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九十一章:得交税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九十一章:得交税

我靠! 不会运气这么差吧…… 铜山和铁山脸上的表情一怔,虎躯一震,那僵滞的脸颊上顿时抽动起一抹苦涩。 “林先生,这……”还是铜山先开的口,他声音沉闷,可也难掩其中的慌张。 “这是个误会?”林昆面带微笑地说道。 “对对对,误会!”铁山赶紧接过话头。 林昆看了看周围打砸的一片狼藉,还有那角落站着的两个被打伤的店伙计,眉头不由的一挑,“我也觉得是误会,可这误会好像有点过了,你们说呢?” 铜山和铁山的脸色更加难看,这要是对上了别人,他们兄弟俩怎么可能这么低声下气,大不了就抡起了拳头硬碰硬呗,反正老子一身横练武术纵横天下难逢敌手。 可他们面对眼前这个高高瘦瘦,一看上过去没什么与众不同的男人,是真没自信啊,单打独斗几乎被踩在了脚底板下虐,合在一起最多多抗上两招呗。 林昆咧嘴一笑,“两位,紧张了?” 两人身材高大,挺大个老爷们的必须爱面子,想都不想便连连摇头起来,“没有……” “那二位脑门上的汗……”林昆笑着说。 铜山和铁山赶紧摸了一下额头,那坚硬的皮肤下,竟渗出了一层光亮的汗渍。 “天儿……好热啊。”铜山一边挥舞着他的大巴掌,一边抬起头望向天花板。 “是啊,太热了,都要热死人了。”铁山也跟着附和,挥舞着他的大巴掌。 瞧这师兄弟俩的模样,林昆心里头也是忍俊不禁,脸上却是淡淡一笑,道:“可以了二位,既然是误会,那就解开……” “怎么解?”两人同时将目光落向林昆,神色之中有着一抹慌张,也有着一抹期许,如果能用和平的方式来解决,那他们求之不得,可要是…… 师兄弟俩的心底同时打了个哆嗦,后背上的凉气噌噌往外冒,额头上的汗珠更汹涌了,巴掌扇来扇去都不好使了。 “东西是你们砸得,所以理应你们来收拾,人是你们打伤的,这医药费、误工费,我算算啊……”林昆看向柳如烟。 柳如烟马上会意,冲身旁的伙计要来了计算器,滴滴答答地一阵计算后,一副公平公正的模样说:“三十六万。” 铜山和铁山眉头一挑,“干啥玩意儿这么多,我们兄弟俩只是打了这两个店伙计一巴掌,又没使多大的劲儿。” 柳如烟马上童叟无欺地开始给两人解释起来,“医药费、精神损失费、名誉费,再加上他们在我这儿的岗位津贴……” 一顿乱七八糟的费用说完,柳如烟还一副‘我很公道’的模样,说:“两位,这我已经是给你们打了八八折了。” 铜山和铁山黑着脑门,目光看看柳如烟,又看向了林昆,明知道这娘们是在宰他们,可他们敢说一个不字么? 可就在他们就要认栽之际,柳如烟又开口了,“两位,请稍等一下,我算一下你们砸了我的店面应该赔偿多少。” 铜山和铁山瞳孔猛地一缩,“……” 柳如烟又是拿着计算,滴滴答答地一顿按,然后抬起头,那闪烁而又风情万种的大眼睛,含笑地看着两人道:“一共是一百八十八万八,打了八八折。” “咳……” 铜山忍不住心痛地咳嗽一声,感觉喉咙有点咸,他和铁山是横林高手不假,可师兄弟这么多年,都是躲在山里练武,从来也没出世赚过一分人民币,身上的这两套西装,还是此行出山沈家给配的,而且沈家答应,只要这次来沈城的事情办得顺利,一人给他们一百万。 现如今,事儿没办成,这一百万肯定没着落了,继算是有着落,两人加在一起二百万,也不够赔柳如烟开出来的一百八十八万,外加上员工的三十二万。 况且,那二百万就算到手上还得交税呢,他们可不能做某冰冰,偷税漏税上头条,他们俩久居深山没后台,可不能像人家那样罚钱了事,万一再被判个三五年,或者十年八年的可咋整啊,总不能怀揣着一身本事,去监狱里给犯人们当体育老师吧,太特么窝囊了。 铁山的脸色,一瞬间铁青的像锅底,天底下已经没有后悔药可以吃了,祸是自己闯下的,咬碎了门牙也得认下。 师兄弟俩互相看了一眼,霎时间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道:“我们……认了!” 林昆招呼着众人散去,明白林昆的身份,大家伙哪敢不从,毕竟谁都不愿意在这样一位江湖上的大人物的面前放肆。 林昆叫住了之前和他同桌的三人,就在这七号酒坊里扶起了一张桌子,打开了那坛女王红,而柳如烟马上招呼店伙计,给上了一桌丰盛精美的菜肴。 三人诚惶诚恐,最初不知道林昆的身份,还和他闲聊瞎扯几句,现在知道林昆的身份,说话的时候字字斟酌,生怕哪一句说错了,惹得这个大人物不高兴。 铜山和铁山二人在坊里收拾,两人身材高大,干起这种收拾狼藉的活儿看上去有些诙谐,但两人都是撸起了袖子埋头苦干,赔不赔钱的先不说,至少现在应该把这屋子给收拾出来。 闻着那飘来的酒香,两人肚子里的馋虫早就被勾起来了,本来就没吃什么东西,再有那精美丰盛的菜肴,就更别说了。 苦啊…… 两个大块头墨镜后的双眼虽说没涨满泪花儿,可这心底却已经是两行清泪。 越想越觉得自己这次出山不利,早知道出山前应该翻一翻师傅传下的那本老黄历。 和林昆同桌的三人,品尝着那女王红,身心皆被深深地陶醉,不时的感叹着时间竟然能如此浓郁芳香的佳酿。 但三人又不敢多贪杯,一个喝了小半碗之后,就推说不胜酒力起身告辞了。 柳如烟一人送了三人一坛子女儿红的佳酿,三人连连道谢,还提出要花上一些钱,但都被柳如烟拒绝了。 柳如烟送走这三人,林昆坐在屋里自顾自地饮着酒,铜山和铁山两兄弟这时也基本上收拾完了,两人一起来到林昆的面前,脸上还淌着汗珠呢,铜山搓着一双大手,态度客气地说:“林先生,这屋子已经收拾完了,你看……” 铁山接过话头,一脸为难,“林先生,我也不瞒你了,我们兄弟俩没那么多钱。” 林昆仰头干了一大口的酒,并没有说话,柳如烟这时从门外笑着走进来,向铜山和铁山做了个手势,“两位大哥,楼上已经备好了酒菜,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