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零六章:命悬一线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八百零六章:命悬一线

天光渐渐消散,最后的一抹黄昏燃烧殆尽…… 空档的北陵院地,陷入了一片死寂当中,耳房里发霉的气味,渐渐被血腥冲淡,余志坚躺在地上痛苦万分,眼看着血水一丝丝的从手腕处流出来,却是无能为力,他的手脚尽废,那个武樾的手段极其残忍。 “志坚哥,你坚持住,一定……一定会有办法的……” 朱诗然此时又躺在长椅上,如花刚才又给她用了药,苗家的这种迷药十分的邪异,它能让人浑身毫无知觉,但却意识清醒。 舌头几乎不受控制,朱诗然的声音含糊不清,听起来就像是嘴里被塞了什么东西,她满脸焦急,泪水早已经湿透了脸颊。 余志坚整个人佝偻在地上,他抬着头望着朱诗然,脸上是那因痛苦而狰狞的神色,他一个铁铮铮的汉子不怕死,此刻也一样,只不过内心的遗憾让他痛苦万分。 “诗然,你不要说……听,听我说……” 余志坚咬紧着牙关,似乎想要将身体里的痛苦忍下去,四肢尽断,鲜血不断的从手腕涌出,这种痛苦绝不是三言两语所能形容的,他那刚毅的脸颊上已是冷汗密布。 “死亡对于我来说没什么,过去在面对索马里的那些海盗,我也差点丢了性命,只不过想到我的父母,我还是放心不下,如果今天我余志坚命丧于此,你……你告诉我的父母,是我对不起他们……” “还有,告诉我昆哥,以后我的父母,就……就拜托他照顾了,此前他就救过我一命,此生大恩大德我是没法报答了,如果还有下辈子,我愿意做牛做马!” “志坚哥……” 朱诗然泪如雨下,她的声音依旧含糊,可脸上的表情痛苦万分,泪水彻底将她白皙的脸颊打湿,窗外的天光一点点消散,从小就怕她黑的她此时一点也不怕了,她最怕的是天黑之后再也看不见眼前的这个男人。 “诗然,你听我把话说完,我还要你帮我转告陆婷,就说我……我余志坚放下了,是我心胸狭隘,之前和她面对面时总觉得尴尬,真希望我们以后还能做朋友,以后没机会了,那就留在下辈子吧……” 余志坚忍着身体的剧痛说完,缓了一口气,继续咬牙说:“诗然,你是一个好姑娘,可惜看男人的眼光不太准,但也不要因为那一个人渣,就把全天下的男人都否定了,你一定会遇到那个一心一意保护你的男人,一定……一定会的……” 余志坚的声音越来越小,眼前的一切也越来越模糊,仿佛上帝提前关了他眼前的灯。 “志坚哥,不要……我不要你死,我不要遇到其他的男人,我朱诗然这辈子如果非要嫁人,就……就要嫁给你……” 朱诗然大声痛哭,可那哭声却因舌头的僵硬,仿佛梗在喉咙里,同时也将她那满心的悲伤梗住,她想要用力的嘶吼,想要拼命的扑向余志坚,哪怕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死神,她也要和死神搏上一搏,将志坚哥的灵魂给拉回来,哪怕……要她去死! “诗然,再……再见了……”余志坚语气虚弱,死亡的方式有千百种,每个人都要经历其中之一,当他把所有事情交代完之后,嘴角勾起了一抹了然的笑,笑容虚弱中透着惨白,一双本来朗星似目的双眼,此刻那其中的光芒一点点散去…… 别了,这世间! 咣! 突然的一声巨响,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响起,一个黑色的身影冲了进来,门外一下子仿佛涌进了滔天的杀气,余志坚心有不甘,他担心来的人会对朱诗然不利,可此时眼前的一切越来越模糊,他身体里也再无法凝聚起一丝一毫的力量,甚至就连想要抬起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不允许你死,你小子这辈子都别想死!” 响雷般的声音炸响在耳畔,一字一句仿佛迎风拔出的战争长剑在嗡鸣,余志坚感觉这声音熟悉,可思维已经还不及运转,眼前便是一黑,脑袋砰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啊!” 朱诗然嘶鸣般的哭声,对着门口站着的人影大声喝喊:“来啊,你也把我杀了吧,彭嘉伟,你这个杀人恶魔,我与你……” “诗然,是我!”门口的人影一声厉喝,此时他已经将地上的余志坚抱了起来。 朱诗然定定的看着眼前的人,才忽然觉得有些熟悉,忽然间脸上的泪水更是汹涌,声音依然咕哝的喊着:“哥……” 林昆一手抱着余志坚,一手大步的走到朱诗然的面前,一把将小丫头给扛在了肩膀上,沉声道:“先别说话,我送你们去医院。” “志坚哥……” “他不会死!” 林昆大步的向外走去,语气冰冷的说:“如果他死了,那我林昆就是刀山火海,哪怕是踏平整个东山省,也要灭了他沈家,哪怕是与天下为敌,也要将那彭家拖入万丈深渊!” 林昆大步的跨出,周身杀气弥漫,在这静谧的夜色之中荡起了一阵冰冷的风…… 野马车一路疾驰,这一路上已经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逼停了多少辆车,以及造成了多少交通追尾、剐蹭的小事故。 此时,林昆的双眼如同寒星射影,他的眼中只有前方,余志坚这一次的伤,与在江南的时候不同,那时的伤虽然惨烈,可不至于距离死神如此的近,此时他双手双脚被废,手腕处又被切开了动脉,时间就是生命,晚一秒可能穷途末路前功尽弃,提前一秒就可以保住性命…… 野马车冲进了附近的一家大医院里,那路杆直接被撞的飞出去老远,医院大门口的岗亭里,负责管理车辆出入的保安顿时吓傻了眼,等他探出个脑袋想要冲外面喊上一嗓子,把这个扰乱秩序的家伙给叫住,野马车已经停在了医院急诊大门口,车门砰的一声打开,林昆扛着余志坚和朱诗然就从里面出来,急火火的冲进了医院的大厅…… “医生,救人!” 林昆来到了大厅里的服务台前,这服务台的后面站着的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女人,戴着个金属框的眼镜,烫着一头小卷发,正语气不耐烦的跟一个问诊的病人家属说着什么,听到林昆的大喊,这女人眼皮子都不抬一下,便不耐烦的喝道:“喊什么喊,以为这是你家呢,排队去!” 说着,这女人还低下头摆弄着手机,嘴角勾起一抹烂桃花的笑,回了个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