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九十七章:不许吃肉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九十七章:不许吃肉

回到沈城,已经是临近夕阳,天边那轮金灿灿的大太阳,将云边镶嵌了一道金边,这座辽疆省地域最广阔的城市,此刻就像是一个打着瞌睡的壮汉,等待着华灯初上,为他披上彩色的衣衫,那一刻或许他会立马化作青春洋溢的少年,踏着夜色,踩着探戈…… 晚饭是到余志坚吃的,余志坚打电话过来,说他父亲休息的差不多了,心情平复了下来,不是为官者或许体会不到余宗华心中的苦,清廉一生不容易,被上头下来的纪检叫去谈话,虽说问心无愧,可也算体会了世态炎凉、官途险恶。 心情平复下的第一瞬间,余宗华便是想到邀请林昆到家里做客,他对这个对自家三番两次有恩的年轻人甚是喜欢、器重,哪怕林昆与他家并无什么瓜葛,单从整个辽疆省的治安,比过去不知道提升了多少倍来看,他对这个年轻人就有一种打心底地欣赏…… 毕竟林昆现在所做的事情,哪怕他是一省之长,在同样的年纪下,绝对不会有此建树的,有的人天生就是天之骄子,这一点是羡慕不来也妒忌不来的。 林昆开着野马车,来到了省政府家属大院的门口,余宗华已经提前和门卫站岗的人员打过招呼了,林昆没有遇到任何阻拦,便将车停在了余宗华的家门口。 余宗华正坐在院子里,和韩唯政下棋,此番他被纪委调查,韩唯政也是跑前跑后,两人同僚一场,如今又是分管辽疆省的党政工作,工作上共同努力,为这一省的老百姓谋福利,私下里交情甚好,可以说是整个辽疆省的幸事。 林昆不知道韩唯政也在,上一次在梧桐巷茶楼的时候,韩夫人就将话题扯到了他和韩心的身上,做父母的哪有不在乎女儿终身大事的,韩唯政随便表面上不说,一副任由女儿欢喜的态度,可他的内心态度怕是比任何人都要焦急。 林昆上次找借口离开,回头想起心中有些愧歉,可如果当时真的留下来,他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有些事情在他的心里都没有答案,这种红颜知己的牵绊,又岂是三言两语能道得明白。 “余叔,韩叔。”林昆走了进来,笑着和两人打招呼。 两人下棋入迷,没有察觉到林昆走进来,听到声音才抬起头,一起笑道:“来啦。” 余宗华一脸坦然,可韩唯政的脸色不太好,回过一声之后便盯紧了棋盘,眉头皱得老深,叹道:“老余,这次恐怕又要让你赢了,可真是不服气啊!” 余宗华得意地大笑,“哈哈,老韩,咱们俩棋逢对手这么久,今天我连赢你两局,这三局两胜怕是就要落下个结果,正好林昆来了,你就认输了吧。” 韩唯政不服气,道:“凭什么认输,我这还没杀到最后呢,只要有一线生机,我就必须和你拼个弹尽粮绝!” 韩唯政嘴上硬气,可心里头却是没啥底气,整个棋盘上他完全落了下风,就好似被千军万马团团围住,想要突出重围,除非有奇兵制胜,不然的话…… 林昆这时走了过来,看着两人的棋盘,两人下的是围棋,林昆对围棋只有粗浅地了解,目光不经意地落在了西南角,那里几乎成了韩唯政手下白子的绝地,而通盘上余宗华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许是听到林昆来了,余志坚和朱诗然从屋里出来,一起的竟然还有韩心。 韩心穿着一条粉色的短裙,上半身一件颜色很素的t恤,一头秀发扎在脑后,脸上铺着一层淡淡的妆容,看起来十分清纯,就跟还在读书的大学生似的。 朱诗然穿着一条牛仔裤,上半身同样一件普通的t恤,林昆还是从未仔细端量过自己这位堂妹的身材,小妞相貌不赖,如今在这贴身牛仔裤的衬托下,两条腿竟然也是笔直修长,很是可以啊。 朱诗然冲着林昆微笑:“哥,你来啦!” 林昆笑着说:“最近在沈城玩的怎么样?” 朱诗然笑着道:“去了许多名胜古迹,感觉很有趣呢,又去了度假村,志坚还带着我去浑河里摸了鱼,好玩!” 朱诗然的年纪不大,此时完全一副天真活宝的模样,从小在大家族里长大的孩子,锦衣玉食令人羡慕,可又有谁知道,他们的成长伴随着诸多的束缚。 林昆伸出一根指头,在这小丫头的额头上轻轻戳了一下,“都多大了,还像个小丫头一样,那浑河里有鱼么?” 朱诗然摊了摊小手,道:“有没有鱼不知道,反正志坚除了沙子什么都没摸到。” 边说,朱诗然冲林昆努了下嘴,眼神偷偷的向韩心看去,压低着声音小声说:“哥,这个漂亮的小姐姐,好像对你很关心啊,和我们聊天的时候,很感兴趣你的事儿,时不时的就问志坚。” 林昆笑着白了她一眼,“行了,别瞎说。” 朱诗然道:“怎么是瞎说呢,咱们家的男人都风流,这姑娘和你……” “可别胡说啊,你哥我可是个品行端正,从一而终的……”林昆马上神色肃穆,一本正经,只是不等他顶着大太阳,把后半句可能会引来雷劈的话说完,站在一旁观棋的余志坚,以一记妙棋,竟使得韩唯政杀出了重围,并且三步之内便占尽了优势,逼迫的余宗华只能投降…… “哈哈!” 韩唯政哈哈大笑,冲余志坚竖起了根大拇指,“志坚,你这一招实在是妙啊,你爸占尽了优势,却被一招偷得了胜机,赢得好,赢得妙啊,老余你服不服啊?” 余宗华皱紧着眉头,抬头瞪了儿子一眼,“你这混小子,帮你韩叔欺负你老子是吧。” 余志坚捎着后脑勺,一副单纯的模样说:“爸,我这就是瞎猫撞得死耗子,主要是我韩叔的布局好,所以才让我……” “行了,今天中午你不许吃饭了,罚站!”余宗华板着脸,就像小时候罚儿子一样。 “昂?” 余志坚大呼冤枉,目光看向了韩唯政,韩唯政马上就此家庭暴力批判余宗华,最终双方达成协议,余志坚吃饭可以,但不许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