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零一章:不阴不阳 - 神兵奶爸

第一千八百零一章:不阴不阳

朱诗然马上愣在原地,眼前走出的男人不是旁人,正是刚才在电梯里的那个大块头。 这大块头嘴里咬着牙签,一副淫色冷笑的模样看着朱诗然,朱诗然想要转过身往回跑,可后面的一男一女也追近了,两人放慢了脚步,慢慢向她走了过来。 “你……你们是什么人?想要怎么样?”朱诗然鼓起了勇气,冲三人冷冷地问道。 “哟,不愧是朱家的小姐,看见我们海南三怪,居然一点也不害怕,有见识哦。” 开口的是迎面的大块头,他这一开口,朱诗然马上错愕的睁大了眼睛,这个大块头有喉结有胡须,模样凶悍分明就是个男的,可他的声音却的的确确是个女的。 “如花,你别乱开口,瞧你都吓到了朱小姐,万一朱家的人怪罪下来,我们岂不是要遭殃了?”这次开口的是那个女人,她明明皮肤白皙,胸脯挺翘蛮腰纤瘦,可这一开口说话,居然是个男人的声音。 朱诗然彻底凌乱了,她平稳了一下心情,看着三人问道:“既然你们知道我的身份,那你们还敢对我不敬,就不怕我家里人怪罪下来,有你们好看的么?” 身后的男人开口了,这男人一开口声音倒是正常,“朱小姐,你别误会,我们海南三怪今天来见你,并没有任何不敬的意思,只是有一个人中龙凤的大人物,想要请朱小姐前去喝一杯茶,还希望朱小姐配合一下,不要让我们三个难办。”可越往后说,这男人的声音竟然越来越女人。 朱诗然皱紧着眉头,冷汗顺着额头淌了下来,她抿着嘴唇说:“我不管是谁派你们来的,我要是不去呢?” “咯咯……” 三人一起笑了起来,这笑声听起来说不出的诡异阴森,那个大块头用他女人的声音开口了,“朱小姐你放心,我们是不会强迫你做什么的,如果是普通人家的女孩,我们肯定直接打晕了带走,但朱小姐你身份尊贵,我们还是会用些手段的。” 大块头说着,手上多了一条大红色的手帕,那手拍有刺鼻的味道发出,向着朱诗然就走过来,而这大块头自己捏着鼻子,一副屏住了呼吸的模样。 朱诗然身后的男人开口,还是那一会儿阴一会儿阳的声音,说:“如花,我不是说药不能放得太多么,这味儿太大了。” 女人也是咯咯地笑道:“如花,你是真怕咱们朱小姐吃亏,所以才放了这么多的剂量么?” 大块头捏着鼻子不说话,脸已经憋成了猪肝色,朱诗然见状马上大声的喊道:“别过来……救命!” 她这一声喊,还别说真有点效果,旁边一个房间的门开了,门口站着一个穿着粉红色衣服的男人,没错,的确是个男人,粉红色的睡衣短裤,头上还戴着个粉红色的发束,一开门便是阴阳怪气的捏着兰花指说道:“哎哟哟,可真是吵死人了,这大晚上的不睡觉,干嘛呢?” 重要的是,这个男人脸上还敷着面膜…… 海南杀怪齐刷刷的看向这男人,这男人被三人那冰冷的目光惊了一跳,不由的往后挪腾了下身子,不过这时他身后探出了个狗脑袋,是一只金灿灿的松狮,马上让他重新有了底气,捏着兰花指冲着三人喊道:“你们吓唬谁呢,一个个眼睛瞪得那么大,以为你们是俺家村口的老黄牛呢,我跟你说啊,就你们这样的……” 砰! 海南三怪里的女人,直接给了这个男人一拳,打在他的鼻梁上,顿时就飙下两道热血。 这男人被打得一愣,马上皱眉瞪眼,兰花指却不舍得松手,声音尖叫的喊道:“哎呀,我次奥你们大爷的,你们居然还敢打人,老子……不,老娘我跟你们拼了!” 砰…… 不等这男人捏着兰花指,摆出攻击架势,女人又是同样的地方给了他一拳,兰花指男‘啊’的一声痛叫,两只眼睛一翻白,后仰着就瘫倒在了地上,而他始终仰仗着的那只松狮,全程蹲在一旁耷拉着舌头看热闹,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 如花已经走到了朱诗然的面前,朱家的子女小时候都是学过防身术的,朱诗然马上双拳握紧,冲着眼前的如花就是一连三拳挥出,同时脚底下又来了个劲踢。 如花哪料到朱诗然竟然还有这两下子,三拳里挨了两拳,不过朱诗然的粉拳力量很弱,碰上普通人或许还有点杀伤力,落在他那一身的肥肉上,也只是微微一颤,至于大腿上挨的那一脚,更是忽略不计。 大红布捂在了朱诗然的嘴上,朱诗然本能的想要挣扎,可身体马上就不受意识控制了,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林昆回到了他在沈城的独立住处,是临近浑河的一处别墅,这别墅的面积不大,装修得很精致,冷不丁的躺在床上睡不着,就到冰箱里取了一罐啤酒,坐在了阳台上,晚风有些凉,不远处的浑河水声潺潺,扯了一张毛巾被盖在身上,就这么躺在外面的摇椅上慢慢的睡了过去。 太阳升得老高,林昆是被手机吵醒的,打电话过来的是余志坚,林昆接听了电话,懒洋洋的说:“咋了志坚,有什么事么?” 余志坚的声音有些奇怪,问:“昆哥,你在哪儿呢?” 林昆道:“我在浑河边上的别墅里。” 余志坚有些吞吞吐吐,道:“没什么事,我就是给你打个电话,好了昆哥,我要去和诗然约会了,北河道上的太极陵,听说要有烟花展,晚上的时候应该更精彩,你要是没什么事儿,就过去溜达溜达。” “好的,你们玩得开心,我今天倒是要出去谈点事情,晚上没什么事就去找你们。” “昆哥,你不用来得太早,最起码也要天黑以后,好了,我不说了,我妈喊我下楼吃螃蟹了。” 挂了电话,林昆躺在摇椅上伸了个懒腰,笑着自语道:“浪漫烟花,倒是很适合表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