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七十五章:信还是不信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七十五章:信还是不信

(今天五更,先四更,八点半更第五更……第一更) 罗青山这么一问,周围的几个民警面面相觑,看看罗青山,又看向了邵东武,邵东武瞪大着眼睛,怒吼道:“你们特么的是不是瞎啊,刚才他明明打了老子,你们还犹豫个屁啊!” “我没看到,你们看到了么?”其中一个年轻的民警,一副无辜的模样说。 这民警一开口,紧跟着罗青山的司机也开口了,“我好像也没看到啊。” 其余的几个民警见状,也马上一起摇头。 “呵呵,既然我们都没看到,那还是先走一步吧,邵局长,你留下来好好审讯嫌犯,等有结果了再通知我就行。”罗青山笑着说,不等瞪大着眼睛的邵东武开口,已经迈步走出了一号拘留方。 咣当…… 一号拘留房的大门被关上,还咔嗒咔嗒的上了锁,邵东武这时才猛的惊醒过来,“md,你们这是要陷害我,放我出去!” 罗青山几人完全就像是没听到一样,罗青山走在前面,其余几个人跟在后面。 几个人很快消失在视野里,林昆这时走到邵东武的身后,冲着他拍了拍肩膀,邵东武脖子僵硬的回过头,皱眉怒目的看着林昆,“小子,你想怎么样?” 林昆淡然地一笑,一根手指挠了挠头,“邵局长是吧,你不是要审讯我么,还是想要给我动私刑,你倚仗的这些弟兄不给力啊,要不你亲自动手吧。” 邵东武不傻,这屋里十几个大汉,全都躺在地上,他们的头目更是被塞到厕所里吃屎,他这一身肥肉唬人还可以,实则是外强中干,根本就没啥把式,平日里在这镇上耀武扬威,也是凭着身上的警服,可眼前的这个小子,摆明了根本不把他这一身警服放在眼里啊。 “你……” 邵东武想要说两句硬气的话,可怎么也硬气不起来了,冷汗已经顺着额头淌了下来,但仗着自己的身份,还是咬牙说了句:“小子,我可警告你了,这里是警察局,你难不成还敢打我不成?” 啪! 话音刚落,林昆抬手一巴掌,就抽在了邵东武的圆脸上,邵东武被打的痛叫一声,半边腮帮子都麻了,肥大的身子砰的一下撞在了铁栏门上,发出咣当的一声。 “你,你真敢打我!?你这是袭警,老子我毙了你!”邵东武身手就向腰间摸枪,咦?枪哪儿去了,刚才明明挂在腰上。 “你是在找这个么?”林昆抬起手,一把黑黢黢的手枪在他的手指头上,随手那么一抖,枪绕在手指头上转了两圈。 “你,你敢抢枪,你这是死罪,今天我就是打死你,也……” “哦?” 林昆枪口一指,对准了邵东武的脑门,邵东武顿时吓的浑身一颤,僵硬的站在原地,冷汗如瀑一般从额头上淌了下来,哆嗦的道:“兄,兄弟,你别冲动,咱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啊,你要是开枪打死了我,你也难逃法律的制裁……” 周围躺在地上咿呀痛叫的那些个地痞子,这会儿也都吓傻了眼,他们凶恶也好蛮横也罢,但能够想象的极限,也就是欺善怕恶,和普通的老百姓耍耍横,就算在外面再能嘚瑟,看到了警察也得老老实实,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一般啊,他居然敢拿枪指着…… 咣! 一声枪响,地上躺着的这些地痞子顿时一哆嗦,彻底忘了痛叫,一些个胆子小的,干脆两只手捂住了脑袋不敢看。 这,还开枪了! 扑腾…… 邵东武的两条膝盖,顿时跪在了地上,仰着脑袋一副被吓的痴傻的模样看着林昆,“大,大哥,别,别杀我啊……” 林昆的身后,那个脑袋被踩进了厕所里吃屎的地痞头头儿,这时好不容易把头从厕所里拔出来了,脸上湿漉漉的,听到了枪响,疑惑的向林昆这边看过来,当看到林昆的手里拿着枪,邵东武像是一条丧家犬一样跪在地上,这位‘足智多谋’、‘英勇无双’的地痞大哥,马上很识趣儿的再次将脑袋埋进了厕所,还哆哆嗦嗦的咕哝着:“我没看到,我啥也没看到……” 林昆看着跪在地上的邵东武,淡淡的笑道:“你和于乾盛的关系应该很熟吧?” 邵东武摇头,但见林昆目光一冷,马上又频频点头,道:“他,他是我小舅子。” 林昆道:“邵东武联合镇长弹劾省长余宗华,镇长可是刚才的那个人?” “是,就是那个王八蛋,都是镇长罗青山牵的头,要将西阳水库决堤的事儿推到省长的身上,这个王八蛋太可恶了!”邵东武唾沫星喷溅,一副愤然的模样。 “你说的是实话?” “句句属实!” 邵东武一副坚决的模样,林昆呵呵一笑,将手枪顶在了他的脑门上,淡然的笑道:“我只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要以为我不敢开枪,杀死你也不算什么大事,一个在其位不谋其职,反倒祸害老百姓的警察局局长,你觉得法院会判我死刑么?我最痛恨说话的人,尤其跪在地上还张口胡说的人。” 邵东武吞了口唾沫,嘴唇哆嗦着,“我,我……” 林昆手指头在扳机上轻轻的摩挲了一下,仿佛随时就要扣下去,邵东武眼珠子猛的睁大,那一脸惊惧害怕的表情已经不是三言两句所能形容,唯有真正面对死亡的人,才能感受到它的威胁。 “别开枪,我说!”邵东武大喊了一声:“事情,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邵东武一五一十的说着,其中没有任何的谎言,不过关键的部分还是被隐藏了,他说的这些林昆大多知道,就是于乾盛偷工减料,所以导致西阳大坝决堤,之后又是要挟镇长罗青山弹劾。 林昆道:“除了这些,你是不是还有所隐瞒,如果这个于乾盛没有后台,他敢这么弹劾省长,这个后台是谁?” “这……这个我真不知道,大哥,求求你放我一马,大恩大德我在所难忘。”邵东武哭声的说。 “西阳镇上这么威风的大人物,现在却这么窝囊,你不觉得自己太丢人了么?”林昆呵呵一笑,“你和于乾盛的关系那么亲近,如果连他背后的是谁都不知道,你觉得我是信你还是不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