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三十章:打吐血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八百三十章:打吐血

武樾的狂傲,绝对又狂傲的资本,这天底下但凡傲气冲天的人,基本都是有着强大的实力做后盾,若是一个毛能耐么有,还喜欢狂傲装逼的,只能有两种结果,一种是被雷劈,一种是被人劈…… 黑白鬼畜战黑刀,两人一时间不相上下,刀光剑影一片激烈,武樾暗暗的提升了自身的力道,本来使出的七成力变成了八成,之后又变成了九成,九成依旧不能将对面的这个小子压制,本来狂傲的一张老脸上,眉头不由的一皱…… 想到来之前,听到的有关这个小子的传说,武樾是真的没放在心上,他是一个老江湖了,从小就天赋异禀又刻苦努力,如今也是活了大半辈子,可以说没有一天落下武道修炼的,这些年被他踢断的树、抡坏的石锁不知多少,才有了如今这一身傲然于世的本事,这时候有人跟他说东北有一个新起的枭雄,江南武道大会上一举灭了诸多高手登顶,又是当今的东北王…… 武樾当时的第一反应,便是冷哼一声,一个年轻人就算他天赋再高、再强能强到哪儿去,难不成还能将天戳个窟窿不成?江南武道大会的那群被他踩在脚下的所谓英雄豪杰,肯定多数都是沽名钓誉之辈,根本没什么真本事。 至于所谓的东北王,武樾给出的解释是,东北近年来经济萧条,人才也是凋零,所以这个东北王的水分是必然的。 可结果呢…… 本来满腔的自信与要废掉林昆的决心,在他使出了九成力道之后开始动摇了,对上普通的高手,或者说一些出类拔萃之辈,就比如说此时跪在地上,脑门子顶在地上已经血流而亡的杜龙,他只需要七成力道便可以取得胜算,可眼前的林昆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一般,不管他使出了多少的力道,林昆都能提出生相应的力量,反的与他对轰。 围观的众人只觉得打的过瘾,却不熟知其中的门道,沈老爷子的脸上本来担心,但沈丘在一旁劝慰道:“父亲,完全不用担心,武先生是从小守护在嘉伟身边的高手,比杜先生要厉害许多,不出十余招,那个姓林的势必会被武先生打败的,我沈家正好借着这次机会,给东北的那些人看看,什么东北王,在我们沈家面前就得跪下!” 沈丘志气高涨,这也影响到了沈老爷子,沈老爷子见儿子这么有自信,而且战况上来看,武樾丝毫没有落下风的迹象。 全场,只有彭嘉伟一个人脸色有些担忧,武樾的实力如何他是最清楚的,保护了他这么多年,他闲下来的时候,也会跟着武樾练一些拳脚功夫,自然看得出来武樾已经要将所有力量激发出来了。 彭嘉伟的内心是震惊的,他想到的不光是武樾会不会落败,而是如果传言是真的,朱家有这么一个三代的话,那几十年以后,皇城四大家族的排位恐怕要重新洗牌了,朱家极有可能一跃登顶,而他们彭家想要再进一步机会势必渺茫。 彭嘉伟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他将手暗暗的摸向了腰间,那儿藏着一把袖珍手枪,不管如何,今天一定不能让这个林昆,传言中的彭家第三代活着离开! 他的身份到现在朱家还没有正式公布,所以今天哪怕他当众杀死了林昆,回过头来朱家问责,也没有十足的理由,到时候凭彭家的影响力,以及今天在场证据的运作,完全可以将他洗白。 彭家绝对有一颗反应够快的脑袋,他遇到事情能够从容不迫,快速的做出正确的选择,这是其他年轻人在他这个年龄所没有的能力,也是他如今能够在彭家三代里杰出的重要原因之一。 “小子,你比我想象的要强上一些!”武樾咬着牙说,两只手握紧了黑刀,一步跃起摆出了一个力劈华山的姿势。 林昆脸上的表情淡定自若,似乎从踏进沈家的大门起,就没有多起过一丝波澜,他双手将黑白鬼畜交叉迎击,顿时就听铛的一声巨响,火光迸溅,他的身体丝毫未动,而武樾的身体却是微微的一颤,此时林昆眼睛微微一眯瞅准了时机,脚底下猛的向前一踹,直奔武樾敞开的胸膛。 而武樾的反应也是够快,马上抬起脚了迎着林昆踢过来的脚板子,就踹了上去。 砰! 两人脚板对脚板的来了一记,身体同时一颤,脚底下连连后退,林昆退了散步停下,而武樾只退了一步,霎时间武樾脸上的自信重新焕发,神色倨傲。 “小子,看来我刚才感受的是错觉,你的力量不过如此而已,接下来,可就是我表演屠杀的时间了,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如果现在跪在地上求饶的话……” “希望跪下来的不是你。”林昆语气平静的打断,嘴角勾起的一抹笑容,忽然间变得有些残忍起来,他脚底下猛的一蹬,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奔着武樾就袭击过来。 武樾不敢大意,嘴上的话虽然说的牛逼,可这可是生死大战,稍微一个差池可就会导致完全不同的两种结果,真正高手之间的对决,往往只在一朝一夕之间。 铛! 林昆手中的黑白鬼畜,再一次化作了八卦匹练,这一次的气势陡然攀升到了极点,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攻击发挥了出来。 武樾眉头皱紧,赶紧举起了黑刀迎击,只是这一次没有像方才那般接住,只听铛的一声巨响,林昆手中的两把黑白鬼畜,一起斩在了黑刀之上,那不知何种玄铁打造的黑刀,终于在被砍出了无数缺口之后,喀嚓一声断裂了。 声音清脆,就仿佛折断的树枝一样,武樾双臂被振的发麻,踉跄的想要往后退,这时林昆手中的两把鬼畜,一黑一白、一左一右的向着武樾的胸前便扎了下来。 武樾的瞳孔顿时瞪大,已经是避无可避了,他甚至心底一片冰凉,似乎已经看到死神正在咧嘴冲他笑。 砰! 一声巨大的闷响,两把鬼畜在最后的一瞬间被林昆给收了起来,他没有要杀死武樾的想法,于是换上了双拳。 这双拳的力道威猛,砸在胸前,就像是两把大锤抡在上面一样,武樾顿时连连倒退,胸腔里一阵翻腾,仿佛一股子热血就要喷出,被他强行压制了下去。 林昆踏步向前,武樾咬着牙目光阴鸷,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他攥紧了拳头,怒喝一声:“小子,我要拿出全力了!” 话音不等落罢,他整个人依然冲向了林昆,林昆嘴角只是淡淡的一笑,抬起大脚板子就踹了过来,脚板子对上拳头,一脸踹出了七八脚,武樾的一双拳头终于支撑不住,他那本来就被震的发麻的两条胳膊,顿时仿佛要从肩膀上掉下来一般,同时胸腔里的一股憋闷再也忍受不住,噗的一下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