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九十二章:十八十六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九十二章:十八十六

铜山和铁山脸上的表情一愣,回头向身后看了看,除了吧台后正低着头敲算盘的店伙计别无他人,两人不可思议的看着柳如烟,“女掌柜,你是在和我们说话?” 柳如烟微笑着没有说话,林昆放下酒碗站了起来,看着两人笑道:“美酒当然要配英雄,佳肴赠知己……请吧,两位!”抬起手向楼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柳如烟走在前面引路,林昆和铜山、铁山三人跟在后面,踩着那故意做旧的楼梯,发出一阵吱嘎吱嘎的声音,铜山咧开嘴冲林昆尴尬地笑了一下,“林先生,这要是踩坏了,卜永培吧?” 林昆哈哈一笑,“铜山大哥,你太玩笑了,刚才在楼下,只不过是随口说说,什么赔偿不赔偿的千万不要当真。” “随口说说?”铜山和铁山一起看向林昆。 柳如烟笑着说:“酒菜已经备好,请入座吧!” 铜山和铁山一起循着柳如烟所指的方向看去,整个二楼的装修干净整洁,重要的是除了正中央的位置摆放了一张方桌外,再没有其他任何的桌椅板凳。 铜山和铁山坐了下来,心中还是有些没底儿,柳如烟亲自拿出了一坛老酒,酒上贴着的红纸用黑色的毛笔字写着——女皇红。 “女皇红?”铜山和铁山同时不解起来。 柳如烟笑着说:“两位,别看这酒坛的外观老旧,像是少说三十五十年的窖藏,实际上只是三个月前的窖藏。” 铜山和铁山同时一懵,“这……假酒?” 柳如烟笑着说:“现在的人多喜欢追求多年的窖藏,可窖藏的就一定是好酒么?真正能够经过岁月洗礼,而沉淀出酒香酝酿的必然本身就是酒中精粹,一些劣质的酒水窖藏之后,只会徒增浑浊……我这女皇红,只是为了市场上多数人的口味,不过我敢说,普通窖藏三五十年的名酒,也不一定有它的……” 啵! 说着,柳如烟青葱玉指一用力,将酒塞子拔了起来,顿时一股浓郁的酒香四溢,比之方才打开的女王红不知道浓郁了多少倍,更难得的是,这就酒香光是轻轻地一嗅,就有一种醉入南柯的神往…… 铜山和铁山同时摘下了墨镜,瞪大着眼睛看着坛中的酒,口中惊呼:“佳酿、好酒……不不不,应该说是仙酿!” 林昆笑着说:“美酒赠英雄,佳肴送知己,很高兴两位也是爱酒之人。” 铜山和铁山马上意识到有些失态,尴尬地笑道:“林先生,见笑了,我们这些年虽然深藏在东山省的大山里习武横练,可祖上可都是地道的大兴安岭人,打小我们两家就交好,家里的长辈饮酒,我们俩也会偷偷的沽上一勺子。” 铁山也笑着道:“我们俩最丢人的一次,偷喝了铜山爷爷泡的虎鞭酒,当时……” 铜山马上瞪了他一眼,“这事儿就别提了吧。” 林昆哈哈一笑,道:“来,干一碗先!” 柳如烟已经替三人倒好了酒,那酒水呈琥珀色,浓香再一次扑面而来,铜山和铁山马上迫不及待地端起了酒杯。 铛…… 酒碗碰撞在一起,紧接着三人便是一仰而尽,黑色的古朴酒碗,少说也有三两陈酿,三人就这么一口干了下去。 铜山抹了一下嘴巴,大喊了一声:“痛快!” 铁山喊道:“爽!” 接着,两人一起拱起手,向林昆道谢:“林先生,多谢款待,不然的话,我们俩这辈子恐怕都难喝到这么好的酒!” 林昆笑着说:“两位谦虚了,瞧两位的年龄应该比我长些,就称呼我林兄弟吧。” 铜山和铁山脸上又露出一阵尴尬,互相看了一眼,铜山开口道:“林大哥……” 林昆挑眉疑惑,铁山解释道:“我们俩的年纪不大,不过练习横练功夫,必须要以药水浸泡身体,所以相貌老气了一些,我们的年纪应当没有林大哥大。” “哦?”林昆和柳如烟同时诧异起来。 铜山咧嘴尴尬的笑:“我今年刚十八。” 噗…… 林昆捱在嘴里的一口酒直接喷了出来。 “我十六……”铁山也是咧嘴笑道。 “咳咳……”柳如烟也不适应的咳了起来。 林昆和柳如烟一起瞪大着眼睛,看着两人道:“两位兄台不会是真的吧?” 铜山哈哈大笑:“开玩笑的,调节一下气氛嘛,我今年三十一,长你几岁。” 铁山也是哈哈大笑,“我今年三十。” 林昆也是哈哈大笑,端起了酒碗,“敬两位的‘皮’,常言道不打不相识,我们今天也算是正式相识,我林昆喜欢结交天下英雄,结交善缘……干!” 铜山和铁山也一起端起酒碗,道:“我们两人也很敬佩林大哥,武道一途,我们只崇拜强者、仁义之辈,所以不要在乎年纪,我们甘心称林先生大哥!” 林昆道:“这……” 铁山道:“林大哥,如果你拒绝,那我们怕是不能做朋友了,这酒也不能喝了。” 铜山道:“对,铁山说得对!” 林昆无奈,只得认下了这个称谓,道:“好,那我就托个大,满饮这一碗!” 酒逢知己千杯少,一坛五斤装的女皇红,竟然就被林昆和铜山、铁山三人喝个精光,借着酒精彼此袒露心声,铜山和铁山说,他们来沈城之前就听过林昆的名声,不过他们不相信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能有此番统一东北的手腕,肯定是暗地里有一些见不得光的勾搭,比如凭借着背后的某方实力,另外他们也不相信,一个江湖大佬能将东三省给管理的井井有条,当得上仁义二字,很简单的一个道理,既然实力笼罩了整个东三省,手底下必然有一干的兄弟,混江湖的不收保护费,不牟取不正当的利润,如何养活这一干人? 可当他们到了沈城,这一路上听闻,再加上和林昆交手之后,又到今天喝了一顿大酒,他们对林昆是打心眼里佩服了,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抛弃年龄的界限,放下自身的身段称林昆一声大哥。 三人聊得开心,林昆也起了爱才之心,这天底下功夫高的人不少,仁义正气的人也不少,可既有身手又具备仁义正气之辈实在是太少了,于是林昆试探地问:“不知道两位以后有何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