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顾微有难(1)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七十八章:顾微有难(1)

第二百七十八章:顾微有难(1) 金元宗闭上了眼睛,金凯惊疑过后也不再说话,而是皱紧了眉头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但他心里清楚的明白,爷爷说的话是绝对不会错的,他的心里不知为何隐隐作痛,这三年来他可是一直真心对待小优的,甚至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看待,没想到她居然是暗害自己的主谋。 金凯点上了一根烟,咬在嘴里满脸郁闷的抽着,金元宗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道:“我的年龄大了,不可能保护你一辈子,有些事情你必须亲力亲为,这回你算是捡回来一条命,下次可就没这么好运了,身为我金元宗的孙子,富贵荣华享受的同时,暗中也蛰伏了数不尽的杀机,爷爷希望你能明白,你是咱们金家唯一的传人,务必不能有个三长两短。” “知道了,爷爷。”金凯低下了头,满含歉意的说:“让爷爷操心了,对不起。” “我累了,去休息一会儿,至于那个小优,我没有下杀手,你应该还能找到她,她一直以为多年前是我杀了她父亲,我金元宗可以对天发誓绝对没有。”金元宗站起身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下,稍稍的回过头说:“你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找个女孩生个孩子了。” 金凯低着头应了一声,“知道了,爷爷。” 金元宗的眉头突然一挑,语气严厉的说:“你别再敷衍我了,有生之年我希望能抱上重孙子,你如果不想你爷爷我这辈子留下遗憾,最好抓点紧。” “爷爷,这事儿……” “你小子别跟我找理由,就你成天的那点破事我还不知道?你小子几乎天天做新郎,夜夜换新娘,就不能找一个踏实的姑娘给我生个孙女!?” “爷爷,我……” “你什么你,你是想把我气死,还是想让我死不瞑目,我限你一个月之内给我消息。”金元宗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下,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杀小优么,一方面是因为她被蒙在鼓里不知道真相,另一方面我也看的出来,那丫头对你应该是有意思的,只可惜她的复仇心太强,盖过了对你的爱心,我觉得那个姑娘不错,有机会你去把人家找出来。” “……”金凯一阵的无语,道:“爷爷,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她都要杀我了,你还替她说话,还有什么叫那个姑娘不错,你不会是想让我和小优生孩子吧,三年多了我可是一直都把她当妹妹来看待的,我们俩要是那个啥了,岂不是成了乱伦了么,不行不行,这个坚决不行!” “行不行你自己说了算,反正我限你一个月之内,给我带来消息,否则我就将金家的产业立下遗嘱,等我死了之后全部捐给社会,也算是做善事了。” “爷爷,你是认真的么?”金凯苦着脸问。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和你开过玩笑。好了,我累了去休息了,你自己看着办吧。”金元宗转过身施施然的离开,留下金凯苦的整张脸都快瓦解了,这老头也太蛮横了吧,就这么就让自己去找女孩生孩子。 林昆正躺在凤凰高级会所的大办公室里,最近的半个月他没事都会来这儿待上几个小时,一方面是为了消遣,这凤凰高级会所里有挺多好玩的,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全面了解一下会所里的状况,以便知道日后该怎么发展。 虽然凤凰高级会所现在有刘刚坐镇管理经营,但将来真正的发展方针还是需要林昆来定的,蒋叶丽已经明确变态,不想干预凤凰高级会所的管理,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了林昆,也就是说这凤凰高级会所名义上是属于百凤门所有,实际上却是林昆的产业,不过林昆也没想过这到底是谁的啥产业,他只是在心底画下了一个蓝图,而这凤凰高级会所只是蓝图初期的一部分。 林昆难得有兴致叼了根雪茄,刚抽了一口手机就响了起来,电话是李春生打过来的,这厮最近一段时间都在忙着谈恋爱,晚上连苏有朋都不去接了,都是他老姐派人去接的,自然也就没有时间联系他这师傅。 电话里,李春生说他和王倩打算订婚了,听到这个消息林昆一点也不吃惊,随口问道:“什么时候订啊?” 李春生直接回了一句:“后年5月21号。” 林昆脑门顿时一黑,要是李春生这厮现在就在他的跟前,他肯定会毫不客气的把雪茄砸在这厮的脑门上,最好给他烫出个大水泡来,丫的后年的5月21号,订个婚一竿子就支到了后年,现在通知老子干毛啊! 李春生嘻嘻哈哈,也没说个正经事,就是说有空过来看看林昆,然后就挂了电话。 林昆也是让他这个脑袋不咋好使的徒弟给败了,自己这一天天的无处消遣,那小子可倒好,没事来竟然消遣他这师傅来了,一句话就是欠收拾了。 这边刚放下手机,砖头状的山寨手机嗡嗡的震动了两下,是一条短信,翻开来一看是顾微发过来的,简短的只有一行两个数字,后面跟着三个字母——sos。 林昆眉头一皱,这是什么情况,前面的两个数字是13986,他直接用手机拨了过去,这几天他没有和顾微见面,但顾微总给他发短信打电话,几次约他出去坐坐,他怕自己被这个妖冶的女人给吃了,都没有答应。 咱们的林大兵王也是够另类的,别的男人倘若要是有美女约的话肯定是求之不得,他可倒好,往后一缩缩全都给拒绝了,这也算是一种范儿吧。 电话没有拨通,提示音是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林昆随手把电话往沙发上一丢,笑着自语道:“呵,这还跟我玩失踪呢。”话刚说完,忽然一阵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这种不好的预感极其的强烈,过去每次出任务遇到什么不测的时候,林昆都能提前的察觉出来,他的这种对于危机而敏感的能力,一直都是极其的敏锐,队友们有时候也都叫他危机活雷达,就因为他对危险的这种超强的察觉能力,曾将他和他的队友从九死一生当中拯救出了无数次,所以对自己的第六感,林昆一向是坚信不疑的。 “难道她出事了!?” 林昆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把手里拿在了手里,再翻开那一条短信重新的看了一遍,以他敏锐的洞察力,他马上就猜出了那两个数字的意思,赶紧打开了办公室里的电脑,打开了地图搜索,然后输入了139、86,结果他刚输入完,马上就出现了一个定位,是在北城郊区的一个地方。 林昆出了凤凰高级会所,急匆匆的就上了他的老捷达,老捷达已经被龙哥给修好了,龙哥那双手绝对是鬼斧神工,将整辆车重新修理喷绘的如新的一样,并且还在原来的老式中控台上改装了一个gps导航系统。 林昆将坐标输入了导航系统当中,导航系统马上就开启了,他一觉油门踩下,老捷达咆哮着就出发了,这一路上他也不知道自己闯了多少个红灯,中间给沈曼打了个电话,把地点告诉了沈曼。 大约半个小时候,老捷达开进了北城区郊区的一片低矮的屋檐地带,这附近完全是一片贫民窟的景象,这贫民窟不是政府造成的,而是一些非法的建筑聚集在一起,这里本来就是一片荒芜地带,许多个外地来的务工人员聚集在这里搭起了棚户区,离北城区周边的乡镇有十分钟的路程,距离北城区的市区边上有二十多分钟的路程,在这片棚户区的周围,还建起了不少的小型作坊,政府曾三申五令不让私自做小作坊,可这周围的情况屡禁不止,政府又没那么大的精力天天派人来盯着,所以这些个小作坊也就有了生存的空间,某种程度上这些个小作坊也解决了不少的就业问题,只要安全不出问题,政府也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临近目的地,林昆把车停在了一棵大树下,树旁坐着五个老人,两个老太太三个老头,看上去至少都有70多岁,五个老人看着林昆从车上下来,眼神中充满了好奇。 林昆左右察看情况,也没见到什么异样,按照地图上的指示,顾微发短信的地方应该就在前方二十多米处,可周围一片安静,没什么情况。 林昆笑着向五个老人问道:“爷爷奶奶,你们看到有什么陌生人来这么?” 五个老人家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一起指向林昆,“有。”说完五个老人一起笑了起来。 林昆脑门一黑,这五个爷爷奶奶也太调皮了,道:“爷爷奶奶,事情关乎人命,你们就别和我开玩笑了,你们看到有什么陌生的人来么?有一个女孩,长的很高很白也很漂亮,头发能有这么长,眼睛能有这么大……” 林昆尽可能生动的描述,几个老人听的很入神,等他说完了之后,一个满头白发牙齿掉光的老太太挥着手道:“我看到了,就在老里头家的院子里,三个男人带着一个姑娘,那姑娘长的可漂亮了,手好像被绑着,老李头问他们干什么,他们说是在拍电视剧,先借老李头家的房子用一下,还给了老李头二百块钱呢。”说着转过头冲一旁的一个干巴瘦老头问道:“老李头,是吧?” 被喊作老李头的老头从兜里掏出了二百块钱,皱巴巴的脸微笑着看着林昆说:“这就是他们给的二百块钱,没想到这辈子我的房子还能用来拍电视剧。” 林昆马上问道:“爷爷,你家在哪,快带我去,他们不是在拍电视剧,是要干违法的事情!” “违法的事情?”老李头听了后被吓的一哆嗦,道:“不行,我的房子里可不能干违法的事情,我这一辈子都做好人,临快死了绝不能让我的房子里发生坏事。小伙子你跟我来,我家就在后面的那条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