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一十八章:瘦了一圈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八百一十八章:瘦了一圈

东山省沈家大院内,一片喜气融融的景象,沈老爷子虽然已经从官场高位上退下来已经有几年了,但影响力还在,手底下的门生故吏众多,再加上儿子作为本省的商界巨头,可是牵扯到了好几个政府投入的大项目,和诸多在位的高官,乃是一荣俱荣的关系。 再加上彭嘉伟最近的到访,要留下来给沈老爷子祝寿,这更引起了东山省境内各大富贾豪绅以及官宦大家的重视。 毕竟,彭嘉伟背后可是燕京皇城四大家族之一的彭家,而彭嘉伟是彭家三代里最杰出的孙子,如果不出意外,在彭家老爷子百年之后,这彭家的话语大权,极有可能就落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比他的那些叔伯还要高上几分。 甚至一些个东山省的大家族,都打起了各自的算盘,家里头有年轻漂亮闺女的,都打算趁着明天给沈老爷子祝寿之际,带到沈家和那彭家大少见上一面,这要是能钓来这么个金龟婿,那可真是祖上冒了青烟,家族的百年大计啊。 而那些家里头没有亲闺女、亲孙女的,也没有轻易的就放弃这次难得的机会,找来了亲侄女、亲侄孙女等等,反正是为了这次渺茫的希望,众家可谓是无所无不用其及,把心思都挖空了。 吃过了午饭,沈老爷子便坐在家中的会客厅中,本来明天才是寿辰,但今天就已经有人提前将厚礼送到了府上。 名门大家族之间的会客通礼都是讲究时间的,一般不打算留下用餐的,都会有意的避开用餐时间,比如上午十点钟以后,家里几乎不会再来客人,除非关系特别亲密要好的,再就是中午至下午两点之前,一般也不会轻易登门拜访,怕打扰了主家的午间休息。 沈老爷子精神奕奕,哪还有心思去睡午觉,他有预感,今年的寿辰大宴,将会是这几年来最热闹的一次,也是东山省富贾名流聚集的最齐全的一回。 彭嘉伟坐在次坐,手里端着茶杯,沈老爷子喜欢与他聊天,他这个做晚辈的,自然没有什么大家族里大少的派头。 实际上,彭嘉伟有心和沈家搞好关系,他的野心在于家族里的掌门之位,沈家是彭家的亲戚,又是在这东山省里举足轻重,他的二姑和二姑夫一个是政府的高官,一个是商界的名流大咖,和彭家搞好了关系,就等于自己的手里握了一个重要的筹码。 沈钰此时也坐在这个大厅中,他的精神状态好了许多,有名医的悉心照料,再有各种珍贵药材做补品,恢复速度十分可喜。 沈老爷子和两个晚辈聊天,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他派出去监视林昆等人的手下打来的,他派出去的这几个手下,那都是足够机灵的,用他的话说,不机灵的早就丢进家里的鳄鱼池了。 “喂,老爷,这一群人住进了五洲大酒店,吃过了午餐之后没多久,就出来买东西了,其中的一个大个儿男人留在酒店,我们已经留了两个人盯着他了……” 不等这个手下汇报完,沈老爷子打断道:“说重点,这些人去买什么东西了?” 沈老爷子语气轻蔑,他是真没把林昆这伙人放在眼里,他的人生阅历里,一个年轻人再厉害,哪怕成为了东三省地下世界的第一人,也不过是搬不上台面的乌合之众罢了,既然来到了他东山省的地盘,他一个沈家便足矣压垮他,更何况还有彭嘉伟这个座上宾。 手下如实禀报:“他们在商场里瞎逛,买了不少的衣服饰品,还逛了许多钟表店,其中那个为首的姓林的家伙,好像对钟表情有独钟,到处挑选。” “哦?” 沈老爷子皱了皱眉,不屑了一声,“一群来了只会逛商场的泛泛之辈,能有什么大出息,行了,你们继续盯紧点。” 沈老爷子挂了电话,彭嘉伟笑着说:“沈爷爷,看来姓林的这伙人让您失望了。” 沈老爷子笑着摇头,道:“我们可是给他们准备了大礼,可他们如果太怂,可对不起我们的这份儿大礼啊。” 彭嘉伟笑着说:“这些人今天不来,想必是想等着明天再来吧,想趁着沈爷爷你大寿的日子,来挑起点事端,可真是自不量力啊,什么东北王,呵呵,我倒好看看他这次如何牛气的起来。” 沈钰在一旁道:“哼,这个混蛋既然是和打我的那个傻x一伙的,那这次就让他有来无回,我就不信办不了这个混蛋!” 情绪太过激动,说话的功夫又抻着身上的伤口,疼的这厮倒吸了好几口凉气。 …… 林昆一行人的确逛了很多的钟表店,可没有一个他能看得上的,人家买钟表,那都是看品牌、看款式、看性价比,他可倒好,专门看尺寸了,还要找整个东山省最大的一个钟,商场里转悠了好几圈,自然是没有合适的,又去批发市场看转悠了几圈,一路上边逛边玩,要说带着两个女人出来办事,那简直就是事倍功半,不是一会儿吃点小吃的,就是找地方拍照,要么是看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马上就凑上去,看到什么喜欢的,还吵着要买…… 当然了,最终掏钱的都是林昆,两个西方大美妞,那花林昆的钱可是格外带劲儿。 到了傍晚的时候才回到酒店,颜娜已经替他们安排好了晚餐,又是很丰盛的一大桌,吃饭的时候才又见到八指了,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灯光,或者是八指那稍显萎靡的精神状态,让他看起来比平常的时候好像瘦了一圈。 龙大相又好奇的坐到了林昆的跟前,咧嘴嘿嘿的笑,不等他开口林昆就知道这家伙要说什么,打断道:“先吃你的饭,老八已经够可怜了,咱就别在这儿添油加醋、火上加油了,做人要有良心。” 龙大相哼了一声,道:“昆哥,八哥他就是活该,他之前还骗我说他是处男!” 林昆翻了个白眼道:“你信了?” 龙大相道:“当然,大家都是兄弟,谁知道八哥他这么不讲究,居然骗我!” 林昆道:“那是你因为你太单纯了。” 吃过了晚饭,各自回到了房间里休息,没人一个豪华大床房,林昆刚回到房间里没多久,门就被敲响了,他走到门口打开门,八指却像是做贼似的,一下子闪进了他的无力,砰的一下将门关上,一脸慌张的冲林昆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昆子,你一定要救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