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四十章:乱战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八百四十章:乱战

脑瓜子崩裂,脑浆子和血水混作了一团,黏糊糊的喷溅了枪门二当家的一脸,那一股子浓烈的腥臭味,差点让他吐出来。 枪门二当家也顾不得这令人反胃的一幕,他心底一片冰寒,刚才如果冒出个头的是他,那此刻脑瓜子被洞穿的就是他。 咣、咣、咣! 周围马上接二连三的响起了狙击枪的爆裂声响,暗中的三杆狙击枪,全都对着一个目标射了过去。 在小树林深处的一棵大树上,林昆将上衣脱掉挂在树上,整个人翻身跳到了地上,然后快速的在草丛里闪躲,顺便扒下来了一个死去的枪身的衣服套在了身上。 几乎他刚落地的一刹那,挂在树上的衣服就被打了三个大洞,他抬头快速的辨识方向,将从狙击手尸体上解下来的望远镜拿在手里,便移动边搜索几个狙击手暗中藏匿的位置。 小灰灰跟随着林昆躲闪的方向而去,小海冬青则沿着林子里挪动,也紧随着林昆。 林昆重新找好了一处狙击地,他将头慢慢的探出来,望远镜里已经锁定一个狙击手的位置,狙击枪抬了出来,向着那名狙击手的位置瞄准了过去,可那狙击手藏匿的十分掩饰,除了漆黑的枪筒没有露出丝毫的破绽,如果是一对一的情况,这时他完全可以打过去逼这个狙击手出来,可此时暗中还有至少三杆狙击枪随时准备锁定他,如果不是一击必中,他断然不能轻易开这一枪。 风,仿佛停止了,周围的而一切变得安安静静,双方在暗中僵持着,谁先动谁先死,大家比的就是耐力,可林昆他们目前的处境,是在这个地方待的越久,情况越危机,现在是一个枪门在猎杀他们,待会儿不知道又要来一个什么组织。 这附近虽然荒无人烟,可一旦要是有路过的人听到枪声报了警,那就是最麻烦的了。 所以,林昆的心里是焦急的,而此时蛰伏在暗处的龙大相和八指、颜娜以及卡戴珊娜和安吉丽娜,也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于是有人先动了起来,安吉丽娜蛰伏在草丛里,距离她最近的有两个枪手蛰伏已久,她抓起旁边的一个石头向外抛了出去,那两个枪手神经绷紧了半天了,突然飞过来一个石头,两人本能的就当成了手雷炸弹,马上吓的原地蹿了起来。 这边的动静,马上吸引了周边其他枪手的注意,所以安吉丽娜不敢轻易的探出身子开枪, 不过这时另外一个方向枪声响了起来,啪啪的两声加了消音器的枪响,子弹精准的打在了两个枪手的身上,其中一个被洞穿了脖子一命呜呼,另外一个被打中了肩膀,倒在地上嗷嗷惨叫。 暗中的枪手马上调转了枪口对准了卡戴珊娜,卡戴珊娜急忙蛰伏,可已经暴露了情况危险,好在这时候龙大相从另一个方向摸了过来,手中的枪啪啪啪的就是一连串的点射,打倒了三个枪手,而当这些枪手举起枪向龙大相射击过来,暗处的八指和颜娜又冲出来,两人又是一顿乱射…… 经过这么一折腾,本来处于劣势的林昆一方,竟然占了一丝先机,将枪门这些人的阵脚给打乱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林昆一直锁定目标的那个狙击手动了,他稍稍的挪动一下,将枪口调转想要毙杀龙大相几人,只是头顶上稍稍露出了一点,林昆手上的扳机便扣动了下来…… 咣! 枪响,那个歪着脑袋瞄准了八指的狙击手老雕的脑壳被狙击枪那强劲的子弹掀开了,红色的鲜血,白色的脑浆子迸溅出来,整个人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一命呜呼了。 “老雕!” 枪门二当家咬牙切齿,与此同时另外的两个狙击手山鹰和秃鹫一起扣动扳机向林昆射了过去。 林昆原地一个翻滚,躲过了两枪,紧接着快速钻入了一旁的草丛里,猫着腰提着抢,借助着草丛的掩护,又更换了位置。 “二当家,这个人太快了,我们捕捉不到。” “二当家,我提议让我们手下的人地毯式搜索过去,不然的话很难沾到便宜。” 耳机里传来了秃鹫和山鹰的声音,枪门二当家怒喝一声:“未战先惧,这是我们狙击手的大忌,他强又能怎么样,给我继续狙击,我就不信了,我们三个人狙击不了他一个,另外所有人听命令,保持警惕,如果发现目标蛰伏点,给我打!” 枪王二当家这是也想明白了,他们不敢随意开枪,那林昆也不敢随意开枪,这么一来手下的二十多个枪手,对上八指他们几个人那是绝对有优势的,真要是将这些人给逼到了绝地,害怕暗处的那个该死的狙击手不露出马脚? 就在枪王二档家刚刚下完命令,不远处的秃鹫忽然感觉到头顶上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正好落在了他的头发上,随后一摸黏糊糊臭烘烘的,居然是鸟屎…… 出于本能的反应,他马上就抬起头往天空中看,然而这时暗处的枪声又响了起来。 咣! 秃鹫的脑壳子没有被掀开,但他的半只耳朵被打碎了,天空中小海冬青扑楞着翅膀快速飞走,极速的遁入了下方的小树林里。 秃鹫躺在地上嗷嗷惨叫,山鹰和枪门二当家这时扣动扳机,子弹一个贴着林昆的脸颊飞过去,了一个贴着他的脊背飞了过去,虽然没有被打中,但子弹炙烈的温度,让他身上的皮肤一阵火辣辣的疼。 林昆开始贴着地面,向着前方摸了过去,而在马路另一边的林子里,枪声频频响起,不过那些个枪门的枪手,丝毫没有占得了上风,如果他们知道八指和龙大相过去都是职业的佣兵,那杀人的技巧与战争的意识强过他们数倍,怕是就不会那么乐观了。 而卡戴珊娜和安吉丽娜两个人,干脆不用手枪了,趁着交火杂乱的空档,他们在草丛中游弋,手中那白花花的匕首,不时向那些趴在地上的枪手脖子抹过去。 眨眼睛的功夫,空气中一片血腥,枪门手下的人所剩无几,此时都蛰伏着不敢动了,而龙大相和八指的身上都受了伤,八指的肩膀被擦掉了一块肉,龙大相的脸颊上多了一道血口子,火辣辣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