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一十章:敢脱么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八百一十章:敢脱么

医院里一下子热闹起来,倒不是因为省长家的公子在这儿住院,这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来说,最多只是惊讶一下,毕竟省长在普通老百姓的心里头,那是高高在上不可能轻易攀谈上的存在。 可此时…… 住院部一楼的大厅里,突然来了两个西方大美女,身材火辣,模样妩媚撩人,立马就吸引了一干人等的目光。 “哇,美……” 一个拄着拐的中年大叔,两眼发直,目光一直跟随着这两个大美女,完全忽略了此时站在他身旁瞪着他的胖大嫂。 终于在两个西方大美妞走进了走廊深处,中年大叔抻直了脖子的时候,胖大嫂冰冷地开口了:“你是不是想另一只脚也断了?” 中年大叔马上打了个激灵,陪着笑脸哄媳妇…… 这两个西方的大美女刚消失没多久,众人还在回味呢,这时又有一对年轻的男女走了进来,男人生的清秀漂亮,对,就是漂亮,帅气了已经不足以用来形容这个男人了,前一秒钟还杀气腾腾,仿佛随时就能把中年大叔的另一只脚踹断的胖大嫂,这时眼睛直了…… 而中年大叔也没闲着,目光落在了年轻男人身旁的女人身上,这同样是一个要模样有模样,要脸蛋有脸蛋的俏妞儿,不知道为何,看到这个女人总会令人不由的联想到神话传说里的那个苏妲己。 等这年轻的男人也走进了走廊的深处,胖大嫂和中年大叔互相看了一眼就要指责对方,可心里头都有些虚,又都不开口了。 可这时,就听走廊深处有人尖声喊道:“医生,快来人啊,我爸心脏病犯了!” 这个坐在轮椅上,捂着心脏一脸痛苦的老头儿少说也有七十岁了,刚才两个西方大美女从他身旁路过,就已经心跳加速,结果再看年轻的男女从身旁经过,这眼神不太好的老大爷,更是将那年轻男人也当做是美女了,这本就加快的心跳一下子没hold住,犯病了…… 这时不等医生赶过来,又有两个身材高大的那人呼哧呼哧的跑进来,冲那年轻的男女就喊道:“梅玉、瑶儿,等等我们啊!” 路过这个犯病的老大爷身旁,其中一个浓眉大眼,双手只有八根手指的大汉,憨着嗓门道:“大爷,你咋的了啊?” 这老爷被这男人这么一声惊吓,那砰砰砰的仿佛要从喉咙里跳出的心脏居然瞬间安静了下来,脸上的表情一僵深呼了一口气,整个人居然恢复了正常。 龙大相马上拉了一下八指,道:“八哥,你别在这儿多管闲事,出人命了咋整?” 八指和龙大相很快就追上了梅玉和胡瑶,过了没几秒钟,刘刚又急匆匆地走了进来,他腋下夹着一层厚厚的报纸,刚才停车的时候,和外面的保安争执了两句,那保安非没事儿找事儿,说刘刚停在了他们领导的车位上了,必须绕到住院楼后面去停,刘刚一听马上不高兴了,就问那保安,“这医院是不是国家的?” 保安道:“是啊。” 刘刚又道:“那这医院是不是为人民服务的?” 保安又说:“是啊。” 刘刚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那我是不是人民?” 保安冷笑一声,“你还想当国家领导啊?” 刘刚又说了:“那我是人民,你们医院是国家的,是为人民服务的,凭啥你们领导的车能停这儿,我的车就不行?” 保安:“……” 刘刚哼了一声,就准备往医院里走,可又被这语塞的保安给拦住了,不等这保安开口,刘刚干脆从报纸里抽出了白鬼畜,冲着旁边的一个铁栏杆便是一砍,顿时就听唰的一声响,就仿佛是刀切在了纸片上一样,那铁栏杆上的铁管居然一下子被切断了三根儿…… 这保安顿时就愣了,也不再敢拦着刘刚了,等刘刚走了老远,这保安才凑到了铁栏杆前看了看,满脸惊讶,再回头看一眼昨天晚上被撞坏的大门口的拦路杆,心里一声苦笑,这都是咋得了,医院这两天怎么净来脾气大的人,一个个的破坏力还都这么强,这还让他们保安的工作怎么干啊? 卡戴珊娜和安吉丽娜以及梅玉等人到了余志坚的病房外,这几个人都是脚前脚后来的,林昆暂时没让他们进病房去探望,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病房的门才打开了,朱诗然脸上的神色好了不少,抬起头看向林昆腼腆的笑了一下。 林昆也微笑了一下,心里也猜到了,一定是朱诗然的倔强与执着打动了余志坚。 梅玉率先走进了病房,当场开始检查余志坚的身体,见梅玉一副眉头紧皱的模样,林昆等人的心也都是提到了嗓子眼。 等梅玉检查完后,刚要开口说话,外面突然有医生急匆匆的走进来,来的还是一群人,少说也有七八个,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半老的一声,五十多岁的模样,两条眉毛又粗又长,神情十分严肃。 “都让开,你们在这里搞什么呢,余先生暂时虽然醒过来了,可他的身体状况依旧不是很好,万一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们在场的谁能负责得了。” 为首的这名医生开口,针锋相对的看着几个人,尤其将目光落在了梅玉身上。 要说这些医生过来的目的,自然是好的,余志坚身份特殊,他们可不想出点什么差错,这不在他们医院还好,既然是在他们医院了,就绝对不能允许出差错,不然的话等省长怪罪了下来,他们谁能负责的了这个责任? 不等林昆等人开口,余志坚的母亲开口了,她看向这位医生,道:“张主任,这些孩子都是我儿子的朋友,他们是来给我儿子瞧病了。” 这张主任刚才还没看到余志坚母亲,此时一看到,马上恭敬的说:“余夫人,你希望余公子身体尽快好起来的心情我能理解,可余公子现在的情况需要静养,要是随便折腾的话,怕是会……” 不等这位张主任把话说完,梅玉直起了腰,目光冷漠的看向这位张主任,道:“是谁让你们把病人身体上的断骨处缠的这么紧的,本来还有一线恢复的希望,现在被你们给搞的希望渺茫。” 张主任等人稍稍一怔,旋即一个跟在张主任身后的年轻人,马上怒道:“你竟然敢批评我们的医疗手段,你是干什么的,哪个医院派你过来捣乱的!” 这个年轻人这么说也无可厚非,毕竟医院之间也存在着竞争关系,在得知了省长的儿子在他们医院住院,过来拆台也是正常的。 梅玉只是冷冷的扫视了这个年轻人一眼,接着便转过身开始拆余志坚身上的绷带,“志坚哥,可能稍微有点疼,你忍一下。” “胡闹!” 张主任开口了,张手就要过来阻止梅玉,梅玉头也不回的冷声道:“我如果能治好志坚哥,你敢脱下你的一身白袍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