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九十八章:缘分不浅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九十八章:缘分不浅

不管一个男人在外面有多大的能耐,回到了家里在父母的面前,永远是孩子…… 如果没有林昆的对比,就凭余志坚的一身本事,肯定也能闯出一番大事业,不说是雄霸东三省的大枭,至少也是称霸一方的诸侯,如今林昆之所以没给他像李春生那样执掌一方,心中是有着更大的打算。 可在父亲和母亲的面前,余志坚总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父母养育儿女直到长大成人,之后又要操心诸多,图的不是回报,而是这一份浓于血的亲情。 开饭了,今天的晚餐是余夫人和韩夫人亲自下厨,家里的保姆打下手,本来是余夫人一个人要亲自下厨招待大家的,韩心的母亲来了之后,也要加入。 两家的男人如今也算是莫逆之交,两家的女人性格又都温纯、心胸格局宽广,自然就相处得融洽,以姐妹相称。 饭菜很丰盛,余宗华和韩唯政对面而坐,余志坚和林昆紧挨着,两人的对面是朱诗然和寒心,而余夫人和韩夫人坐在一起。 朱诗然和韩心似乎很能聊得来,两人年纪相差不多,平日里喜欢的东西又大多相同,又有林昆的关系在其中,所以成为朋友自然容易的多。 这顿饭吃得开心和谐,一直到晚上八点多钟才散宴,林昆最初还有些担心韩夫人会再次向上次那样将话题扯到他和韩心的上,但场合有些特殊,韩夫人只字未提,这不光让林昆心里松了口气,韩心提着的心也是放下了。 韩心晚上留在家里,余志坚和朱诗然目前关系亲近,可还没到男女朋友那一步,自然不好留宿在余志坚的家里,而余志坚今天晚上肯定是要住在家里的。 于是,朱诗然就由林昆送她去住的地方。 路上,朱诗然坐在林昆的野马车里,要说也真是巧了,又一次遇到拦路查酒驾的交警,还别说,向林昆敬礼走过来,腿脚明显有些不利索的交警,竟然就是昨天晚上拦他的那个年轻交警。 林昆今天晚上没喝酒,余宗华和韩唯政都知道他开车,执法者不能犯法,他们自然是不允许林昆沾酒,为此两人也是以茶代酒。 林昆摇下车窗,四目相对的一刹那,这个年轻交警马上惊呼了一声,“是你!”接着脸上立马一副痛恨的模样,道:“昨天晚上你趁机溜走,是不是……” “哎!” 林昆马上笑着打断,“警察同志,你可不能乱说啊,我根本就没见过你啊。” “你……” “我昨天晚上就没出门,你怎么可能遇到我呢?” “你昨天晚上的车牌号是……” “多少?” 林昆笑着看着这年轻交警,年轻交警说不出来了,昨天晚上查了那么多车,他当时也没想过要查林昆的车,也根本就没记车牌,再说昨天晚上他一个一字马砸在地上,虽然没什么大碍,可是磕了蛋,痛苦之下哪还想得了那么多。 年轻的交警十分无奈,最终也只能愤愤不甘的将酒精测试仪递过来,想要今天晚上查出点什么事儿来,好惩罚这个家伙。 可惜啊,人家今天晚上没喝酒,而且车上的一切证件齐全,完全就是一个合法公民。 见两人这边拖拖拉拉,一个女交警走了过来,这女交警身材高挑,模样漂亮,一身警服穿在身上十分的英姿飒爽。 “怎么回事?”女交警冲男交警问。 “报告江队长!”男交警马上表情严肃,向女交警汇报道:“我怀疑他涉嫌……”本来想编个理由,可没理由可编啊。 江小惠入行也有段时间了,看了难看这位刚加入她手下不久的男交警,又向车里看了看,心里也猜得出七七八八,肯定是自己的这位手下,和车里的司机有点争执,所以才会一门心思的想要查出点什么来,口中刚要开口询问:“到底……”目光落在林昆的脸上,却是一阵惊讶,“是……是你!?” 林昆也认出了江小惠,笑着说:“江警官,好久不见啊,最近可好?” 江小惠笑了笑:“还好……”说着,目光不由的落在了朱诗然的身上,朱诗然此时脸色稍有疲惫,正一副慵懒的模样靠在车座上,江小惠的眉头马上轻轻一蹙,在心里骂了林昆一声花心大萝卜。 林昆本想着和这位故人多聊两句呢,可突然就见她神色冷冰冰起来,也没法继续说,就只好开着车先离开了。 车子开出去好一段距离,林昆的心里还在纳闷呢,自己过去没得罪这个江小惠吧,而且和她的关系也算熟络,又自问没借过她钱,可这妞的态度…… 副驾座上的朱诗然突然开口了,小丫头慵懒地伸了个懒腰,一副认真的目光看着林昆说:“堂哥,你能和我说实话么?” 林昆收回思绪,看了朱诗然一眼,道:“我和你说过谎么?” 朱诗然道:“你到底有多少的红颜知己啊?” 林昆不答,回过头看了这小丫头一眼,道:“你问这个干吗?小女孩家家的,这次离家这么久,你爸妈不着急你回去?” 朱诗然道:“他们怎么可能不着急,本来就着急,现在我又惹了沈家那个大麻烦,我现在要是回去了,他们又要在我耳边嗡嗡地说个不停了,好在有爷爷替我顶着,他知道我在你这儿,放心。” 林昆笑着叹了口气道:“我也有很久没见到爷爷了,真想抽个时间回去看看。” 朱诗然看着他,似乎能够明白他的苦衷,道:“你上次在江南和家里长辈们结下的梁子,怕是一时半会也解不开吧。” 林昆坦然的笑道:“解不开就解不开吧,像我们这种在大家族之间盘旋的小辈,只要手中一旦有了威胁其他人的权利,就势必会引来他人的不甘心。” 朱诗然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林昆,语气极其认真地道:“堂哥,等我这次回到家,第一件劝我爸的事儿,就是以后不要再和你作对的了。” 林昆疑惑地看过来,道:“为什么?” 朱诗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