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九十章:吓了一跳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九十章:吓了一跳

(第二更) 这店伙计慌里慌张,额头上正往外渗着血,由于跑得太快,汗水也淌了下来,和那鲜红的血水混在了一起…… “怎么回事?” 柳如烟开口了,她那满是妩媚万千的脸颊,一瞬间变得冰冷起来,此时她不再是那个只是一眼并足以令诸多男人沦陷的尤物,而是一个冰冷、手握生杀大权的女王。 店伙计大口的喘了口粗气,道:“七号坊里有两个疯子,正在不停地打砸,说今天要是不给他们拿出女王红,就……” “就怎么了?” “就要把我们整个柳家酒坊都给砸了!” “呵……” 柳如烟脸上并不慌张,目光看向了林昆,而屋里的其他人本来就都等着凑热闹,此时又猛然想到了江湖上的传说,这位女掌柜的男人可是个大人物啊。 林昆站了起来,将女王红托在手里,向那店伙计看了一眼,这店伙计这时才意识到林昆的存在,目光相对的一刹那,差点忍不住的呼出声音:“林……” 林昆笑着打断他:“走,过去看看吧。” 店伙计马上恭敬地应了一声,便躬起了身子在前面带路,柳如烟伴在林昆的身侧,其他的两个随从又跟在她的身后。 一行人没有出后门,而是从前门出去,屋里一干愣住的众人面面相觑,最终也都随在后面,前去那七号坊凑个热闹。 其中,和林昆同桌的三人最为积极,林昆刚才可是答应他们要请他们喝酒,比起看热闹,他们更在乎的是这顿酒。 七号坊里早就是一片凌乱,众人为了躲避两个闹事者的伤及无辜,全都退了出来,刚到门口,就听里面叮咣的一顿砸,并且有两个上前阻拦的店伙计,都被打的退到了角落不敢吱声。 闹事的两个人身材异常高大,大热的天居然穿着西服,一个一身黑色的西装,另一个一身土黄色的西装,还都戴着大墨镜。 两人一边抡起了桌椅板凳打砸,一边口中怒吼着:“md,今天见不到女王红,老子就把这里给砸得底儿朝天!” 林昆一看到这两人,马上就认出来了,这不是铜山和铁山么,他们俩怎么跑到这儿来了,不应该是和那沈烈一起么? 不过,转念再一想,铜山和铁山本就是因为师傅受过沈家的恩惠,所以才帮忙,既然西阳镇上的事情已经了了,和那沈烈分道扬镳也就没什么奇怪了。 林昆刚要冲两人喊一声,柳如烟见自己的地盘被砸得一片狼藉,还打了她的店伙计,顿时就一股怒火冲上了头顶,从林昆的手里接过那女王红,大步的走进了七号坊里,对着两个正砸得起劲儿的大块头道:“两位住手,女王红来了。” 随着柳如烟开口,那曼妙的声音响起,正抡起了桌椅板凳的铜山和铁山停了下来,回过头向柳如烟看了过来,女人固然是美,可两人的目光直接落在了酒坛子上。 柳如烟将坛子上的封口一扯,嘭的一声轻响,坛口打开了,酒香顿时四溢而出。 铜山和铁山嗅了嗅鼻子,脸上一副陶醉神往,也不光是他们二人,门外站着的一群人,借着一阵小风从堂里吹过,将那浓郁沁人心扉的酒香带出,也都是不由的嗅起了鼻子一脸的陶醉…… 铁山性子较急,伸手过来就要夺柳如烟手中的酒坛,并且这厮已经馋的哈喇子直流,还大咧咧的舔了一下舌头。 真是,有损形象啊! 柳如烟脚下莲步轻轻地向后一挪,让铁山扑了个空,她嘴上莺莺一笑,道:“两位大哥何必这么着急,想喝女王红可以啊,平时拍卖的价格不等,有三百万,也有五百万一坛,两位竟然动了粗,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那我也不讨价还价了,一个亿这酒就归二位了,我还可以多送上一些精美菜肴,就是让我亲自给二位斟酒都可以。” 铁山愣住,铜山也愣住,两人墨镜后的一双眼睛,皱起了眉头盯着柳如烟。 铜山沉声开口:“女掌柜,你这是要耍我们兄弟么?” 铁山也道:“一个亿,没有!” 柳如烟淡然浅笑:“二位,你们两位是客人,我是店家,咱们做生意的讲究公平交易,我要价一个亿,你们如果喝得起小女子欢迎,如果喝不起呢,小女子也没有任何要强卖的意思,既然没有一个亿,那这女王红两位是尝不到了,那接下来我们是不要谈谈二位打砸了我的酒坊,又打伤了我的伙计这笔账呢?” 铁山恨恨不满地道:“你这女人果然不讲理,卖给别人三五百万,为何到我们兄弟这儿就要一个亿!我可告诉你,咱们兄弟都不是善良的人,你和我们兄弟玩混的,可别怪我们兄弟……” 不等铁山说完,柳如烟黛眉一挑,满脸冰冷,“这位大哥,你这话里的意思我可就不同意了,就好像你们不是善良的人,我柳如烟就是善良的人了,今天要么一个亿,要么就留下你们的一只手,不然的话,想要离开我这地儿……” “好大的口气!”铜山一声怒吼,大步向前。 柳如烟不慌不慌,冲着身后的人群喊了声:“再不出来,难道要看着我受欺负?” “咳……” 应声,林昆轻咳了一声,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冲铜山和铁山喊了一声:“两位住手。” 铜山和铁山面目凶煞,闻声向林昆看了过来,当看到林昆的第一眼,两人的第一反应竟是不由的向后趔趄了一步,那浑身颤抖的模样,显然是受惊不小。 “林……” “林先生!?” 铜山和铁山开口,脸上的紧张之色更浓,林昆可是红口白牙的和他们说过,以后要是再碰到了,手下就不一定留情了。 眼下的情况很明显,林昆站了出来,而且是站在柳如烟的身旁,林昆身姿挺拔,方才冷艳机智的柳如烟,此刻仿佛小鸟一般轻轻地靠在他的身侧,两兄弟的内心里顿时一阵苦涩,不会这么点儿背吧,居然又得罪到这小子的头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