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八十一章:自视甚高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八十一章:自视甚高

西阳镇上没有茶楼、咖啡厅这种适合商谈的地方,自称沈烈的中年人,约林昆在镇东的一家饭店见面,这家饭店门头很大,挂着一面颇为古色的牌匾。 林昆和蒋叶丽赶到,在服务员的引路下来到了三楼,三楼是包间区,这会儿已经是黄昏尾声,恰好是饭点的时间,一楼的大厅里生意兴隆,二楼的包间区也有不少人吃饭,唯独这三楼的包间区一桌吃饭的人也没看到,蒋叶丽笑着问过服务员才知道,原来这整个三楼都被那个名叫沈烈的人给包了。 来到了写着‘帝王阁’三个字的包间外,服务员上前敲了敲门,对着里面恭敬的说了一声:“沈先生,客人到了。” 里面传来了中年男人的声音,“请进。” 服务员替林昆和蒋叶丽打开了包间的门,说实话在这样一个算不上多么繁华的小镇上,开这么大的一家饭店,还敢在包间上挂上‘帝王阁’三个字,总会让人觉得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不过走进这包间一看,除了坐在桌子后面的中年男人,以及他身后站着的那个身材高大不苟言笑的男人有些煞风景外,整个包间里的装修陈设都很精致。 坐在左后的男人看起来将四十多岁,梳着一个汉奸式的中分头,浓眉大眼大鼻孔,目光从林昆的身上扫过,落在蒋叶丽身上的时候明显一亮。 而站在这男人身后的男人,高大的身躯足有一米九多,浑身上下都是那饱满的肌肉,将身上的衣服撑的鼓鼓囊囊,明明是大热天,身上却穿着一套古黄色的西服,屋里的光线不是很明亮,这家伙却戴着一个硕大的黑框眼镜。 中年男人站了起来,看着林昆笑道:“林先生吧,我就是沈烈,刚给你打过电话。” “沈先生。”林昆脸上淡然的一笑,伸出手。 沈烈并没有去接林昆的手,而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林先生,请坐。” 林昆的手僵硬在半空中,目光看着沈烈。 沈烈哈哈一笑,道:“林先生,你不要介意,我沈烈这个人有个臭毛病,不是很熟或者关系要好的人,是不会握手的,我们沈家是东山省的旺族,平日里太多想要攀附我们家族的人,如果见面就握手的话,我这手上不知道得磨出多少的老茧,所以还请你理解。” 林昆呵呵一笑,将手收了回来,道:“沈先生自视甚高,有着一身傲然之气,这我必须能理解,那我也不和沈先生绕弯子了,我只问沈先生一句,罗镇长的……” “林先生!” 不等林昆把话说完,沈烈大着嗓门打断,“我沈某人来到了你们辽疆省就是客,今天我包下了整层的楼与你谈事情,酒水茶钱我沈某人不缺,可出于礼节的考虑,待会儿是不是应该林先生埋单?” 林昆脸上的表情一愣,人与人第一次见面,第一印象往往会成为接下俩两人发展的关键,是朋友还是敌人不好说,但简单的两句话绝对能看得出是不是一路人。 眼前这个沈烈自视甚高,可为人处世又过于小家子气,即便他是沈家的人,想必也不会有大的作为,应该只是扯着沈家的虎皮,在外面虚张声势罢了。 东山省的沈家,如今家主沈老爷子只有一个独苗儿子,就是沈钰的父亲沈丘,这个沈烈想必应该是旁系的侄子。 林昆无心在这儿和这个家伙扯皮,沈家派这么一个人来辽疆省,是来恶心他的? “没问题,沈先生是客,自然应当我请客。”林昆微笑地说着,回过头冲蒋叶丽招呼了一声,“蒋姐,你去把帐结一下,顺便将这儿最高规格的酒菜点上来。” 蒋叶丽起身就要出去,沈烈马上抬手拦住,道:“不用麻烦这位美女了,酒菜已经点了,待会儿只要结账就好。” 说着,沈烈打了个响指,冲着门外喊了一声,“服务员,上菜!” 门外候着的服务员听到后,马上便开始上菜。 热腾腾的菜肴,品相十分的丰富,看来这个沈烈人虽小气,可是饭量不小。 林昆几次开口要和他谈正事,主要是想询问罗镇长的夫人和女儿现在在哪,都被沈烈以吃饭就是吃饭,有什么事都吃过饭以后再谈给搪塞了回来。 酒菜上齐,蒋叶丽冷笑了一声,在林昆的耳边道:“这混蛋的胃口还不错。” 林昆已经在桌子下将拳头攥紧了,脸上却始终挂着平静的微笑,小声的对蒋叶丽说:“虚张声势的酒囊饭桶罢了。” 蒋叶丽道:“他身后的那个男人好像不一般。” 林昆向那个男人打量了一眼,调侃的笑道:“不是精神不好,就是心理不好。” 蒋叶丽掩嘴轻轻的笑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 服务员给沈烈斟满了一杯酒,又过来给林昆斟满,要给蒋叶丽斟酒的时候被蒋叶丽拒绝了,沈烈这时举起了杯子,目光中带着炙热看着蒋叶丽说:“美女,怎么能不喝酒呢,不给我沈某人面子啊……”说着,看向林昆道:“林先生,你的这位朋友好像不太给面子啊。” 林昆笑着说:“沈先生,她其实不能喝酒。” “哦?” 沈烈不以为然,道:“那也得喝点啊,都说你们东北人热情好客,餐桌上不喝酒,这可是对我们外乡人的不尊重啊,我好歹也是沈家的人,虽然平时面子看得不重,可也不能丢了我们沈家的份儿。” 林昆嘴角牵强的笑了笑,他没有理会自视甚高的沈烈,转过头对蒋叶丽说:“蒋姐,你先出去把帐结了吧。” 蒋叶丽会意的点头,起身看向留在包间里服侍的服务员,“小美女,带我先去结账吧,这位先生非要我喝酒,我怕待会儿喝多了,忘记银行卡密码。” 服务员看向沈烈,得到沈烈的点头默许后,便笑着带着蒋叶丽离开了包间。 豪华的包间里,一下子就剩下林昆和沈烈以及站在沈烈身后的铜山三人。 沈烈站了起来,端起酒杯就向林昆敬道:“林先生,初次见面,我先敬你一杯。” 林昆也笑着站了起来,不过目光里却是溢满了不耐烦,且不说这个沈烈故意不谈正事在这扯皮摆架子,就连这敬酒的一个小细节,都是摆着自视甚高的架子。 酒桌上敬酒,那都是由做东的人先提第一杯,这个沈烈也是大家族里的人,不可能这点规矩都不懂,今天这满桌的酒菜以及包场的钱都是林昆出的,理所应当林昆就是这个东家,可这沈烈却先站起来提酒,这摆明了就是故意不把林昆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