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后事(1) - 神兵奶爸

第二百八十章:后事(1)

第二百八十章:后事(1) 往日嘈乱的棚户区,今天格外的不平静,李老头家的院子里接连响起三声刺入苍穹的惨叫,那叫声歇斯底里,听在人的耳朵里头皮发麻…… 林昆给李老头留下了五百块钱,算是赔大门的钱,另外还给那个张姓的小青年留下了姓名电话,并很明确的告诉他,“想报仇可以随时来找我,要是再敢打我女人的主意,我杀你全家。”林昆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很自然的笑容,语气也不是多么的严厉,但听在所有人的耳朵里,都不由的产生了一股由心的颤栗,仿佛一把沾染着冰霜的冷刀插进心底。 老捷达上,林昆系好了安全带,发动了车子,副驾座上的顾微却是一副愣愣的表情,两只眼睛有些空洞,似是被刚才的一番经历吓到了。 林昆俯身过来,替她系上安全带,还不等把安全带系上,就忽然感觉怀里一热,一双纤细如藕的手臂环上了他的脖子,似是一条浑身光滑的蛇,将他的脖子紧紧缠住,然后灼热温存的气息扑鼻而来,贴在了他的嘴唇上。 顾微闭上了眼睛,将一对红唇紧紧的咬住林昆的唇,林昆睁大着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顾微,她的眼睛轻轻的翕合着,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白皙挺拔的鼻梁,脸上涂着的那一层淡淡沁香的化妆品味道…… 林昆紧闭着牙关,这是本能的自我保护,他对顾微还不了解,并且顾微的个性太过张扬,他不想在这个女人身上犯下什么过错,最终影响到他和楚静瑶的关系,和楚静瑶的关系直接关系到他和澄澄的关系。 “吻我……”顾微朦胧的睁开眼,眼神扑朔迷离的看着林昆,嘤咛的道。 “不……”林昆刚说出一个字,马上知道自己上当了,顾微趁着他张开嘴的那一刹那吻过来。 林昆想要推开顾微,可是脖子被她紧紧的绕住,并且愈来愈紧,他感觉自己仿佛已经窒息了,眼前这个漂亮的妖媚的女人真的仿佛化身成了祸国殃民的苏妲己,自己坚定的意志力正被她一点一点的挑逗所侵蚀。 “不行不行,坚决不行!”林昆在心底一次一次的对自己说,深吸了一口气,强行的从顾微的缠绕下挣脱了出来,靠在车座上大口的喘着气。 顾微满脸失落,眼神楚楚,可怜巴巴的看着林昆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要我?”说着,那双能魅惑死男人的漂亮大眼睛里竟闪烁出一丝泪光。 林昆掏出根烟叼在嘴里,眼神望着前方,道:“我已经有老婆孩子了。” 顾微瘪嘴道:“借口,统统都是借口,你是不是根本就不喜欢我,我哪点不好你不喜欢我?我哪里不好你告诉我,我改还不行么,好不好……” 林昆侧过头看着顾微,她拥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都羡慕妒忌的容貌,也拥有着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所羡慕的财富,她的美像是妖一样醉人,自己真的不是不喜欢她,而是有些禁地是不能触碰的,没有余地。 “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欢美女么,我长的够漂亮,你为什么就是无动于衷呢?”顾微情绪激动的道:“是不是因为你老婆,因为我和她提出竞争,你怕我们发生了之后,我去找她告诉她,你怕会因此而失去她?” 林昆将头靠在车顶上,道:“我不想失去我儿子。” 顾微抿着嘴唇,鼓足了勇气道:“那你就宁愿失去我么?” 林昆语气平静的道:“我承认我就是一普通的男人,见到了美女会喜欢,可我不明白的是,我们才刚刚接触了几次,你凭什么会喜欢我?” 顾微抿着嘴唇忿忿道:“因为没有人比你更混蛋!”说完,气呼呼的推开车门下车。 林昆没有跟着下车去拦她,而是将嘴里衔着的那根烟点着,静静的看着她的背影越来越远,等到顾微拦了一辆黑出租消失在了视野里,他才揉了揉太阳穴,对着后视镜露出一个不怎么好看的笑脸,都说红颜是祸水,可真不假啊。 中港市的铁路医院里,急救车上卸下了三个重伤的男人,除了其中一个脸被人打的肿了之外,另外两人看上去毫发无损,看着这三个小青年躺在担架车上一副痛苦的撕心裂肺的模样,负责过来迎接的医生满脸不解,向着去现场的医生就问道:“这三个到底什么情况,吃坏肚子了?” 去现场的医生道:“比吃坏肚子可严重多喽……”将嘴巴贴到了问话医生的耳边,小声的道:“这三位可了不得啊,恐怕是清末后仅有的太监了。” 问话的医生不解,去现场的医生冲他递了个眼神,眼神正好落在附近的小青年的裤裆上,小声的道:“你瞅瞅就知道了,肿的比牛的都大!” “……” 问话的一声一脸凛然,霎时间就懂了。 一辆黑色奥迪a6停在了铁路医院的大门口,保安上前来提醒医院的大门口不能停车,结果还不等将话说完,就被车上下来的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一把给推开了,这位四十多岁的男人一身的肥膘,满脸的横肉,脖子上拴着根小拇指粗下的大金链子,浑身上下洋溢着浓浓的匪气。 保安见这是个不好惹的主,也不敢再上前去劝阻,遇上这样的主要是还硬上,挨一顿打可就不值得了,他们当保安的不属于医院的正规编制,挨了打有没有工伤还不一定呢。 这男人姓张,认识的人都喊他一声张哥,在中港市做了点海产品批发生意,经营的还算不错,手里头也能握着点钱,这没底蕴的人一有钱就容易飘,这位张老板既没底蕴又没文化,有了钱之后就化身成华夏最没品的暴发户了,成天吆五喝六大嗓门,搞的全世界他最牛逼似的。 张必贵推开保安之后,急匆匆的就向医院的大堂咨询台走过去,嚷开他那暴发户的大嗓门就冲小护士问道:“我儿子在哪,我儿子在哪!” 一声高过一声,顿时引来周围无数人的注意,医院里负责秩序的保安过来想要劝阻,结果被张必贵一声吼:“不想死的就给老子滚远点!”直接吓的不敢动了。 小护士估计也是新来的实习生,眼看着这么一个彪炳强悍的土豪站在面前,吓的马上哑口无言,一旁一个资深的护士倒是淡定的很,拿出一张住院登记目录,不急不缓的冲张必贵问道:“你儿子叫什么名?” 张必多调过头回了句:“张忠!弓长张,忠心的忠。” 资深的护士有条不紊的翻开了一遍记录,道:“三楼泌尿科急诊室。” “泌尿科?”张必贵瞪大了牛眼,大嗓门的吼道:“我儿子被打了怎么进了泌尿科!?护士,你没搞错吧。” 资深的护士四十多岁的年纪,戴着一个黑框眼镜,抬了一下镜框,瞥了张必贵一眼道:“你儿子被打不被打我不知道,我再说一遍——三楼泌尿科急诊室。” 张必多鼻孔里喷出一口气,瞪着资深护士吼道:“你特么的什么态度!” 资深护士丝毫不为所动,淡淡的道:“你这种人我见的多了,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得,鉴于你无理取闹扰乱我们医院的秩序,我们院方有权力将你儿子从急诊室里推出来,到时候一切后果都由你自己承担。” 张必多眉毛跳动了一下,深吸了两口气,最后才吐出一句:“好,你狠!”说完转身气呼呼的向电梯走去。 资深的护士淡淡的说了句:“哼,有几个臭钱就瞎得瑟,什么素质。” 周围的人顿时纷纷向这位资深护士投来敬佩的目光。 张必多揣着满心的疑问,呼呼的上楼,泌尿科一出电梯门口就能看到,张必多来到了急诊室的门口,正好有一个医生路过那里,他上去揪住人家医生的脖领就大嗓门的问道:“医生,我儿子他现在怎么样了!” 医生满头的雾水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暴发户,这时急诊室里突然传来一声惨叫——啊!凄惨的程度就像是杀猪场里的惨叫一样。 张必贵脸上的表情顿时黑了下来,旋即整个人失了魂似的看着医生喃喃道:“大夫,我儿子他不会有事吧,你快告诉我他不会有事,快说啊!” 医生回过了神,先是很厌恶的看了张必贵一样,心中骂道:“麻痹的哪来的狗日的,扯老子的衣领做甚!”嘴角轻佻的一笑,瞥着张必贵道:“叫的这么惨,就是一头猪估计也死过去了,我说没事你信么?” “你,你怎么说话呢!”张必贵咬牙发狠道,瞪着一双牛眼瞪着医生,倏的将拳头举了起来,骂道:“你特么的敢诅咒我儿子,看我不揍你!” 这名医生年纪也在四十左右,人家在医院里混了这么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根本不是被吓大的,很淡定的冲张必贵说道:“这里是医院,注意控制你的情绪,你看看你身后,那可是有监控的,还是把你的拳头收起来。” “你以为我不敢打你么?”张必贵咬牙道,他平时耀武扬威惯了,这么吃瘪还是头一次。 “有本事你就打下来,冲这儿……”大夫指着自己的脸,道:“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要是真把我打了,我们院方会联合警察局追究你的责任,到时候可不是花钱就能解决的,还有你儿子也甭想在我们院里待了。” 张必贵门牙都快咬碎了,气急的怒吼一声,道:“什么破医院,医生护士都特么的威胁人,你们不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么,怎么还威胁人!” 医生一把推开了张必贵的手,一边整理衣领,一边淡淡的说道:“我们医生的天职是救死扶伤,可以叫我们白衣天使,但白衣天使也是人,经不起你们这些医闹,所以就只好想出对策,专门针对你这样的医闹。” “我……”张必贵气急的又要骂人,医生拍了拍他的肩膀打断,冷言冷语的说:“哥们,有功夫在这和我墨迹,还不如多花点时间想想你儿子的后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