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四十九章:惨案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八百四十九章:惨案

半夜三更,加油站的门儿被拍响了,双柱穿着大裤衩,披了件一副就出来开门。 吱…… 门打开了,门口站着五六个相貌粗鲁的大汉,为首一个浓眉大眼,左边的眼角上长着一颗凶煞痣,双柱看了几人一眼,心里不由的胆怯,不过常年在这加油站里工作,什么样的人都碰见过,于是问道:“哥几个,要加油还是……” 不等他把话说完,为首的男人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那一张掌心粗糙的大手,像是铁钳一般箍住他的脖子,一时间呼吸都有些困难,男人沉声问道:“你们家今天晚上是不是来了几个外地人在借宿?” 双柱被掐得难受,脸憋得红,用力的摇头,喉咙里发出一阵沙哑的声音,“没,没有……” “哼,还挺嘴硬,信不信我马上掐断你的脖子!”为首的男人寒声道,眼角闪过一抹阴狠。 “怎么回事啊,谁大半夜的在这儿吵吵?”屋里的大嫂听到门口吵闹,也穿着衣服走出来,当看见门口站着几个男人,掐着自家男人脖子的时候,她脸上神情一惊,“你,你们是干什么的?赶紧放开我家男人,不然的话,我……我报警了……” “哟,这位大嫂长的不错嘛,没想到在这穷乡僻壤的村儿里,还有这么好看的女人呢,” 为首男人身旁的一个黄毛小青年满脸猥琐地笑道,那贼溜溜的眼睛直往大嫂胸前看,同时身旁的几个男人也跟着起哄。 中年大嫂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咬了咬呀骂道:“哪儿来的一群小流氓,赶紧给老娘滚,不然老娘这就报警来找你们!” “哟,大嫂脾气还挺大呢。”黄毛小青年淫邪地笑道,身边的几个男人继续跟着起哄。 为首的男人也向中年大嫂看了一眼,冰冷的眼眶里也闪过了一抹淫色,看着双柱说:“你要是不说实话,我就和你老婆先玩玩。” 双柱气的瞪大眼睛,骂道:“畜生,真当天底下没有王法了,你们赶紧从我这人滚!” “呵……” 中年男人冷笑,道:“小山村穷地方,你们这小老百姓的脾气倒不小,老二,你先去和他媳妇好好谈谈,要是谈的不配合,就多叫几个兄弟一起跟她谈谈。” 黄毛小青年马上一脸兴奋,“大哥,你就放心吧,我保证和这大嫂谈的开开心心。” 中年大嫂见这情况,赶紧转身就往屋里跑,想要拿电话报警,黄毛小青年马上就跟了过去,中年大嫂刚要把门关上,黄毛小青年直接一脚踹在门上,冲了进去。 为首男人的身后,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汉子,咬了咬牙硬着头皮站出来,“虎爷,二哥这么做恐怕不合适,咱们来只是为了收拾那一伙人,现在法治社会,真要是把那娘们给……再说,我们也算是一个镇子上的,回头这麻烦肯定会落在我头上……” 哧啦! 房间里传来了衣服被撕碎的声音,中年大嫂哭声怒骂:“禽兽,你给我滚开……来人啊,救命啊,孩子他爹救我……” 双柱眼睛通红,他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乡下男人,可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老婆被侮辱,于是他愤懑的一声怒吼,挥起拳头奔着眼前的男人就砸过来,“md,放开我,你们这群混蛋,我要杀了你们!” 为首的男人一把抓住了双柱的拳头,任双柱怎么使劲儿,就是没办法挣脱,他气急的又抬起脚向这为首的男人踹过来,却被这为首男人反的一脚踹在了膝盖上。 “啊!” 双柱惨嚎了一声,单膝跪在了地上,他继续拼命的挣扎,房间里老婆的惨叫声越来越大。 为首的男人冷声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们家今天晚上是不是来了一伙外地人借宿,不说实话,你老婆就要被糟蹋了。” “畜生!” 双柱咬牙切齿地怒骂,心思出现了松动,他与林昆等人仅是一面之交,可老婆是自己的,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自私,只是当他咬了咬呀刚要开口,这时房间里传来了‘啊’的一声痛叫,是那黄毛小青年的,紧接着就听那黄毛小青年怒骂:“臭婊子,你特么的敢让老子见红!” 中年大嫂手里握着剪刀,衣衫不整头发凌乱,在黄毛小青年的脸上划了一道大口子。 黄毛小青年顿时气急败坏,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痕,再次向中年大嫂扑了过来,中年大嫂手中哆嗦着,但还是一咬牙,将手里的剪刀冲着黄毛小青年的胸口就扎去。 黄毛小青年眼底闪过一抹寒光,一把握住了中年大嫂的手腕,他本想着将这剪刀给夺下来,可中年大嫂脚下一个踉跄,扑腾的一下摔倒在了地上,手中的剪刀斜的扎进了心脏的位置。 黄毛小青年和中年大嫂一起倒下,他抓着中年大嫂的手,嘴里骂骂咧咧:“臭娘们,老子今天非把你给办了不可,你……” 黄毛小青年坐了起来,脸上的表情突然一惊,中年大嫂躺在地上,身体抽搐了两下便不再动了,血水顺着胸口流出,将那白衣染红,她的一双眼睛瞪得明亮,嘴唇微微动了动,声音微弱的喊着:“大妮,双柱,我……我不想死……” 黄毛小青年眉头一皱,冷着脸站了起来,骂道:“次奥,真特么的晦气!” 屋外的双柱听到声音不对,马上大声的喊道:“媳妇,媳妇,媳妇你说句话啊?” 黄毛小青年从屋里走了出来,手上还沾着血,双柱马上疯了咆哮,“你个禽兽,你到底把我媳妇怎么了,媳妇,媳妇!” “别特么喊了,你媳妇死了,跟我可没关系,是她自己拿着剪刀扎在胸口上。”黄毛小青年骂骂咧咧道。 双柱脸上的表情彻底愣住了,整个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脖子僵硬的回过头,看着面前为首的男人,又看向了刚才向为首男人求情的中年男人,他突然像发了疯一样大骂道:“张魁,你是镇上的张魁,你这个王八蛋,你带人来我家里行凶,我要杀了你们这些人,就算我杀不了你们,我也让警察把你们抓起来!” 怒吼着,咆哮着,双柱猛的站了起来,整个人已经彻底疯了,奔着黄毛小青年就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