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九十四章:进贼了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九十四章:进贼了

离开柳家酒坊,已经是半夜了,林昆开着车在大街上闲逛,也没急着回住的地方。 点了一根烟,在放上一首老情歌,这漫漫长夜的街道,仿佛一下子变得深情起来,那一盏盏昏黄的路灯,像是变成了一个个硕大的瞳孔,就这么静静地向他凝望。 东山省的沈家,燕京的彭家,挨打的沈烈,以及有幸结识的两位兄弟——铜山、铁山。 烟灰散落,林昆那喝了太多却不见醉意的脸上,此时挂上了一抹疲惫,他有些想家了,那里有他爱的女人,有他可爱的儿子,红颜倾城一颦笑,便足以令他舍得下满城的灯红酒绿,将静瑶和儿子一起抱入怀里的一瞬间,便仿佛拥抱了全世界…… 这本是普通家庭很容易得到的,可此时在他这个顶天立地、屹立于东北的大枭身上,却好似变成了奢望,他有太多的敌人要去面对,他有太多的弟兄要去安排,如今东三省表面上貌似统一,可黑河省、吉森省的情况都不是很稳定,尤其黑河省,那些表面上看似归从他的大佬们,又有几个是真的铁心丹心…… 甚至,就连结为同盟的车家,如今也是看在他手中所掌握的资源上,假以时日,那些来自燕京大家族的力量,迫使他失去了手中的筹码,那车家还会站在他这一边么? 大千都市,生死与共的兄弟难得,利益相关的盟友易得,当一个人失去了现如今的所有,才会真正明白最珍贵的是什么吧。 林昆深呼了一口气,将手里的烟头掐灭,就准备开着车回中港市,沈城与中港的距离,大约是六个多小时的车程,路上他狂踩油门,应该趁着天亮以前能到家。 刚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就见路边停着警车,在那儿排查酒驾,林昆本来没当回事,可一想到自己今天晚上喝的那些酒,估计真要是被拦下来,肯定会有麻烦的。 毕竟这都大晚上了,总不能给韩唯政或者余宗华打电话吧,又或者是那个交警队的小警花江小惠,只能在警局挨到天亮。 林昆车速不减,交警都是抽查的,只要他不表现出的太异样,不引起警察的注意,外加上点运气的话,应该可以蒙混过去。 可天不遂人愿呐,幸运女神今天晚上明显不青睐他这个有夫之妇,就在车子刚要从路口中间驶过去,站在路边拿着一个黄色的牌子拦车的交警冲他挥了挥牌子。 “停车,请配合。” 这交警很年轻,穿着一身夜晚执行任务的荧光马甲,来到林昆的车窗边敬了个礼,笑着说:“先生,请打开车窗。” 林昆笑着点点头,脑袋里快速思索着该怎么办,他可不想被抓进交警局里待一个晚上,手上慢慢的摁下了车窗,出乎意料的是,外面站着的年轻民警没有拿出酒驾测试仪,而是手里拎着这个红色的塑料袋,笑着说:“先生,这是在你车前面发现的,应该是你不小心在什么地方挂上了,以后开车前要多检查一下前后,像你这种挂着塑料袋,又恰好是在车牌的位置,很容易会被当做故意遮挡车牌来处理的……” 年轻的交警说完,礼貌地又敬了个礼,林昆只把车窗摇下了一个不大的缝隙,他的脸色看起来没什么异常,可车里头却是浓浓的酒精味,要是被这年轻的交警给嗅到了,那肯定就麻烦了。 林昆心中庆幸,就准备拉上车窗,可年轻的交警突然嗅了嗅鼻子,脸上的表情警惕起来,看着林昆道:“先生,怎么这么大的酒味儿?” 林昆心里头一个激灵,马上摁下了车窗,大咧咧的冲交警笑道:“警察同志,别紧张,我这里车里有一瓶酒洒了,这味儿不知道啥时候能散呢。” 怕这交警不信,旁边的副驾座下刚好有一个空酒瓶子,他顺手就拿了起来给交警看,这交警显然没那么好糊弄,皱着眉头道:“先生,你先在这儿等一下,你喝没喝酒我不知道,测一下就清楚了。” “这……” 不给林昆说话的机会,年轻交警已经挥手向不远处的同事喊道:“大周,麻烦把测试仪拿过来给我用一下。” 林昆心中顿时苦笑,得嘞,今天晚上是注定要去警察局过夜了,不过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旁边的几个交警正在给一个司机测试,结果这司机十分的不配合,还从车上拎起了一个双截棍攻击几个交警,瞧这醉酒司机那一顿眼花缭乱的耍着双截棍,还真有那么几分武术大师的架势,愣是把接交警给逼地一退再退。 站在林昆车旁的年轻交警一看这情况,当即两条浓眉一竖,快步的就跑了过去,这小伙子估摸着也是刚参加工作不久,体内还有着一股子刚烈之气,只见他距离那耍双截棍的哥们还有三五米远的时候,突然凌空一个跳跃,很帅气的一记飞踹就直奔过去…… 呼通! 一声闷响,耍双截棍的哥们喝得太多,脚底下不由的一个趔趄,身子就往旁边闪了一下,可他这一闪不要紧,那已经飞身而起的交警小伙子直接踢了个空,然后呈一个一字马的姿势,重重摔在了地上。 额…… 不用亲身体会,光是看着就觉得疼啊,摔在地上不要紧,估摸着还磕了蛋,瞧这交警小兄弟脸涨成了猪肝色的模样,一双眼珠子瞪得大大的,那耍双截棍的哥们儿,以及周围的交警们全都愣住了。 林昆一瞅这情况,那还等什么呢,脚底下油门轻轻的一踩,suv缓缓的启动起来,一字马骑在地上的年轻交警看见suv溜了,张开了嘴想要喊住,可他这一张嘴,喊的不是停车,而是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叫…… “啊!!!” 看着后视镜里的年轻交警,林昆这心里头还真有些过意不去,不过也没办法啊,谁让他那么喜欢凌空飞脚。 suv在沈城城里上了高速,上了高速后便是一路疾驰,油门轰到最大,这一路上几乎就没怎么踩刹车,等到天际掀起了一抹鱼肚白的时候,从中港市的高速公路上下来。 早上,楚静瑶迷迷糊糊的还在睡梦中,却是被澄澄用小脚丫给踢醒了,她昨天晚上熬夜看文件,睡得比较实,睁开眼睛就见澄澄一脸紧张的表情,小声地说:“妈妈,楼下好像有动静,是不是进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