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七十章:枪响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七十章:枪响

眼前的这些大狼狗,就和这一群地痞无赖一样的嚣张、残忍,林昆是一个爱狗人士,小时候村子里有一个流浪的小土狗,被他抱回家养了七八年,可爱狗不等于什么狗都爱,比如说眼前的这些个助纣为虐的大狼狗,只有一个字——杀! 迎面,一只体型膘肥的大狼狗扑了过来,那张开的腥红的大嘴,阴森锋利的獠牙,以及那湿乎乎的腥臭味,张开了一双爪子奔着林昆的喉咙就咬了过来。 林昆猛的一脚踢过去,直接踢在了这只大狼狗的脖子上,顿时就听嘎嘣的一声脆响,大狼狗惨叫了一声,那膘肥的身体,直接就倒飞了出去,撞倒了后面紧跟着而来的一个保安…… 落地,狗死人伤。 林昆将蒋叶丽护在了身后,余下的大狼狗和十几个人一起扑向他,可不管是凶悍的大狼狗,还是张牙舞爪的保安小混混,在脸上表情淡然的林大兵王面前完全毫无还手之力,一个接着一个的飞了出去,几乎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十几个保安、小混混以及那七八条大狼狗,全都躺在地上起不来了。 于乾盛脸上的表情愣了,刚才他还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心里头想着眼前的这个小年轻的看起来高高瘦瘦,即便是他再能打,可老子又是有人又是有狗的,难不成还收拾不了你了。 可结果…… 不管他的人还是他的狗,在咱们林大兵王的面前都变成了虫,一群死虫。 林昆拍了拍手,向着于乾盛走了过来,此时在办公大楼的大厅里,本来还有那么几个小混混,可眼看着林昆一脚踢飞狼狗,又是一拳扪到一个壮汉,这些人手里的家伙什就开始哆嗦的往地上掉。 “你,你到底是谁派来的,非要跟我过不去!?”于乾盛边往后退,边哆嗦的道。 “西阳大坝决堤,这里面有你的原因不?”林昆继续向前,语气淡漠的说。 “跟,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就是拿钱干活的,今年的雨水太大,大坝溃堤,这……这是天灾,又不是人祸。” “既然是天灾,那你为何将责任推到了省长的身上,你于乾盛再厉害也不过是这一个地方上的地头蛇,你背后到底是谁指使的?”林昆脚下停住,面色冰冷。 “你……” 于乾盛紧张的额头上冷汗都渗出来了,“你别在这儿信口雌黄,我承认是我弹劾的省长,那也是因为他每年给的预算太少,所以让我不能妥善修缮大坝,这次碰上了天灾,大坝难免……” 啪! 不等于乾盛把话说完,林昆直接一个大嘴巴子就抽过来了,于乾盛直接被打的一个趔趄,向后退了好几步才停下,他脸上的表情顿时大怒,狰狞怒吼:“md,你敢打老子,老子我……” 铿! 林昆的大手直接掐在了于乾盛的脖子上,向上一抬,将他整个人给举了起来,于乾盛挥舞着一双手挣扎着,窒息的满脸通红,口中断断续续的喊道:“你……你放我……放我下来,我……” “我没时间和你废话,我只问你,这次大坝的溃堤,你偷工减料在先,弹劾余宗华省长到底是谁在背后指使你?” “没,没人指使我,都是我一人所为……” “哦?” 林昆手上的力道一加大,本来还能够呼吸的于乾盛,顿时窒息的喘不上起来,同时脖子处如同铁钳箍住,像是要断裂一般的疼痛,他翻了两下白眼,头顶的烈日已经渐渐模糊,听不到呼吸声,胸腔里的心脏仿佛随时要停止跳动。 于乾盛赶紧抬起手拍了拍林昆的手背,林昆一松手,于乾盛马上扑腾一声掉在了地上,于乾盛大口的喘着粗气,坐在地上猛的咳嗽了两声,舌头都快伸了出来,林昆等他缓了一两秒钟,直接一脚踹在了他的肩膀上,把他踹了个跟头,道:“是谁指使你的。” 于乾盛抬起头,胆寒的看着林昆,他暗暗的咬了咬牙,此时已经没有别的办法,有心想要拖延,可当林昆再一次俯身下来,大手向着他的脖子抓过来,他内心的恐惧防线顿时崩溃了,他平日里是耀武扬威的欺善怕恶,自身也有些身手,可眼前的林昆的强悍程度绝对超乎他的想象。 “我,我说……” 于乾盛赶紧说道,同时另一只手不着边际的摸向了身后,衣服的下摆后露出了一截黑乎乎的枪柄。 林昆静静的站立,于乾盛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道:“这件事吧,其实是……” 话音未落,于乾盛脸上的表情突然大变,瞪着一双眼睛怒吼:“去死吧!”同时左手拽出了手枪,对准着林昆的胸口就要扣动扳机。 “小心!” 蒋叶丽见状大喊一声,林昆眼睛微微一眯,抬起脚冲着于乾盛的手腕就踢了过去,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于乾盛扣动扳机的一刹那,林昆的脚尖正中他的手腕…… 咣! 枪响,惊的不远处的树林里鸟兽飞走,枪口对准了天空,子弹一道银亮的光芒闪过。 于乾盛凶狠的瞪着林昆,脸上也慢是那不可思议之色,等他再想要重新对准着林昆扣动扳机,林昆的一只大脚,直接踹在了他的面门上,于乾盛一声惨叫,口鼻里鲜血喷溅,门牙都被踩碎了,整个人仰躺在地上,手中的枪也飞了出去。 林昆一把抓起了他的衣领,硕大的拳头挥舞起来,奔着的他的面门就砸了下来。 砰、砰、砰…… 一拳接着一拳,于乾盛顿时被砸的天旋地转,血花喷溅,几乎眨眼间就没了人样,但林昆手上还是留有力道的,不然的话一拳就足以要了他的命。 “别……” “别打了……” “我,我说……” 于乾盛连连讨饶,声音已经是有气无力。 林昆手上一松,语气冰冷的道:“最后一次机会,别以为我不敢要了你的命。” 法治社会,杀人偿命,但于乾盛真的感觉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真的能杀了他。 “是,是……” 于乾盛咳了两口血唾沫,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