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章:朱诗然遇险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八百章:朱诗然遇险

“呵呵……” 林昆听后淡然的一笑,手指伸向窗外磕了磕烟灰,道:“没想到,这些大家族这么看得起我林昆,那我可不能让他们失望了。” 朱诗然有些不明白林昆话里的意思,试探的道:“堂哥,彭嘉伟真的来了,你……” 不等朱诗然说完,林昆将烟卷歪嗒嗒的衔在嘴里,推上了车档,踩下了油门,笑着说:“既然他那么喜欢打人嘴巴子,那我也赏两个,风水轮流转,这威风总不能让他彭嘉伟一个人耍了,灭了朱家的威风。” 朱诗然表情诧异的看着林昆,张嘴还要再说什么,野马车噌的一下蹿了出去,她的后背一瞬间紧紧地贴在座椅上,看着面色淡然的林昆,这个二十出头的小丫头的嘴角,竟勾起了一丝笑,一丝充满了野性而又傲然的笑,同时一双小拳头攥紧,心里暗暗地道:“朱家,因为有他的存在,哪怕再过三十年、五十年,也绝对不会没落……” 野马车停在一处豪华公寓的楼下,这是蒋叶丽在沈城的一处房产,一直都空着,这次朱诗然到沈城来就一直住在这里。 “堂哥,这么晚了,我就不邀请你上去喝茶了。”朱诗然吐了吐舌头,冲林昆俏皮地一笑。 “睡个好觉。” 林昆冲朱诗然挥了挥手,朱诗然刚要转身向公寓里走去,林昆又叫住了她,隔着车窗笑着问:“诗然,你和志坚之间……” 朱诗然俏脸一怔,旋即装作听不懂的模样,道:“志坚?志坚哥人挺不错的呀,他这两天带我到处玩,我很开心呢。” “你这丫头。” 林昆笑着说:“不管怎么样,志坚是我兄弟,你如果对他有好感,你们俩就多接触接触,如果仅限于朋友,也尽量早点说开,感情这种东西强求不得,最怕把友情当爱情,也最怕拖拖拉拉。” 朱诗然笑道:“好了,堂哥,怎么感觉你像我妈一样,我都这么大的人了……” 林昆毫不留情地打断:“这么大的人,不还是眼拙看上了沈家的那个小子。” 朱诗然马上摆出一副生气的小模样,道:“堂哥,你太坏了,谁年轻的时候没傻过……不过,你和那个韩心姑娘怎么回事呀?” 林昆表情一怔,这小丫头还挺会反击的,朱诗然继续说:“韩心姑娘嘛,长得不错,家世背景也挺好,听说还开了一个茶楼,在沈城当地很有影响力呢,堂哥,你说我静瑶嫂子会不会知道她呀?” “你……” “好啦,瞧你这紧张模样,我答应你不会乱说的,但你也不需再揭我伤疤了,拜拜!” 朱诗然俏皮的一笑,脚底下踮着欢快的莲步,跑跑跳跳地进了公寓里。 林昆苦笑的摇了下头,将烟头掐灭弹进了旁边的垃圾箱里,然后踩了一脚油门离开…… 朱诗然的心情不错,她和林昆的感情没有多深,可她却心甘情愿的喊他一声堂哥,虽说在家人面前,当着朱正纲的面儿,她也会喊上一声堂哥,但意义不同,一个是碍于面子,而另一个是发自内心。 林昆是朱家的希望,可能朱家的二代、三代当中绝大数的人不服气,也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但朱诗然这个身在局外的姑娘家,却是清楚的很,上一次的八一聚会,朱正纲挨的那一耳光子爷爷并没有过问,他们老一辈人之间的角逐,根本不是年轻一辈能看得出的,所谓志者往往都是能忍常人所不能忍,即便是天塌也将静若磐石。 朱诗然很庆幸朱家有林昆,也很庆幸她的这位堂哥平易近人,完全不像父亲和叔伯们形容的那般飞扬跋扈、目无尊长,如果林昆真的是那样的人,即便给他朱家的身份,怕是也统一不了东三省的江湖吧。 “啦啦啦……” 朱诗然心情很不错,手里转着钥匙扣,哼着小调就走进了电梯里,她刚要关上电梯的门,外面有一对年轻的小情侣快步跑过来,喊着:“等一下,麻烦等一下!” 朱诗然摁住了开门键,年轻的小情侣小跑进来,两人笑着向朱诗然道谢,朱诗然民嘴一笑,那男生仿佛突然被她的容貌惊住,一时间竟有些失神,被女朋友扭了一下胳膊,这才连忙回过神尴尬的笑了笑。 电梯的门刚要关上,这时外面突然急火火的冲进了一个大块头,穿着一个黑色的背心,脖子上戴着条小拇指粗下的金链子,身高一米八左右,可身材却十分的胖,他跑进电梯的时候,两只手拖着肥大的肚子,电梯明显感觉得出猛地向下一沉。 这男人不光块头大,模样长的十分凶悍,可是一点也没有胖子脸上的那种喜庆,两个年轻小情侣不由的向一起靠了靠,脸上都上一副害怕的模样。 叮…… 电梯门到八楼开了,年轻的小情侣俩赶紧走了出去,电梯里就剩下朱诗然和站在她身后的大块头,那大块头始终没有摁电梯楼层,头顶的冷气呼呼的吹,朱诗然不由抱紧了肩膀,心里有些害怕起来。 叮! 电梯到了十六楼,门一打开,朱诗然便马上蹿了出去,走出四五步远,稍稍的回过头向电梯里看了一眼,那大块头突然咧嘴冲她笑,一口发黄的牙齿,脸上的表情猥琐而又狰狞,吓的她赶紧深吸了一口气,加快了步伐向住的地方小跑过去。 公寓一层十六户,朱诗然在走廊里绕了个弯,拿着钥匙刚准备上前去开门,整个人突然愣住了,1606门外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两人都是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听见她走过来,两人一起抬头嘴角噙着一丝阴冷的笑看过来。 朱诗然强行让自己镇定,深呼了一口气,道:“你,你们是谁呀,为什么来我家?” 两个人也不回答她,双方距离最多十几米,直接向她走了过来,朱诗然也不犹豫掉头就跑,一男一女两个人快速追了上来,朱诗然干脆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边跑边喊道:“救命啊……”刚要转弯向电梯的方向跑去,从电梯的拐角处走出了一个人,朱诗然本以为要得救了,可一看清楚眼前这个人,她顿时‘啊’的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