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八十三章:踩在脚下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八十三章:踩在脚下

沈烈懵了,他是怎么也想不到,看似高高瘦瘦的林昆,竟能展现出如此强悍的统治力,铜山的力量那绝对是他见过的最大的,比铁山还要高上一筹,可在林昆的面前,竟好似小孩子耍大刀般的不自量力,难不成传说是真的,眼前这个高高瘦瘦的男人战力无敌? 轰的一声闷响,铜山那硕大的身躯,被狠狠的砸在了餐桌上,那摆满了色香味俱全菜肴的桌子,瞬间哗啦的一声粉碎,盘盘碟碟稀里哗啦,铜山那笔挺的西装上面满是菜汤,脸上还沾了好几个青菜叶,看起来说不出的滑稽。 沈烈已经跳着躲到了墙角,冲着铜山大喊:“铜山,你别轻敌啊,打残他!” 铜山觉得脸面受损,从一片狼藉之中站了起来,一双大拳头猛的往胸口捶了两下,看起来就像是大猩猩发怒一般。 “md,我要你死!”铜山少一声怒吼,挥着一拳拳头,又是奔着林昆扑了过来。 林昆原地站立纹丝不动,眼看着铜山即将扑过来的一刹那,他整个人忽然凌空一跃,脚底下连环踢在了铜山的面门上…… 啪、啪的两声响,铜山的身体被踢的向后趔趄,鼻梁上架着的墨镜被踢飞了,露出的一双眼圈黢黑、充满了杀气的眼睛。 林昆落地之后,不给铜山反应的机会,原始原地的一个凌空起跳,猛的一记膝撞,顶在了铜山的胸口上,铜山的身体抗击打性极强,不说比得上武侠小说里的金钟罩铁布衫,膝盖撞在他的身上,也像是顶在了一块铁板上一样。 铜山又是向后退了两步,胸口一阵的憋闷,忍不住的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林昆侧身一躲,避免那血污脏了衣服,紧接着脚底下一个箭步冲刺,双拳奔着铜山的腋下、锁骨、下颚等脆弱的位置就砸了过来。 铜山的力量大,当林昆动用了气力之后,力量比他还要大,铜山的拳头硬,但林昆拼出一股狠劲儿来,即便是硬碰硬的也不会落得下风,一连十几拳的出击,铜山被逼的狼狈,根本就没有还手机会,起初他还蕴足了一口气,想要以自身超强的抗击打能力硬撼,但很快他就发现这一切都是徒劳,他的身体就仿佛是一块坚固的盔甲,可盔甲再坚硬,也总有被砸烂的那一刻…… 噗! 铜山的口中又是一股鲜血喷出,他的两条胳膊自然的垂了下来,双拳竟然握不起来了,他本来还想着抬腿踢向林昆,可结果林昆一个下盘的扫荡腿,直接将他整个人给扫的摔在了地上…… 轰的一声闷响,这么一个身材异常高大,仿佛大猩猩一样的大汉,就这么趴在了地上。 林昆抬起脚,猛的踩在了他的后背上,铜山顿时感觉后背都要被踩裂了,胸腔里一阵憋闷,一口鲜血卡在喉咙里喷不出也咽不下去,憋的马上就要窒息了。 铜山伸着手,快速的拍打着地面讨饶,林昆将脚挪了下来,冷冷的道:“横练一脉,据我所知都是正义之人,你现如今帮着沈家的人就是助纣为虐,我今天可以放过你一马,下次我一定废了你全身的武功,让你变成个残废。” 铜山趴在地上,大口的穿着粗气,一股凉风蔓延上他的脊背,刚才动手之前,他还满心的蔑视,不把这个传说中高手的小子放在眼里,还天真的以为,可以用自己那强横、粗暴的力量将其打残。 可现在,他完全的相信,只要这个小子愿意,他分分钟就可以变成个废人,别的不说,就说刚才林昆打向他身上的脆弱要害,如果力道再加大几分,那他此时的两条胳膊怕是已经彻底废了。 可怕…… 这个年轻人超乎了自己想象力的可怕。 林昆转身看向沈烈,沈烈此时已经缩在了墙角,手里那这个椅子护在胸前,方才那自视甚高的傲气不见了,就像是化作了一股臭气从屁股里喷出来了一样。 林昆慢慢的走过来,嘴里刚才叼着的烟卷,此时烟灰长长,自然的散落了下去,而沈烈嘴里叼着的香烟,则因为惊惧过重,吧嗒的一下从嘴里掉出来了。 林昆大手一伸,直接将沈烈胸前的椅子给拽过来丢到了一旁,沈烈的后背紧紧贴在墙上,一副惊骇至极的模样说:“你,你别过来,我,我是沈家的人,你要是敢动我,沈家一定不会……” 啪! 大嘴巴子,响亮而又清脆,紧跟着又是啪、啪的两个大嘴巴子,直接把沈烈打的嘴角飙血,牙齿就都飞出来两颗。 林昆深吸了一口烟,浓浓的一团烟雾喷在沈烈的脸上,道:“再特么跟我提什么沈家,我现在就把你打成残废。” 沈烈吓的两条腿都哆嗦了,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死亡距离自己这么近,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就仿佛一把出鞘的利剑,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割开他的喉咙。 林昆磕了磕烟灰,“我只问一次,罗镇长的夫人和女儿在哪,打伤我兄弟的那个人在哪?” 沈烈咬着牙,冷哼道:“姓林的,你狂个鸡毛啊,你想要找的人在我手上,只要我一个电话,你就等着给他们收尸吧!” 林昆呵呵的一笑,面容变得阴冷肃杀起来,也不再有任何的废话,揪着沈烈便是一顿的狂殴,没有什么话是一顿狂殴问不出来的,如果有,那就再殴一次…… 蒋叶丽结完账回来,刚走上三楼的楼梯,突然就听到包间的方向传来一声轰隆,站在包间门口的服务员,就想要推开门进去看看,陪在她身后的服务员也是一脸的紧张。 蒋叶丽微笑着说:“没事的,这儿没你什么事了,你到楼下去候着吧,记住,楼上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要管,要是损坏了你们这儿的东西,我们会赔的。” 说完,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服务员。 服务员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钱下楼。 蒋叶丽这时又向候在门口的两个服务员走过去,同样的一番话安慰了两人,也分别给了两人一张百元大钞的小费,把两人打发下楼了。 她站在包间的门口,听着里面的动静,同时一把蝴蝶刀握在了手里,只要里面传出对林昆不利的声响,她马上冲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