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真假梁军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七十七章:真假梁军

第二百七十七章:真假梁军 1946酒吧的门口,发生了令人触目惊心的一幕,一个二三十岁的男人躺在地上,被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用脚生生的断了双手和双脚,并被用一把黑金色不知名的兵器挑断了手筋和脚筋,一辈子都要成废人了。 警察赶到的时候,凶手早就不见踪影了,问起现场的目击者,目击者们纷纷描述凶手的模样,警方很快锁定了目标嫌疑人物,就在他们要施行抓捕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市中心警察局局长办公室的来电,电话里说的很明确,这只是一次普通的打架斗殴事件,用不着兴师动众的。 辖区的派出所马上听出了其中的意思,所长挂了电话之后马上宣布取消行动。 林昆此时正优哉游哉的开着卡罗拉在城市的夜路上晃荡着,他戴上蓝牙耳机给金凯打了个电话,简要的说明了下情况后,电话里的金凯兴奋不已,“昆子,你这么整他可比杀了他还要过瘾,这小子下半辈子只能做废人了,哈哈!” 林昆笑着说:“我只是不想犯下命案,又不想太便宜了那小子,所以就下手狠了点。” 金凯哈哈的笑道:“兄弟,你这哪只是下手狠了点,简直太特么的狠了。” 林昆笑着说:“行了,你好好休息吧,等你伤好了到凤凰会所看看。” 金凯道:“必须看,我是股东呢!对了兄弟,那梁军也是有些背景的,万一他的家里要是找你的麻烦,你一定要告诉哥哥,咱们同甘苦共患难!” 林昆道:“行,我知道了,挂了。” 林昆把车停在路边,小海冬青趴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就像是一个可爱的孩子一样,林昆轻轻的把小家伙放下,拿起电话拨了陆婷的电话。 陆婷正在别墅里看杂志,最近章小雅迷恋上了练瑜伽,这会儿正在楼上跟着电视机学呢,她一个人无聊就坐在阳台上翻起了杂志,手机嗡嗡的震动了起来,看了一眼号码,她微笑着接听道:“喂,什么事?” 林昆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帮我查一个人,梁军,厦门梁家的公子。” 陆婷道:“好,十分钟后我给你打电话。” 林昆道:“谢了。” 挂了电话,林昆点了根烟抽了起来,淡淡的夜色,淡淡的朦胧,烟气缭绕着攀升起来,在路灯光的照耀下渐渐变的稀薄,这时忽然一辆车从眼前慢悠悠的开了过去,林昆只是随便向车里看了一眼,却看见了张熟悉的脸,由于那车开着车窗,里面的人又正在打电话,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句话:“晓雅,你要清楚的是他已经死了,你再也看不到他了!” 打电话的人正是周晓雅的表姐汤丽,她和林久福都以为林昆死了,这会儿又到周晓雅的面前当起了说客,想要让周晓雅放下身段和他一起伺候林久福。 周晓雅当然不肯了,她之前也曾为了金钱利益而委身于并不喜欢的人身边,但现在不同了,她真的已经下定决心要洗心革面,希望自己改过之后可以能配得上现在的林昆,她是真的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了,白白错过了林昆这样一个好男人,现实中没有后悔药可吃,可只能尽可能的想办法挽回,哪怕只是一丁点的小希望,她也愿意去尝试一下。 听到林昆的死讯,周晓雅握着手机的手止不住的颤抖,脸上的表情突然变的苍白起来,脑海里空洞洞的一片,心底像是被无数的刀片剌开一样,似乎闻到了悲伤的气息夹在内心的血腥一点一点的渗了出来。 “晓雅,晓雅……?” 周晓雅慢慢放下了手机,一个人走到了窗前,外面夜色繁华群星闪烁,她不相信那是真的,她不相信林昆会死,可表姐应该不会骗自己的,可是……她噔噔噔的返身回沙发上,直接挂了汤丽还在那边着急通话,马上拨出了林昆的号码,说来也真是巧了,正好林昆的电话这时候没有信号,周晓雅的手机里传来了无法接通的回音,周晓雅缓缓的放下手机,整个人突然间变的无力起来,手里的手机掉到了地上,她整个人也坐在了地上,两只眼神空洞的什么也看不见,泪水嚯的就流了出来。 看着汤丽开着车从自己的面前路过,林昆有一种想追上去的冲动,可想一想还算了,他现在没心情去和这个女人还有奶她的那个人男人计较,即便林久福没有雇拓跋阿甲来对他下手,拓跋阿甲自己也会找上来的。 一根烟刚抽到一半,还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陆婷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林昆接听了电话,笑着说:“陆大美女,这才五分钟不到,你这么快?” 电话里陆婷的声音平静而又温婉,“梁家不是什么机密的组织,只是一个普通的经商世家,查起来自然容易些,梁家确实有一个叫梁军的嫡系孙子,现在正在英国的牛津大学读商学博士,是梁家内定的继承人。” “在英国了?”林昆疑惑道。 “怎么了?”陆婷反问。 “哦,没什么,谢谢你陆大美女。”林昆对着电话笑着说。 挂了电话,林昆抽着烟琢磨着,陆婷的消息肯定没错,既然梁军在英国读商学院,那刚才自己废掉的那个梁军,他是从哪里来的,难不成厦门有两个梁家?想了想觉得解释不通,如果厦门有两个梁家的话,陆婷肯定会查出来的,陆婷没有说就代表厦门的梁氏家族只有一个。 琢磨了一会儿之后,林昆拿起电话给金凯拨过去,“你确定那个梁军是梁家的?” “当然了,厦门梁家,怎么兄弟,有什么情况?” “我怀疑这个梁军不是真正的梁军,你很有可能让人给忽悠了,厦门梁氏家族的梁军这会儿正在英国读商学院,而你认识的那个梁军……” 金凯猛然反应过来,道:“靠,我就说嘛,我几次说想和他去厦门玩一趟,这小子都推推诿诿的,感情这孙子是特么的冒牌货,骗了我这么久!” 林昆挂了电话,又把金凯之前给他发的梁军的照片转发给了陆婷,并留言说帮忙调查一下这个人,没过上几分钟,陆婷的电话又打过来了,“这个人也叫梁军,不过不是厦门梁氏家族的,福建人,有过军人经历,身上的污点不少,之前因诈骗罪被判过两年的短刑,半年前来到中港市。” 林昆笑着补充了一句,“现在正躺在1946酒吧的门口,手脚全断,手筋脚筋被挑。” 陆婷微微惊讶,“你怎么知道?”马上反应过来,幽幽似的叹了口气道:“惹上了你,也算是他倒霉了,要是全世界的坏人都遇上了你,天下也就太平了。” 林昆哈哈笑道:“要是全世界的坏人都遇上了我,我还能活嘛,至今为止我遇到的都是些二流或者不入流的角色,要真遇到了顶级的高手,你以为我还能像现在这么轻松么?” 陆婷玩笑的说:“我还以为你所向无敌呢,原来你也有害怕的人。” 林昆笑着说:“过去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漠北狼王已经不在了,现在只有奶爸林昆了。” 陆婷笑着说:“真没想到你的改变会这么的大,你也算是一个挺靠谱的男人了。” 林昆哈哈笑道:“陆大美女这话里怎么听着意思有点不对呢,难道我以前给你的印象很不靠谱么?” 陆婷笑着说:“以前没有见过你本人,只看过你的资料,在我的印象里你应该是一个冷面杀手一样的男人,说真你别的生气,见到你真人之后,我一直怀疑你是不是那个狼王,你给我的印象更像是个小混混。” 林昆哈哈笑道:“太好了,我要的就是小混混的范儿,我这叫深藏不露,哈哈!” 两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扯了会儿闲,挂了电话之后林昆开着车回到了别墅区,轻手轻脚的开门上楼,躺在宽大舒服的床上一觉到了天亮。 接下来的半个多月,炎夏渐渐的消散,初秋的炎热不减炎夏,但空气格外的凉爽了,金凯身上的伤已经完全没什么大碍了,从医院里回家再养段时间就没事了,他现在已经能自己下地走路了,只是腿脚不怎么灵便。 金凯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给小优打电话,他至今还不知道暗害他的那些人里就有小优,一连打了两个电话没打通,正好金元宗走进了他的房间,金凯放下电话喊了声爷爷,金元宗坐在了金凯的对面,脸上尽是长辈的威严,金元宗虽然对自己的这个独孙疼爱有加,但该管教的时候还得管教,活了一大把年纪了,他深深明白惯子就是害子这个道理,他的余生已经快要走到尽头,再过个三五年即便不长辞人世,恐怕也不会再有现在的精气神,到时候就是想教育孙子怕是也无能为力了。 “小凯,你在给谁打电话呢?”金元宗语气平和的问。 “小优,这死丫头不知道哪去了,我天天给她打电话都打不通。”金凯一脸担心的看着金元宗道:“爷爷,小优她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我得去找她!” 说着,金凯就站了起来,金元宗突然严厉的喝喊了一声,道:“你给我坐下!” 金凯被吓的一愣,爷爷虽然平时对他严厉,但很少对他这么发火,只要爷爷一发火,就肯定是自己干了什么错事,而且是那种大错特错的事,自己的想一想自己最近也没干啥大错特错的事啊,倒是差点把命丢了。 金凯想不通,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眼神疑惑的看着爷爷,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爷爷的暴脾气他是最清楚的,搞不好就会拿藤条抽他,别看他金大少平时在外面人五人六的,回到家在爷爷的面前始终就是个小屁孩。 “以后你身边的人,能不能提前调查好底细?”金元宗语气严厉的道。 “我身边的人?”金凯有些疑惑,旋即马上反应过来,“爷爷,你是说小优?” 金元宗道:“他是我过去仇家的女儿,潜伏在你身边三年,就是为了找机会杀死你报仇,你直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你还能活的再糊涂一点么!” “什么!?”金凯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小优她想暗杀我?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