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八十五章:横练一派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八十五章:横练一派

(今天四更……二斗中午出去吃饭,喝了点儿酒,脑袋到现在还疼,实在是码不动了……) 林昆想的没错,横练一派历史悠久,在华夏的江湖之中一直都是正义的形象,铜山和铁山二人身为同门师兄弟,是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地助纣为虐的。 铜山跪下,那如同山丘一般的身躯,令人感觉不可思议,这不是一个铁铮铮的汉子,而是一个铜铮铮的大汉啊,普通人光是看到他这一身大块头,就会觉得惊吓骇人,可他此时却跪下了…… 蒋叶丽面色平静,可除了她之外的沈烈以及房间里的罗镇长的夫人和女人,全都震惊的张大了嘴巴,挨了大的铁山虽说心有不甘,可眼看着师兄都跪下了,再一掂量着自己的战斗力和眼前这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相差太远,索性干脆低下了头,沉声道:“我输了……” 林昆放过了铁山,和沈家之间的矛盾,目前来说还不至于他动手杀人,更何况铁山伤了王福几个人,也不过是硬伤,并没有致命和致残之类的重伤。 铁山还是有些不服气,抬起头看着林昆说:“我和那个胖子缠斗,身上有伤,不然的话……” 林昆目光陡然向他看了过来,铁山刚刚提起的一股不屈豪气,瞬间蔫吧了下去,声音也压低了三分,“不然的话……我,我至少能硬抗上你三招儿!” 林昆呵呵一笑,向铁山伸手过来,铁山以为他又要动手,马上紧张的向后缩了缩身子,旋即脸色尴尬的抓住林昆的手,林昆一用力将他高大的身体拉了起来。 沈烈心中极度不甘,来之前他大伯可是叮嘱过他,行事要低调小心,但也不能丢了沈家人的面儿,他可倒好,完全意会成了高调,于是乎走到哪儿都是一副老子是沈家人,就是牛掰的架势。 这一下可倒好了,让人叮咣的一顿暴揍,本来是腰杆挺直梳着中分头,现在却变成了佝偻着腰杆,中分变杀马特了。 林昆带着罗镇长的夫人和女儿离开,回过头看了一眼站在墙角瑟瑟发抖的沈烈,“你回东山省,替我向沈家的人带个话,不管沈家使出什么手段,我林昆都奉陪。” 沈烈低着头应和了一声,林昆刚要转身离开,他又鼓足勇气开口了,“林先生,我还是要说一句!” 林昆停下脚步,没有回头,沈烈道:“你重兄弟情义不假,可你想过么,你为了一个兄弟,和整个沈家作对,沈家背后的实力你应当也知道,哪怕这次的事情是和朱家的孙女有关,可朱家方面到现在也没表态会掺和此事,你就算不把沈家放在眼里,可燕京彭家呢?” 沈烈话音稍稍一顿,见林昆没有任何地反驳之意,深呼了一口气继续说:“而且,彭家三代最杰出的少爷彭嘉伟已经明确表态要插手这件事,你是否要重新考虑一下,不趟这湾浑水。” “呵呵……” 林昆呵呵一笑,转过了身,目光淡然地看着沈烈道:“回去告诉沈家的人,和我林昆的兄弟为敌,就是与我为敌,我林昆并非不讲道理之人,如果沈家一意孤行,哪怕是搬来了彭家又如何,我林昆奉陪就是了。” 林昆转身离去,沈烈神色木然,直到林昆等人离去的脚步声渐远,沈烈的脸上才恢复了愤怒,他狠狠的一拳砸在了墙上,恨声骂道:“年轻狂妄,不知天高地厚,这个小子早晚会吃苦头的!” 说完,他将目光看向铜山、铁山,心中极度的不甘,却又不敢过多的指责,最终也只是问了句:“真的拿他没办法了?” 铜山沉着声音说:“沈先生,我们师傅欠沈家的恩惠,我们师兄弟这一次也算是还上了,如果不是那林昆手下留情,怕是我们一身的横练武学都已经被废,说不定此番也将死在东北……” 不等铜山把话说完,沈烈面色阴沉的问:“铜山,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铜山道:“阳关道,独木桥,我们师兄弟和沈家的缘分就此了结,这次的事我们兄弟俩也有所耳闻,是你们沈家的大公子脚踩两只船在先,更是犯下了累累淫债,我们横练一派素来向往正义,这不仁不义的事儿已经违背了我们兄弟内心的原则,所以……” “滚!” 沈烈胸口剧烈起伏,大声的喝道,本来挨了林昆的揍,已经够让他心里窝火了,现在这次带来的两个左膀右臂,居然也要反水了,真特么人走背运喝凉水都塞牙。 铁山不满沈烈的态度,一步上前就要给他点教训,却是被铜山一把拉住,冲他摇了摇头,铁山这才恨恨的挥了一下拳头。 铜山和铁山离开,两人的脚步声落在门外的楼梯上格外的沉重,沈烈恨恨的一拳砸在了墙上,顿时就听轰的一声,可这一下气可是撒了不少,但脸色马上变成了痛苦的猪肝色,害怕被还没走远的铜山、铁山听了取笑他,抬起另一只手捂着嘴巴,嗷的一声痛叫…… 镇上的医院里,于乾盛和邵东武两人住在一个病房里,凭借着两人在镇上的威望,医院里的医生们自然知道该怎么安排,两人病房里的环境很好,伺候他们打针换药的也是年轻漂亮的小护士。 于乾盛和邵东武两人伤得可都不轻,不过一想到林昆即将被沈家的人给踩的骨头渣子都得碎了,那心情叫一个好。 于乾盛的电话响了起来,他用没有缠绷带的那只手接听,是他的一个手下打过来的,他懒洋洋地喂了一声,对面马上传来了手下那如同丧家犬一般的声音:“于老大,不好了,咱们的公司被人砸了!那群人还开来了十多辆的大铲车,说要把他们咱们公司给推了……” “什么!?” 于乾盛脸色顿时大变,旁边不明情况的邵东武关切的问道:“乾盛啊,怎么了?” 于乾盛此时哪有心情搭理他,连忙询问手下情况到底如何了,对方是什么身份。 邵东武见于乾盛不理他,也暂且不自讨没趣,仰躺着就准备给过来换药的小护士扯皮,这时他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一看也是自己在街上负责照顾生意的手下打来的,他不耐烦的接听了电话:“什么事儿啊,没什么急事待会儿再说。” “老板,不好了,咱们的店被人砸了!”电话里,传来手下气急败坏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