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顾微有难(2)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七十九章:顾微有难(2)

第二百七十九章:顾微有难(2) 一听说早上的那几个年轻人是要干坏事,五个老人家全都站了起来,这五个老人家的正义感都很强,尤其姓李的那个老头,马上就愤愤然的走在前面给林昆带路,边走边骂道:“狗娘养的小兔崽子,居然敢骗我,看我打会儿不拿棒子削的你们满地找牙,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骗老人了!” 剩下的四个老人也都很愤怒,他们刚才本来都在谈论拍电视剧的事情呢,还琢磨着待会儿让那几个小年轻也给他们一个镜头,自己这一辈子也算是上过电视屏幕了,就是死也没什么可惋惜的了,要知道在他们的那个年代里,电视机可是个稀罕物件,虽然如今的影视行愈发发达,什么阿猫阿狗的都能拍个电视剧当个男一号女一号的,但在他们这些个五十年代的老人们的眼里,能上电视屏幕那绝对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 李老头的家就隔着一条街,很快几个人便来到了他家的大门口,李老头的家和周围其他的棚户建筑一样,看上去都是相当的简陋,周围堆满了杂物,大门是简单的一个铁皮大门,年代久远的原因,大门已经完全变成了铁锈色,并且还锈出了几个破洞,似乎一拳掏过去马上能掏出个窟窿来。 李老头来到自家的门前就要破门而入,被林昆一把拦住,林昆冲老人做了噤声的手势,小声的对五个老人道:“爷爷奶奶,他们手里说不定有枪,咱们还是先小心点,听听里面的情况再说。” 听说有枪,五个老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恐之色,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林昆站在门口,仔细的听院子里的声音,就听一阵悉率淫荡的男人声音从屋里传出来—— “这主意可真特么的不错,找这么一个穷旮旯的地方回归一下大自然,来它一个美女与猛男,而且还是三个猛男,把整个过程拍下来再发到网上……” “哈哈,这想象就够刺激的,还从来没这么玩过呢,这可多亏了张哥的主意!” “你们两个少说两句,快把摄像机给我搭好了,我要的是全方位无死角的拍摄,就和进口的岛国a片一样,无论从哪个角度都能看的到。” 缓了一口气,这个声音继续说道:“我说你们俩还行不行了,不行的话我先干了,憋了这么半天都快要憋爆了,你们俩就拍在我后面吧。” “张哥你先干……” ——呜呜…… 里面又传来了一阵女人的呜呜声,听着声音明显能听出来这女人是被堵住了嘴巴。这声音就是顾微的,此时顾微双手双脚都被困住,蜷缩在棚户房的墙角,眼神里充满了惊恐与绝望,她守身如玉二十多年,可不想就被这三个混蛋就给糟蹋了,被称作张哥的那个男人她认得,正是前段时间在南山路上被林昆打了一顿还砸了车的二流纨绔,另外两个都是他找来的帮手,这三人蛇鼠一窝,眼神里的绿光一个比一个耀眼。 姓张的走了过来,满脸淫邪的笑意,两只手掌放在一起搓了搓,双眼绿光闪烁的看着顾微,淫邪的笑道:“臭婊子,在南山路的那天不是很嚣张么,这会儿你再给哥嚣张一个呀,哥就喜欢嚣张有反抗性的女人,压在身子底下有征服感,你现在表现的好点,哥待会儿让你好好的爽爽。” 说着,这个张姓的男人弯身下来就向顾微伸出了魔手,顾微自知无法逃脱了,紧紧的闭上了眼,瞬间两行热泪夺眶而出,滑过她那妖媚的脸颊。 砰! 突然一声巨响传来,紧跟着咣啷啷的一阵响,屋里屋外的所有人都被吓的一愣,周边棚户房院子里的狗汪汪的叫了起来。 林昆转过头,冲被吓愣的李老头道:“李爷爷,真不好意思,力气有点大了,我只是想把门给踹开,没想到一脚就把大门给踹飞了,等我赔你哈。” 李老头目光坚定的道:“小伙子不用,你去把里面那三个不要脸的流氓给狠狠的揍一顿,爷爷的这个门自己修理了。” 屋里的三个男人傻愣的看着门口的状况,顾微睁开了眼睛,当看到林昆的那一刹那,她眼眶中的泪水更加汹涌了,呜呜的含糊不清的喊着:“老公,你总算来了,你再晚来一点,我的第一次就不能给你了,呜呜……” 刚才的泪水是绝望的,此时的泪水是开心的,好在顾微的嘴里塞着东西,否则她刚才真情流露说出来的这番话,被人听到了还不得羞死她。 张姓的小青年看到林昆后,脸上的表情霎时间变的煞白,这完全是被吓的,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这是一次被林大兵王给揍了,一辈子都害怕。 另外两个小青年压根就不认识林昆,一看林昆单枪匹马,身后就跟着五个老头老太太,眼神里闪过一丝不屑,叫嚷着就冲林昆骂道:“小子,识相的话赶紧给哥几个滚开,别特么的在这碍眼,否则叫你后悔都没地儿去!” 林昆脸上挂着微笑,浅浅淡淡,摆明了就是没把这三个小青年放在眼里,见到顾微没事他也就放心了,从兜里掏出根烟叼上,然后趔趔哒哒的就走了过去。 “我操,老子跟你说话你没听到么,真不怕死的话信不信老子废了你!”刚才吼叫的小青年暴怒,眼前走过来这个一身痞气的家伙显然没把他的话放在眼里,说着他随手就从兜里抽出了一把匕首,明晃晃的匕刃闪耀在空气中,还对着虚空比划了两下,刀光剑影寒光凛凛。 林昆掏出打火机将烟点着,吐出一口烟气吊儿郎当的就冲这小青年笑道:“给你一次机会,马上跪下来说‘我错了’,今个我就放你一马。” 这小青年怒眼圆睁,张嘴就大骂道:“错你妈,老子我废了你!”说着,一个箭步就向林昆冲了过去,手里的匕首反握在手里,蓄满了力道就向林昆扎了过来,匕首的寒光子在空气中划过一道阴森凛人的轨迹,直奔着林昆的脖子就扎了下去。 大门外站着的五个老人全都替林昆捏了一把冷汗,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紧张,他们一辈子都是老实人,什么时候见过动刀子的这种阵仗。 眼看着匕首就要扎到了脖子上,林昆不急不忙的一抬脚,看似不急不忙的抬脚,可这脚真的抬起来之后,却如闪电一般迅捷,整条腿在空气中留下一道虚影,冲着小青年的裤裆就踢了过去。 如果将时间放慢到十分之一,就会清晰的看到,林昆脚上的速度明显比匕首的速度快,而且快的还不是一星半点;就听砰的一声响起,隐隐伴随着一阵鸡飞蛋打的碎裂声,握着匕首要置林昆于死地的小青年‘啊’的一声惨叫,脸上的表情在这一瞬间变的滑稽而又那么的痛苦,两只眼珠子瞪的老大,凸出的眼珠子上满是血丝,脸色瞬间变的乌黑铁青。 当啷一声,匕首掉在了地上,小青年捂着裤裆原地狂乱的蹦了起来,边蹦边歇斯底里的嚎叫着,声音是越叫唤越细,跟古代皇宫里的公公越相似。 门口的老人们在心底松了一口气,屋里的另外两个小青年,全都吓的有些傻眼了,按个张姓的小青年本来就害怕林昆,现在是更加的害怕了,另一个小青年没有选择坐以待毙,从旁边抽出了一根胳膊粗的木棒,挥舞着就向林昆抡了下来,那棒子被舞的呼呼作响,从林昆的侧面就砸了下来。 门口的老人们这时马上又提起了一口气,手心里又开始为林昆捏起了冷汗,在他们看来,林昆刚才一脚踹趴下持着匕首的小青年算是侥幸,这一次可就没那么好运了,可结果却大大的出乎了他们的预料,就在那跟棒子眼看着就要砸在林昆头顶的时候,他快速的一个转身,几乎刚才如出一辙的踢腿,还是那样砰的一声夹杂着鸡飞蛋打的脆响…… “啊!” 持棒的这个小青年的脸顿时墨绿了,两只眼睛差点凸出来,脸上的表情因为痛苦而拧作了一团,手中的棒子落地,喉咙里的惨叫撕心裂肺,两只手捂着裤裆高高的跳了起来,仿佛要一竿子直接蹿到太空去。 门口的老人们这时又松了一口气,看向林昆的目光里充满了不可思议,这小伙子也太牛了吧,赤手空拳的踹飞了两个手持器械的流氓,真是大快人心啊! 现在还剩下最后一个小青年,就是那个张姓的小青年,林昆一脸淡然微笑的走过去,这厮还站在顾微的身前,脸上的表情煞白,眼神颤栗不安,咂巴了一下嘴咽了一口唾沫,可还是觉得嗓子干涩的难受,嘴唇动了两下,道:“大哥,我……” 啪! 不等他把话说完,林昆的巴掌已经扇在了他的脸上,直接把他打的原地一个旋转,呼通一声撞在了旁边的木柱上,脑袋直接被磕出了血。 “大哥,我……”张姓小青年捂着脑门转过头,继续向林昆说道,结果还是不等他把话说完,林昆反手又是一个大巴掌抡了过来,直接又是一声脆响,张姓小青年顿时感觉天旋地转,呼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大哥……” 张姓小青年还是想要开口讨饶,结果林昆的大脚板子已经钉了下来,死死的踩在他的胸口上,直接踩的他胸口憋闷,一股热血喷了出来。 林昆嘴角阴森的一笑,“这世界上有一种人,叫你给他留了机会,他却不知道珍惜,反过来还要来报复,遇上别人是什么结果我不知道,但既然你遇上我了,那你就自认倒霉吧,上次我放过你一马,你特么的还反过来想碰老子的女人,今个老子要不把你废了,老天爷都看不过去!” “大哥大哥……”张姓小青年连声喊道,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恐惧,他明白林昆口中的‘废了’是什么意思,地上躺着惨叫的那个两个小青年就是废了,以后做不成男人只能当太监了。 林昆根本不听这张姓小青年废话,抬起大脚板子冲着他的裤裆就踩了下去,这一下不是一脚,而是两脚,两脚的力道一脚比一脚大,这是要废的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