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二十八章:左右夹击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八百二十八章:左右夹击

“呵……” 林昆淡然的一笑,“麒麟你妹啊,老子就是力量大了点儿,还真不敢当麒麟这名头。” “小子,你好狂!”杜龙咬牙启齿怒吼。 喀嚓…… 林昆不再搭理他,挥起了手中的白鬼畜,对着那绷紧的半截银鞭便斩落了下去,他斩落的速度极快,几乎瞬间就出了三刀,而脆响之后,那绷紧的银鞭断成了四截。 林昆心中惋惜,这西凉第一鞭也算是神兵利器,如今却被他亲手给破坏了,如果曾经的那个号称西凉鞭神的老前辈泉下有知,不知道会不会化作厉鬼那找他报仇。 算了…… 那老前辈若真有那个本事,估计早就从地底下钻出来,亲手掐死他这个禽兽的徒弟了。 不等杜龙惊诧,林昆握着黑鬼畜的左手猛地一发力,瞬间就将缠在上面的闺银鞭给震落下来,而后不等杜龙主动出击,他脚底下一个箭步,黑白鬼畜两把大杀器,向着杜龙的胸口和喉咙就扎了过来。 林昆的速度太快,瞬间仿佛化作了一道疾风幻影,杜龙此时完全被惊骇的有些失神,按照他本来的预想,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即便是传说中的再强,那也已经只是传说,华夏江湖偌大,这些年名声在外,实际上却是草包之辈多不胜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传说不少,可欺世盗名之辈更多。 林昆的表现,完全超乎了杜龙的想象,随着眼前的两把黑白鬼畜越来越近,他竟嗅到了一抹死亡的气息,眼前疾风而来的这个年轻人,他嘴角那一抹云淡的笑容,透着冰冷的邪魅,仿佛是死神在笑。 近在咫尺,避无可避,杜龙只好咬着牙迎着林昆冲了上去,他先是身体矫捷的躲过了黑白鬼畜,紧接着又从背后的腰间,掏出了两把匕首握在手里,银鞭是远距离的攻击武器,为了防止近距离的厮杀,这么多年他一直习惯在身上佩戴两把匕首。 叮叮铛铛…… 黑白鬼畜与两把匕首交击,连两个回合都没用上,这两把精钢打造的匕首被断作了两截。 杜龙握着剩余的两截匕首,根本就没了还手之力,只能仓皇的躲闪,眼看着就要被林昆逼入险境,这时边上围观的彭嘉伟,对他身后的老者武樾说:“武叔,该你上了,如果让这混蛋伤了杜老前辈,那是对沈家极大的损失,也对我们不利。” 武樾早已经眯着眼睛蓄势待发了,林昆所表现出来的强悍,没有让他产生丝毫的畏惧,反倒是激起了他心底高昂的战意。 杜龙是高手,可谁又知道他武樾进来这两天和杜龙切磋,只用了一半的功力,表面上两人是旗鼓相当难分胜负,实际上差远了,只不过对于武樾而言,如今江湖之上,能遇到这般与他对敌切磋之人太少,所以不忍心与他早些分出胜负。 “杜兄,接刀!” 武樾一声喊,从他的袖口里抛出了一把刀,这刀也就半米多长,通体乌黑,阳光落在上面,仿佛都被它吸噬了一般。 “谢了!” 杜龙快速的向后退了一步,伸手接住了黑刀,冲着武樾大声道谢,掂量了一下手中这把黑刀的份量,脸上的表情立马大喜,一扫刚才被林昆逼的节节倒退的狼狈。 与此同时,武樾的手里也握着一把几乎一模一样的黑色短刀,只不过他手中的这把,要比丢给杜远的那把要长上几分。 马上,两人便呈一左一右的势头奔着林昆斩杀过来。 八指和龙大相此时已经放到了三五个沈家的家仆,见到两个老头夹击林昆,顿时心中有些焦急担心,大声喊道:“昆哥,小心啊!” 林昆依旧是一脸的从容,他的这股子自信让人惊讶,同时也让人钦佩,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在面对生死大敌之时,能始终保持着淡定,这份心境不说坚如磐石,也是难能可贵,可不是一朝一夕所能练出来的。 黑白鬼畜对上了两把漆黑的短刀发出一阵铿锵脆响,一时间双方经战了个平手。 杜龙攻击的尤为卖力,林昆刚才可是让他赤足了苦头,也丢了太多的面子,这会儿武樾终于出手了,并且武樾所展现出的实力,比他认知当中的要强的太多。 杜龙愈发的自信,势必能报了刚才的窝囊仇,黑刀所过之处,带着凛冽的风声呼啸,杀气一瞬间将地面上的砂石都惊动了。 武樾则更游刃有余一些,他的刀过之处,均有一阵凛冽的冷风扫过,那冷风不是风,而是他身体的力量所爆发出的杀气。 面对两人的夹击,林昆被逼的连连倒退,左手黑鬼畜,右手白鬼畜,两把杀器一心二用左右格挡,迸溅出层层火花儿。 龙大相和八指见状,心里头焦急万分,可奈何两人被沈家的这群家仆缠得死死的,这一群家伙各个刀枪棍棒挥舞的猎猎作响,若是普通人对上他们,在他们缜密的近乎天衣无缝的配合下,恐怕早已经被撂翻在地了,,龙大相的一对指虎,铿锵的砸在那挥劈过来的棍棒上,硬是逼退了眼前的几人,可转过身来,身后的几人又扑杀过来。 “八哥,得想个办法啊,这群王八蛋太特么……” 龙大相喷着唾沫星子大骂,他的话不等说完,八指马上调转了枪口,就准备把眼前的几个汉子给崩飞,龙大相见状赶紧拦道:“八哥,这地方不能开枪,一旦要是开了枪,咱们可就……” 龙大相的话没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确,沈家此时一干东山省的富贾名流汇聚于此,他们若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开枪杀人,势必会遭到全华夏的通缉。 华夏的高层可以默认江湖的存在,可以默许惩恶扬善的组织,但一旦相关人员或者组织越过法律或是道德的底线,便会派出相关组织的秘密人员来进行缉杀,泱泱大国如果没有这样的规则,岂不是早就乱套了,八指今个儿真要是开了枪,那日后将面对的是无穷尽的官方追杀,他倒是可以逃离华夏,可以后再想回来怕是不可能了。 “你小子少废话,要再不去帮昆子,那两个老混蛋怕是要把昆子给伤了!” 八指瞪大着眼睛,两把短筒猎枪已经子弹上膛,眼前本打算向他扑杀过来的几个汉子马上神情一凛,惊慌倒退。 而此时一旁静静围观的一干人等,有的面露惊慌,毕竟是亮出短枪要杀人了,有的则是神色淡定的看着,毕竟沈家人和彭嘉伟脸上都没有露出异样,就没什么可怕的,就算是真枪杀人了,先死的也轮不到这一干的宾客众人。 沈老爷子眯着眼睛,望着擎着双枪的八指,冷笑了一声,对身旁的沈丘、彭嘉伟二人说:“我就不信他真的敢开枪,光天化日,没王法了不成。” 沈丘冲着那惊慌的几个大汉喊道:“上,他不敢开枪,他若是敢开枪,后果绝对是他不愿意承担的,不要怕他!” 彭嘉伟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八指敢开枪,他马上将证据留下来,向有关部门举报,到时候这位林昆身旁的左膀右臂势必要以命赔偿,就算有本事逃出华夏,那一辈子也别想再回来了。 八指是真的急了眼,若是再不将眼前的几人给逼开,那林昆那边就危险了,龙大相嘴上劝八指不要冲动,可他已经开始冲动了,别在裤腰里的手枪掏了出来,子弹咔嗒的一声上了膛,就要开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