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二十五章:跪下认错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八百二十五章:跪下认错

小灰灰张开嘴,一口咬断了獒犬的喉咙,它猛地一撕扯,撕下了一大块的血肉,鲜血喷溅出来,浓浓的血腥在头顶明媚的烈日下弥漫,荡起一片肃杀…… 另外的一条獒犬见到同伴死的如此凄惨,早已经吓破了胆儿,嘴里头一声丧家犬般的凄惨嚎叫,调过头就想要跑。 可这时,半空中的小海东青一个俯冲,那一身暗红色的毛羽,阳光下闪闪发亮,如同一把带血的刀子一般,扎向了獒犬的后脖子上,这獒犬似乎感觉到了背后的危险,脚底下跑的更加卖力,甚至一跃而起想要赶紧回到主人身边,可它的速度和小海东青俯冲而下的速度比起来,简直就是逊爆了…… 噗嗤! 一声轻响,隐隐伴随着骨头被刺断的声音,獒犬的整个身子直接趴在了地上,嘴里发出一声悲鸣般的吼叫,不等它扭动着后背反抗挣扎,小海东青的两只爪子已经深深的刺入他的脊背,那张开来将近一米五六的大翅膀猛振翅一挥,卷起了一阵劲风疾砂,竟直接将这头将近二百多斤的獒犬给带到了半空中…… 小海东青的翅膀虽然宽阔,可它的身材和体重和这只成年的獒犬比起来,绝对不在同一个档次上,但即便是如此,随着它振翅而起,獒犬被带的越来越高。 獒犬尚有一丝生机,望着越来越远的地面,惊吓的已经连连惨叫,藏獒有灵性不假,这一刻这只獒犬已经清晰的嗅到了死亡的味道,脖子上的疼痛,断掉的脖骨,鲜血一点点的挥洒而下…… 地面上的众人不由的抬起头,脸上的表情皆是一片惊诧,随着眼前的阳光被半空中的小海东青遮住,小海东青一声金属裂鸣般的叫声,两只爪子松开,那头将近二百多斤的獒犬直接从半空中自由坠落…… 轰! 一声巨响,獒犬的身体落在地面上,惨叫声只发出了一半儿,便化作一摊肉泥。 哗然…… 全场一片哗然,小灰灰踩在獒犬的尸体上,小海东青在半空中盘旋了几下后,便落在了林昆的肩上上,只是短短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两只在众人看来杀伤力极其恐怖的獒犬,连一个回合都没熬过,就被眼前这两只凶兽给杀死…… 沈老爷子傻了眼,彭嘉伟愣住了,沈丘更是愣住加心痛,这两只獒犬他可是调教很长时间,就这么就被杀死了? 沈丘甚至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这一切都是幻觉,他抬起手搓了搓眼眶,当再次看向两只獒犬尸体的时候,他脸上的肌肉抽搐,心在不断的抽痛着。 “沈老爷子,你们沈家的狗,好像不太友好,抱歉,打狗还得看主人,为了表示我的歉意,还是先送上你一个礼物。” 林昆微微一笑,身旁的八指从兜里摸出一个看似精致的小盒子,实际上只是十块钱的包装,向着沈老爷子走了过来。 沈老爷子身后的侍从马上全都紧张了起来,沈老爷子一抬手,示意他们冷静。 八指走到沈老爷子的面前,将手中的盒子递了过去,嘴角扯动起一抹笑容,道:“沈老爷子,祝你寿辰无疆……” 沈老爷子看着八指,又看了不远的林昆一眼,冷哼一声将盒子接了过来,喀的一下打开,周围的人全都凑过来,一个个的目光全都落向盒子的中央,想要看看这里面装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道金光闪过,沈老爷子歪了歪头,周围的人也一起躲闪了一下,等到定睛看清楚盒子里的东西,一个个脸色都…… 盒子里装着的是一枚精致的怀表,表盘上的钻石闪闪发亮,还镶嵌着一个名表的标志,众人纷纷诧异想要夸赞和手表的精美,可识货的人马上就看出,这根本就是一个水的不能再水的假货,而且这大过生日的送一枚怀表过来,怀表的形状等同于时钟,寓意为‘送终’。 啪! 沈老爷子气得猛地往地上一摔,那看似精致实际上只是几十块水货的怀表,顿时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摔得四分五裂。 “不知天高地厚,你今天来我们沈家,是来找死!”沈老爷子怒目圆瞪的骂道,此时那目光如同两道带火的长剑,恨不得直接将林昆的胸膛给洞穿了。 而他身旁的沈丘、彭嘉伟两人,也都是面色阴冷至极,在彭嘉伟的身后,老者武樾慢慢的走出来,目光冰冷的看向林昆,同时沈丘的身后也走出一位老者,这位老者沈姓微胖,脸色红润,可那一副肃杀的模样令人心悸。 也不光是这两人,在这前院的各个角落里,走出了一个个身材精壮气度不凡的男人,这些男人眸光若钩,手中又都持着各种刀枪棍棒,一看就是练家子。 小灰灰和小海东青护在林昆的左右,八指这时也向后退了两步,林昆笑着开口,道:“沈老爷子,看来你不喜欢这个礼物啊,这个小钟是送给你的,还有一个更大的是送给你们东山沈家的。” 几乎林昆的话音刚落,就听沈家大院外面的街道上,轰隆隆的传来了一阵大卡车的声音,院子里的众人看不到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在心里头猜疑好奇。 吱嘎嘎…… 一阵金属摩擦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个大吊车的吊手缓缓的竖立起来,高过了沈家的院墙,紧接着这个大吊车开始工作起来,似乎是吊起了个什么东西…… 先是看到了一抹红布,好像是一个四方四角的东西,那大小仿佛一款巨幕,当这一面巨大的东西,顺着墙外缓缓的伸进沈家的院内,遮在上面的大红布上的绳子被人用力的一拽,唰的一下落了下来,露出了一面巨大的时钟。 说是一面巨大的时钟,实际上是用无数块时钟拼起来的,这些时钟什么款式都有,阳光照在上面,反射起一阵耀眼的光芒。 众人看向林昆,脸色诧异之余,也都说不出话来了,搞来这么大面钟来恶心沈家,这个东北王是真想要彻底和沈家撕破脸么? 林昆笑着说:“沈老爷子,这面大钟是送给你们沈家的,我知道你们沈家在东山省地位崇高,可你们既然想要置我兄弟于死地,那就是踏平了你们东山省,我也要让你们沈家跪下来认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