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一十二章:两个活宝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八百一十二章:两个活宝

林昆从刘刚的手里接过刀,同时左手一甩,将三棱军刺给拿了出来,乌金色的三棱军刺在阳光下散发出暗金色的光芒,这光芒头里透着一股淡淡血腥的杀气。 白鬼畜和黑鬼畜的尺寸一模一样,那段老头果然是一个能工巧匠,估摸着放眼整个华夏,像此般的锻造师怕再无几人。 林昆将两把军刺放在一起对比,白鬼畜周身雪白,阳光下散发着耀眼的白光,并且伸手摸在上面,有一层淡淡冰冷的触感,这是极地玄铁的特性。 “好刀!” 林昆一脸欣喜,出口称赞,左手黑鬼畜右手白鬼畜轻轻的碰撞了一下,顿时就听铛的一阵清脆声响,余音带着颤音儿,仿佛两把绝世好刀间惺惺相惜的回应。 刘刚笑着说:“昆子,只要你满意就好,也不冤枉我多给了那段老头五十万。” 林昆笑着说:“别说五十万,五百万也值!以后若是再有机会寻觅到上好的极品材料,再让他给兄弟们一人锻造一把。” 龙大相和余志坚从林昆的手里接过了黑、白两把鬼畜,两人欣赏了一阵,口中连声称赞,甚至还拔下了头发来尝试,看是不是真的能够吹毛断发,将头发放在白鬼畜上,只是轻轻的吹了一口气,头发马上就断成了两截。 一听林昆说要给兄弟们都配一把这样的极品好刀,龙大相和八指都高兴坏了,可刘刚却是一副黯然神伤的模样叹了口气,“唉,可惜啊,没机会了。” 林昆、龙大相、八指一起疑惑的看向他,刘刚继续说:“段老头在打造玩这把白鬼畜的第二天,被一口酒呛死了。” “啥!?” 林昆三人几乎同时诧异,好端端的一个人,居然被酒给呛死了,这也太扯了点吧。 刘刚神色黯然的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原来那个段老头有了钱以后,就想着自己没有几年可活的了,儿子虽然对他很一般,甚至可以说不孝顺,但他还是把大部分的全都给了儿子,剩下的钱他就请几个老街坊去市内吃吃喝喝,吃饱了喝足了一群老兄弟就向着去找点刺激的,以前都是去路边的洗头发,五十块钱不到十分钟就完事了,这次几个老兄弟提议要去高档点的地方…… 结果呢,老段头因为穷困潦倒,以前连去路边的洗头房的钱都没有,这一到了高档的地方,又是嫩妞又是洋酒的,结果进到房间里还不到三分钟,那小嫩妞便啊的一声尖叫跑了出来,经法医的检测是喝多了酒,再加上突然的情绪激动,一口红酒没咽下去呛死了…… 龙大相听完眨巴了两下眼睛,“我靠,这老头儿还这么时髦呢,不过这死的也太冤枉了,昆哥,早知道你真应该好人做到底,也给他一起找个踏实的老伴儿,这么大岁数的人了,一看到嫩妞美女的,心脏肯定收不了啊。” 八指沉声皱眉,一副认真思索的模样,“看来,等我老了以后,还是要守住节操的,不然要是这么个死法,可太丢人了。” 这兄弟俩不认识那个段老头,所以倒也没有多少哀伤,最多是惋惜这么一个技艺卓群的锻造师就这么憋屈的死了。 林昆见过段老头,所以对这个老头子感到惋惜,几乎是穷困潦倒了一生,眼看着赚到了钱,却又没来得及享受就…… 再回过头看向此时握在龙大相手里的白鬼畜,清冷的刀芒,隐隐之中有色彩斑斓的光芒闪耀,不知为何,透过这层色彩斑斓,他好似看透了一抹世态苍凉。 一把好的兵器,必须有它自己的魂,黑鬼畜是林昆曾经在战场上缴获的,这把军刺沾染了太多的鲜血,以至于杀气蕴含其内流动其表,如果不是一个心志坚定的人,在握上这把兵器之后,很容易被这把大凶器上的杀念所扰乱心志。 而这把白鬼畜,他本是毒枭秦柩的两把短刀所化,自然带着秦柩身上的那一股子阴狠邪气,不过在经过段老头的重新熔炼之后,这把刀上之前的邪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段老头穷困一生而又大彻大悟的心境,古朴、沧桑…… 林昆将两把鬼畜收好,看向刘刚和龙大相、八指道:“我打算去一趟东山省,八哥和大相你们两个跟我一起去,刚哥你回中港市继续主持大局,以免我去和沈家撕破了脸皮,他们打什么坏主意。” 三人点头称是,龙大相攥着一双拳头说:“md,把志坚打成这样,我倒要去会会这个沈家!” 八指也哼了一声,道:“必须给志坚讨个公道,我们的兄弟岂是说碰就能碰的!” 刘刚道:“昆子,你放心,晚上我就回中港市,不过这次我还给你带来了两个伙伴。” “嗯?”林昆疑惑了一声。 “就是那两个活宝啊,之前你让我找专业的人,带他们去外面的大山里寻找野性,结果我雇了六个专业的驯兽师,结果那两个活宝一进到咱们中港市的黑山里,便再也找不到踪影了,当时可把我给急坏了,就打算找三天看看,要实在不行我再给你打电话汇报。” 刘刚苦笑着说:“可你猜最后怎么着?我是派手下的人进山苦苦找了三天,连那两个家伙的踪影都没看到,倒是碰见了不少的动物死尸,黑山本来就是半自然保护区,这还引起了市动物协会的重视,都登了新闻头条,说什么黑山里来了莫名的凶物,大肆的屠杀本土的动物,还呼吁出动武警进山围剿……” 看着刘刚一脸苦笑无奈的样子,林昆都能想象得到,小灰灰和红烨这两个活宝进入到大山里的模样,这两个家伙天生就是动物世界里的王者,又有着很高的灵性,能被他们屠杀的那肯定是一些大型的具有战斗力的动物,一些小白兔山鸡什么的,它们俩肯定不屑动手。 “后来呢?”林昆笑着问。 “后来啊,我花了钱,给动物保护协会捐了一笔钱,又找了相关部门的人疏通了一下,最终这事儿才算压下去了。” 刘刚马上一本正经的说:“所以啊,这次我也料到你要去东山省,我也是问过静瑶的意见,干脆就让你带上这两个活宝,去东山省霍霍他们沈家算了。” 林昆笑着说:“可以,这个主意不错!” 一切敲定,几个人就准备下楼了,可这时突然有个女人的声音喊道:“你们想就这么走了,把我们放在眼里了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