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八十章:来了个高手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八十章:来了个高手

(第一更) 站在铁山面前的三个人,不是旁人,正是林昆当初安排在沈城,辅助蒋叶丽管场子的侯小宝、邱池、王猛,而站在一旁给王福打电话的则是李子峰,除了他们四个人外,还有一个陈海涛,他们五个人当初都是跟着狗哥混的,经狗哥的介绍拜入林昆的手下。 铁山口中可以一战的是王猛,王猛身材高大,气势魁梧,也是他们几个人里战斗力最强的。 王猛一步踏上前来,冲着迎面的铁山冷哼,“你为非作歹,现在离去我们可以不和你计较,不然的话……” “怎样?” 铁山冷哼地打断,双目之中忽然一道精光闪过,他嘴角咧开,露出两排被烟呛的昏黄的牙齿,一股子杀气周身弥漫,口中忽然一声暴喝:“找死!” 铁山抡圆了拳头便砸了过来,一瞬间那魁梧高大的身形,如同一面大山一般压过来。 王猛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赶紧挥拳相迎,结果双方的拳头硬碰硬的交击在一起,就听轰的一声闷响,王猛的脸上涌起一阵痛苦之色,几乎以肉眼可见,他的整条胳膊怪异的扭曲了起来。 “啊!” 忍不住的一声惨嚎,王猛整个快速倒退,可再看对面的铁山,一副如同泰山临阵的架势,原地丝毫未动,脸上尽是嘲讽之色,淡淡不屑的嘲讽了一声:“垃圾,刚才还真是高看你了。” 王猛捂着胳膊,满脸的愤愤不甘,他挣扎着还想要继续上,可口中突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马上萎靡了下去。 侯小宝几人大惊,这时打完电话的李子峰对几个人说:“福哥马上就赶过来了。” 侯小宝从腰间摸出一把短刀反握在手中,冲几个人咬牙说道:“兄弟几个,咱们一定要拖住这个大块头,熬到福哥过来!” 王福从外面进来要不了多久,可从刚才这铁山一拳震伤了王猛来看,他们几个没一个能扛得下一招的。 “拦我者,死!” 冰冷的几个字蹦出,铁山一个大步向前,奔着侯小宝就砸了过来,侯小宝身体敏捷,向旁边跳着躲闪,结果铁山的身手更加敏捷,直接一个拦腰侧踢,顿时就听砰的一声闷响,侯小宝惨叫一声,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噗的一口鲜血喷出…… 邱池挥舞着手里的匕首,和李子峰一左一右的扑过来,铁山眼中尽是不屑之色,左边一拳右边一脚,两声沉闷的声响之后,邱池和李子峰也一并飞了出去。 简单,粗暴! 几乎不足十秒钟的功夫,侯小宝四个人便趴在了地上,绝对实力的差距面前,就是这般残酷无情地碾压。 铁山回过头冷冷的看了罗青山和郝村长一眼,两人胸口空有一股子正气,可任何一个人在面对生死之际,都难免心生胆怯。 铁山径直向罗青山妻、女躲避的卧室走去,罗青山连忙大呼:“住手!”同时,双手抱起了一把椅子就扑了过来。 铁山眉头一皱,目光冰冷不屑的看过来,罗青山举起椅子就狠狠的砸了下来,哗啦,椅子砸在铁山的身上粉碎,可铁山却是毫发无损,他张开一只大手,向着罗青山的脖子就抓了过来。 罗青山本能的向后躲避,可眼看着铁山的大手,就要抓住他的脖子,这时空气中忽然一声冷啸,一道寒光自门外射了进来,铁山眉头一皱,赶紧收回手,几乎同时就听铿的一声,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扎在了墙上,一片墙上的砂石渣滓落下。 铁山回头一看,就见王福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额头上出了一层细汗,嘴角挂着一抹冷笑,道:“哼,大块头,可真是没看出来,原来你这么不好对付!” 铁山道:“你又是谁?敢拦我,找死!?” 王福直接啐了一口唾沫大骂:“我是你大爷!” …… 西阳镇上的一家小旅店,今个儿门口异常的热闹,十几辆挂着沈城牌照的车停下,上面下来了一群二十出头的小年轻,这些个小年轻各个身材结实,脸上不自觉的带着三分的寒光,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都是走江湖的。 小旅店的老板娘吓屁了,还以为自己这是得罪了什么仇家,被逼上门了,又是陪着笑脸,又是准备茶水的,可这些人根本就不睬她。 陈海涛是侯小宝几个人里办事最牢靠的,所以林昆单独把他留下了,简单的对他交代了一下,陈海涛马上就带着人去了西阳镇邻郊的乾盛桥梁建筑有限公司,十几辆车的,几十个打架的好手,几乎以雷霆之势,顷刻之间就将那矗立在当地颇有凶名的公司给砸得稀巴烂。 随后,陈海涛又带人将镇上于乾盛和那邵东武其他相关的产业,也一并给打砸了一通。 林昆和蒋叶丽在小旅店里休息,知道林昆有如此大的能量,手底下有这么多的小弟之后,老板娘对他们那是格外的热情,甚至把自己平日里都不舍得喝的茶叶拿出来,沏上一壶送进了屋里。 林飞悠哉地喝着茶,这茶的味道还算不错,蒋叶丽坐在一旁笑着说:“这西阳镇算是你和沈家交手的第一个战场了。” 林昆笑着说:“于乾盛背后的沈家人,就在沈城里,现在这边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他肯定会坐不住地赶过来,可那又怎么样呢,这里是辽疆省,是林昆的地盘,沈家在东山省可以呼风唤雨,可这里是辽疆省,与它无关。” 蒋叶丽道:“沈家在沈城的人是什么身份你知道么?” 林昆笑着说:“这个还真不知道,邵东武知道的有限,只知道是东山省沈家的人,要是想知道,要么去问于乾盛,要么就等他自己找上门来。” 林昆的话音刚落,手机就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王福打过来的,于是便问:“胖子,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咳咳……” 电话里,传来王福虚弱的咳嗽声,“昆、昆哥,我特么的没用,没能挡住那个大块头,罗镇长和郝村长倒没事,但是罗镇长的夫人和女儿被带走了。” “什么!?” 林昆大吃一惊,马上站了起来,桌上的茶杯也被他碰倒了,挂了电话,林昆的神色凝重,蒋叶丽诧异地道:“怎么了?” 林昆道:“对方来了个高手,胖子没挡住。” 蒋叶丽惊讶的一时说不出话,王福的身手如何,她是知道的,虽说和林昆有差距,但也是个实打实的高手。 林昆的手机这时又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打来的,接听电话之后,对面传来了一个略带公鸭嗓的男人声音,“林先生,我叫沈烈,可以谈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