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七十七章:变了天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七十七章:变了天

西阳镇一招变了天,镇上的医院建设的有模有样,其中的医疗设施也算先进,平日里的一些疑难杂症在本地的医院就能医治,老百姓也省得往市里折腾。 最近是流感爆发的季节,医院里就医的人很多,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大爷,在儿孙的陪伴下,正不安的坐在候诊区,人上了年纪身体虚弱,看似普通的头疼脑热,也极有可能威胁到生命健康,尤其近两年来不是有那什么禽流感么。 突然…… 老大爷的眼神一亮,就见医院的大门口簇拥进了一群人,这些人个个脸上挂彩,一看就是被打的不轻,有的是互相搀扶,有的则是被用担架抬进来的,这些人的身上多数穿着保安服,而其中的一个人就是化成灰老大爷也认得。 “于……于乾盛!”老大爷情绪激动的说,这于乾盛对他无恩,反倒是因为乾盛桥梁建筑有限公司建成的时候,占了他们家二亩地,还只给了最低赔偿,老大不干了,儿子和孙子也不干了,于是一家人找这于乾盛理论,结果被这于乾盛带人狠狠的打了祖孙三代一顿,身上的伤到现在还有些疼呢。 老大爷无心的这么一喊,脸上兴奋不已,还有什么比看到这个恶棍被打更让人开心呢,其他人这时也都注意到了于乾盛,众人脸上的表情反应,竟与老大爷如出一辙,议论声也马上响了起来。 于乾盛被打的何止是凄惨,从娘胎里爬出来到现在三十多年,何曾被人这么削过,他心里头本就有着一团火焰散不去,恨不得将候诊区的这些屁民统统打一顿,可凭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自然不行,于是就将矛头对准了最先出声的老大爷。 “臭老头儿,你笑话谁呢,信不信我削你!”于乾盛张牙舞爪的过来,与此同时他身边那几个互相搀扶着还能站得住的几个保安小弟也跟着过来了。 老大爷倒是面无惧色,此时的于乾盛,他倒是真不放在眼里,何况之前已经挨过揍了,大不了再被他打一顿呗,老爷子都这么大岁数了,他还敢打死他不成。 “于乾盛,我笑话不笑话谁,你有证据么?” “呵,老东西,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哦……我想起来了,之前我就揍过你们家祖孙三代,看来今天又是皮痒痒了。” 于乾盛挥着巴掌就要打,结果一抬胳膊,抻着了身上的伤口,疼的他是嘶了一口凉气。 “于老大,你消消气,我爸他不会说话,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和他一般见识。”老大爷的儿子赶紧挡在了父亲身前。 “于老板,对不起,我替我爷爷向你道歉。”老大爷的孙子也连忙道歉道。 “简单道个歉就完了,我可告诉你们这些人,老子今天这是招了车祸,别以为你看到了笑话,只要我于乾盛在这西阳镇的一天,你们特么的都给我老实点!”于乾盛语气嚣张,一番话说完,全场一片哗然,竟无人敢吱声。 老大爷本想着还说点什么,但被儿子给制止了,他此时也冷静下来了,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儿子和孙子考虑,他一把年纪了倒是无所畏惧,可万一这于乾盛要是找他儿子、孙子麻烦可怎么办。 于乾盛兀自的正得意呢,话音刚落没两秒钟,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掏出来一看是邵东武打来的,于是马上接听了电话,“喂,姐夫,什么……” 不等他把话说完,对面就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声,“乾盛啊,你可要替你姐夫做主啊,他被人给打的连狗都不如了,刚到医院准备抢救,不管对方是谁,你答应姐,一定要让这个挨千刀的在西阳镇没一天好日子过……” 女人嚎啕大哭,那哭声就像是装了扩音大喇叭一般的响亮,哭声极其的惨烈,还有一股令人毛骨悚然之意。 于乾盛刚要说点什么,可忽然间觉得这声音怎么好似3d立体环绕的,电话里有声音,另外的一只耳朵也能听到声音,身旁的保安小弟小心的用手指点了点他的肩膀,又向医院大厅门口的方向指了指,就见一个三十多岁,身体肥胖的能有二百斤的女人,正披头散发的进来,那满脸的泪光闪烁,那嚎啕的大嗓门,脸上的浓妆花了一片,知道的是她家的男人被打成重伤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去见马克思了呢。 “鬼呀!” 一个稚嫩的声音,突然尖叫了起来,原来是一个距离这女人很近的小女孩被吓的惊叫。 童言自然无忌,这一声尖叫也道出了大多数人的心声。 于乾盛无心计较太多,马上就瘸着腿向女人迎了过去,女人见到于乾盛,先是搓了搓眼睛,那本来就花了妆的脸上,此时更是花的没法儿看了。 于乾盛他们来医院的时候,碰上了一个交通事故,在路上塞了半天的车,也就没有跟进镇警察局那边的情况,本以为自己姐夫轻车熟路,很快就能把那小子给办了,可没想到的是,再看到自己的姐夫,竟然是用担架推进来的。 “姐夫,你这……”于乾盛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扯到了伤口,又是一阵剧痛。 “唉,一言难尽啊,那小子简直太畜生了。”邵东武躺在担架上,哭声道。 “到底怎么回事?” “乾盛啊,还是赶紧找你背后的人吧,这小子不按常理出牌,他逼着我……” 邵东武把事情说完,于乾盛恨恨的一咬牙,掏出手机就打了个电话出去,他本来一脸的愤怒,可当电话接通的一瞬间,马上就像是一个三孙子似的,陪着笑脸低声下气的说:“沈大哥……” …… 林昆和蒋叶丽离开了镇政府,蒋叶丽已经给王福打过了电话,让他马上带人赶来西阳镇,林昆手里攥着一根烟,目光平静的望着前方,蒋叶丽道:“这背后牵扯的人物,你打算你怎么办?” 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远在东山省的沈家,也太过异想天开了,他们不明白鞭长莫及的这个道理,我就给他们上一课,只是一个西阳镇,我若不让这个镇子上彻底的翻了天,就不叫林昆!” 蒋叶丽笑着说:“倒是可怜了那个于乾盛和邵东武了,白给人当枪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