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零七章:想要讲和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八百零七章:想要讲和

这五十多岁的女人,完全就是一副消极工作、玩忽职守的态度,看着岁数估摸着也是打算在医院里熬到退休,再加上这大型的医院基本上都是国有的,能在这里工作的不一定都是有德有能之辈,往往现状就是精英才干没多少,倒是养活了一堆无德无能的酒囊饭袋,还有那么点世袭罔替的味道。 林昆此时焦急万分,早一分钟进急救室,余志坚就还有希望,可要是晚一分钟恐怕他们这一世兄弟就要两世相隔了。 啪! 狠狠的一个大耳刮子抽了出去,落在这老护士的脸上,直接把她给打的一声惨叫,整个人砰的一声就撞在了服务态度上。 “你……” 老护士被打的脸都肿起来了,嘴角淌着一抹血丝,张嘴就要冲林昆厉声大骂,却是被林昆一只大手伸过来,死死的掐住脖子,“我没时间跟你废话,马上叫人来抢救我兄弟,晚一分钟你们全家都倒霉!” 林昆目光冰冷,被他抓在手里的老护士浑身哆嗦,碰触到这缕目光,后背都凉透了。 一旁,刚才站在服务台前询问的家属,见林昆突然扛着两个人就过来插队,耷拉着脸还想责怪林昆让他去后面排队,结果一看到这场景,顿时吓的大气都不敢喘了。 急救的担架车推了出来,一群医生护士簇拥着将余志坚和朱诗然推进了抢救室里,朱诗然只是中毒倒是没什么大碍,可她表达不清楚,在场的医生们也没见过这种毒,所以也把她一起推进了急救室里。 急救室的灯亮了,那个刚才挨了林昆一巴掌的老护士,倒还真很不是个省油的灯,很快就招呼来了那女老少七八个人打过来,嘴里头嚷嚷着非要让林昆跪下来道歉。 林昆坐在急救室的外面,心情已经糟糕透顶,老女人在前面带着队,张手指着他就骂道:“你一个小逼崽子,敢打老娘,真当老娘家里没男人了是吧,赶紧给我……” 啪! 林昆直接站了起来,二话不说直接一个打嘴巴子抽了过来,这一个打嘴巴子比刚才的那一记还要猛,直接把这老女人打的原地三百六十度的转圈,一脑门子撞在了旁边的墙上,翻了个白眼晕死了过去。 她身后领着的那些男女老少见状都懵了,马上便一起幽怨的向林昆看了过来,“小子,你……” “滚!” 林昆语气冰冷,这几个男女老少似乎也都是一群蛮横不讲理的主儿,一个个也都拿出了泼妇的劲儿,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之后,马上便张牙舞爪的向林昆扑了过来。 嘴里头喊什么的都有,要说‘打死你’、‘灭了你’、‘次奥你大爷的’这几种都没啥毛病,可其中的一个老太太,看起来六七十岁的年纪,居然拎着她那拐棍,嘴里头嚷嚷的喊着:“打倒帝国主意!” 这老太太是林昆唯一没有动手的,只是抓住了她手里的拐棍,语气平和的劝说:“老奶奶,这么大岁数就别出来折腾了,回到加里吃饱了喝足再看个电视不挺好么?都是年轻人的事儿,你何苦来凑热闹呢。” 老太太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几个人,然后在周围一群人的注视下,很熟练的躺了下来,然后歪着脖子大喊:“哎呀呀,打人了……” 林昆根本理都懒得理,这老太太碰瓷碰的也太不专业了,既然她喜欢躺在地上叫,那就随她吧。 林昆重新坐了下来,他已经打电话给余宗华夫妇,并且也给梅玉打了个电话,让他最快的速度敢来沈城,被推进急救室的时候,志坚的生命体征还在,保住命肯定是没有问题,可关键是他的四肢,如果真的被救回来了,但却落下了终身的残疾,那对于心高气傲的余志坚来说,那还不如杀死他算了。 林昆将所有的赌注压在了梅玉的身上,这个现如今梅家的唯一传人,应该会有办法的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接到林昆电话的余宗华夫妇,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余宗华夫妇一赶到,余夫人马上就抓住林昆的手,一脸急切的问:“昆子,志坚他怎么样了,有没有生命危险啊?” 林昆嘴角扯动起一抹笑容,“婶子,你放心,志坚没事的,医生应该能救得活。” 余宗华气度沉稳,问林昆:“志坚这到底是怎么了?那个姓朱的姑娘,和他在一起么?” 林昆道:“在一起了,诗然应该也没事,志坚就是和人打了一架,伤的有点重。” 余夫人马上问:“这是和谁打的假,怎么……怎么都打进急救室了,这孩子也真是的,这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不省心。” 余宗华对夫人道:“老婆,你不要在这儿大呼啸叫了,昆子不都说了么,志坚没事的,你先在这儿等一会儿,我和昆子有点话要说。” 余宗华向林昆递了个眼神,两人来到了旁边走廊的深处,余宗华打开了窗户,外面马上就凉风袭来,将身上的燥热吹掉。 余宗华掏出烟递给林昆一根,自己也点上了一根,他望向了窗外,对林昆说:“志坚受伤,是和那个朱姑娘有关吧?上次去东山省闯下了大祸,人家找来了吧?” 林昆道:“余叔,希望你不要怪诗然,也不要怪志坚莽撞。” 余宗华回过头,看着林昆道:“朱姑娘的身份,我能看得出来,她和志坚之间的男女之情我也看在眼里,之前的那个陆姑娘是不错,可我也看得出他们不合适,男儿生于天地间,就该有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气魄,只是志坚的伤势到底怎么样,你跟余叔说个实话,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林昆道:“余叔,志坚伤得可能稍微有些重,但你放心余叔,我已经请了我的一个朋友过来,他应该能把志坚治好。” 余宗华点点头,道:“嗯,余叔相信你,但余叔还有一点担心的,经历过这次之后,东山省的沈家可以罢休了么?这一次志坚能够平安无事,可下一次就不一定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你陪我去东山省走一趟,我要和沈家的人坐下谈谈。” 林昆苦笑着摇头,道:“余叔,东山省的沈家,之前想要动用官场上的威压来陷害你,现在又将志坚打成这样,你觉得他们会有心要和解么?即便是真的和解,你现在过去,将会遭受怎么样的羞辱?” 余宗华长叹了一口气道:“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