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五十章:驷马难追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八百五十章:驷马难追

身后的村子越来越远,直到彻底看不见了,林昆透过后视镜望着那一片茫茫的黑暗,不知为何心里竟有着一丝不安。 现如今是法治社会,江湖中的各方势力从古至今都有,但应该没有谁敢蔑视法律吧,那些江湖上的人都是奔着他们来的,只要他和兄弟们离开了,从江湖的道义上来讲,也不会伤害无辜的村民吧。 所以,林昆很自然的把这种不安,寄托在了前方未知的道路上,这种不安的直觉,应该是代表着前方藏匿着什么危险吧。 林昆拿起了车上的对讲机,对行驶在最前面的陆巡以及后面的轿跑说:“大家都当心点,我心里有些别扭,小心有埋伏。” 前面开车的龙大相回应,“放心吧,昆哥,谁要是赶拦着咱,就直接把他肠子给撞出来!” 后面跑车上的卡戴珊娜莺莺笑道:“大相,你就别吹牛皮了,万一要是有个装甲车堵在前面,你的陆巡肯定不够撞的。” 吱嘎! 随着卡戴珊娜的话音刚落,前面的陆巡突然停了下来,而紧跟着的野马车也是一脚急刹车,开车的安吉丽娜也跟着一脚刹车,卡戴珊娜正握着对讲机的麦克,结果被晃了个大趔趄,因为胸太大,嫌寄安全带勒胸不舒服,结果脑袋重重的磕在了前窗上。 安吉丽娜哈哈笑道:“珊娜,让你不寄安全带,还有你的乌鸦嘴,报应来了吧。” 卡戴珊娜揉着被撞得生疼的脑袋,竟然起了个大包,不满的瞥着安吉丽娜道:“你幸灾乐祸是吧,小心也跟着遭报应!” 说着,她又握着麦克不满地说:“你们前面干嘛突然停车,好歹给个信号啊。” 对讲机里传来龙大相凝重的声音,“情况不对,前面……前面真的有装甲车……还……还特么的有坦克,咱们这是……” 不等龙大相说完,本来漆黑的马路尽头,忽然间亮起了一片灯光,这光线照耀的如同白昼,同一时间一阵装甲车、坦克等重型作战车的发动机轰隆声响了起来。 这声音一响起来,顿时仿佛一头蛰伏在夜幕山下的一头洪荒巨兽猛然惊醒一般,呲嘴獠牙愤懑咆哮,像是要吞掉眼前的一切。 “昆哥,咋整?”龙大相的语气有些紧张。 “先别动,看看他们想要干什么。”林昆沉声说,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难不成沈家的实力真的强大了这种程度,连东山省的部队都听从调遣?仔细的想了一下,他们现在路过的这个地方,的确距离东山省的驻军不远。 “md,沈家好大的威风,昆子,大不了咱们跟他们干,反正在国外的时候,也没少和部队打过交道,还怕他们不成了!”八指暴脾气一上来,双筒猎枪就端出来了。 “八哥,别冲动,我们先看看情况。”林昆道。 最后面的安吉丽娜和卡戴珊娜有着一丝小怯弱,道:“要不,我们还是逃吧,不和他们这群当兵的硬碰硬,你们华夏的军队很厉害,号称是国际雇佣兵的坟地。” 林昆笑着说:“你们两个想的太简单了,人家装甲车、坦克的拦在路中间,咱们只要稍微动弹一下,坦克上的追踪炮弹,分分钟就能把我们给炸成灰了。” 卡戴珊娜和安吉丽娜同时不出声了,两个西方大妞坐在车里互相对视了一眼,安吉丽娜一副认真的模样问卡戴珊娜,“珊娜,你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 卡戴珊娜反问:“丽娜,你呢?” 安吉丽娜道:“我这辈子最遗憾的就是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还有……我从来没谈过恋爱。” 卡戴珊娜轻轻的叹息一声,“我也是。” 林昆听到两人的谈话,笑着说:“你们两个紧张什么,对面的这些人就算是部队的,也不能不问青红皂白的就冲我们动手。” 说话间,迎面马路的中央走出来三个人,背对着灯光一时间看不清他们的容貌,最前面的陆巡车里,龙大相、八指、颜娜三个人都准备好了武器,随时准备大干一场。 林昆拿起对讲机,冲他们叮嘱一句别乱开,旋即推开了车门下车,大步向前走去。 小灰灰和小海冬青两个小家伙察觉到了危险,也要跟着林飞一起出去,却是被锁在车上。 林昆走到近前,冲着前面不远的三人便问:“对面的兄弟,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迎面三人站在中间的那人朗声反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前面的路已经被我们封锁了,我们在进行夜间军事演习!” 林昆道:“我们只是路过,能借路过去么?” 对面的人微微一顿,道:“你们可是从南泉市出来,准备绕路到辽疆省的?” 林昆眉头轻蹙,同时车里的八指等人听了之后,一时间也是将手中的武器紧握。 林昆呵呵一笑,朗声道:“你们是接到了沈家的命令,要来对付我们的么?我要和你们的首长说话!” 站在中间的男人哈哈大笑,“你应该就是林先生吧,我是379团团长陈龙,特意奉命在此等候诸位,为诸位开辟一条道路。” 林昆一时间诧异的没有说话,那位自成是379团团长的陈龙大步走了过来,距离得近了,林昆看清楚了这位团长的容貌,四十多岁的模样,个头不高,腰杆挺得笔直,眉宇间缭绕着一抹军人的硬气。 陈龙凑近了林昆,声音压得老低:“林先生,我们首长陈玺是燕京朱老的门生……” 只需要一句话,不需要再多说一个字,林昆心中马上便了然,冲陈龙拱了一下手,道:“陈团长,那谢谢你,更谢谢陈首长了。” 陈龙笑着说:“陈首长是我亲叔叔,我叔叔跟我说了,朱老的吩咐,就是头破血流也要完成,这次的行动有些特殊,毕竟牵扯到南泉市的沈家,沈家倒算不上什么角色,关键是燕京彭家也盯着,所以林先生,咱们必须趁着今天把你们送出东山省。” 林昆道:“这……” 陈龙笑着说:“如果你们这么一直绕下去,肯定要耗上不好时间,但有我们379团开路,你们只需要夹在中间,保证给你们送出去。” 林昆再次拱手,只是不等他道谢,成龙的大手按在了林昆的双手上,“林先生,客气的话就别说了,听说你们东北最近产了一种女儿红特出名,有机会给咱整两坛子,到时候我送给我叔叔一坛。” 林昆哈哈一笑,“陈团长说的可是柳家女儿红?” 陈龙道:“对,就是这女儿红,md,这酒在我们东山省太难买了,普通的规格都被炒到了好几千一坛子,等于抢劫呢。” 林昆笑着说:“没问题,到时候我给你送一车过来。” 陈龙脸色一怔,“林先生,可不许吹牛啊。” 林昆伸出手,“君子一言……” 陈龙马上伸出手握住,哈哈笑道:“驷马难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