,这罪责还不一定落在谁头上。 胖子警官有些不知所措,刚才摆出一副古井无波的高深模样,这会儿被打回了胆小怕事的原形,额头上渗着冷汗,向身后的车队看了一眼,这时中间的一辆车门打开,下来了一个一身警装的女人。 这女人四十左右,满脸的冰冷与桀骜,肩上扛着的肩章,赫然是东山省警厅厅长。 彭朝花踩着高跟鞋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两个年轻的民警,她目光冰冷的看向陈龙,道:“东山省军区的陈玺你可认得?” 陈龙呵呵一笑,道:“废话,那是我的首长!” 彭朝花面色冰冷,继续说:“那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如果他让你配合检查,你配不配合?” 陈龙道:“如果是首长亲自发话,我当然配合。” 彭朝花冷地一笑,道:“好,你给我等着!”说着,就掏出了手机当场拨打电话。 彭朝花在东山省经营的有些年头,在政界上呼风唤雨,可涉及到军方却是无可奈何,她的这个电话直接打给远在燕京的父亲。 彭老爷子没有早起的习惯,但他的私人手机全天二十四小时开机,为的就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身边的人能够联系到他。 彭老爷子从昨天到现在,一直心火焦躁,昨天晚上更是熬到下半夜才将将入睡,手机一响他马上就清醒了过来,拿起来一看是二女儿打过来的,马上接听了。 “爸,你醒了?” 电话里传来彭朝花的声音,彭老爷子轻轻地咳嗽了一声,道:“你那边情况怎么样,重伤嘉伟的那个孽障抓到了么?” 彭朝花道:“爸,现在我这边遇到了点麻烦,那个孽障很有可能躲在东山省军区379团的车队里,但对方以演戏为名不让我们进行搜查。” “379团?东山省的军区,是那个陈玺把持着的吧,你先别着急,我这就给他打电话,哼,就算他是朱家的狗又能怎么样,我就不信他真敢光明正大的和我们彭家对着干,除非他想提前从位子上下来!” 彭老爷子说完便挂了电话,冷哼了一声,从床头柜里拿出了一本老旧的通讯录,在上面翻到了陈玺的电话,当即就拨了过去…… (二斗的微信号:qiujumu 欢迎各位大大添加,邀请大家进微信群交流;微信公众号:网文二斗,番外已经开始发布,另外每天早上八点钟之前,会在公众号里发布当天的更新通知;qq群:一群:477648325;二群:131653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