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六十七章:大鱼怪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六十七章:大鱼怪

小寸头刀疤脸冷哼了一声,“你好大的口气,敢在我们这儿撒野,活腻歪了吧,还要将我们这儿夷为平地,站着说话不腰疼,我看你是肾疼了吧!” 说着,冲身旁的几个小弟递了个眼色,这些个手里拎着刀枪棍棒的小弟,马上一脸阴狠狰狞的向林昆围了过来。 小寸头刀疤脸目光落在蒋叶丽的身上,又是淫笑道:“哟,这妞倒是不错嘛,兄弟们可别伤了她,咱们于爷肯定喜欢,说不定玩完了,还能赏咱们兄弟玩玩呢,肯定比两百块的洗头房好玩……” “哈哈!” 这一群小弟,马上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一个个的都不将注意力放在林昆身上了,似乎在他们的眼里,林昆这个身材略显单薄的小子今天已然必残无疑,倒是现在都是一副猥琐的模样,开始yy将旁边的这女人压在身子下面蹂躏的场景,惨叫声、抻吟声、以及…… 蒋叶丽秀美微挑,看着迎面的小寸头刀疤脸道:“你的嘴巴太臭了,人也太猥琐了,你这种人渣,就不配做男人。” 小寸头刀疤脸哈哈大笑,“怎么着,你是觉得我不配做男人,还是不配做你的男人?放心,我又不是要娶你,只是和你配一下,咱们之间只是皮肉关系,哈哈……” 蒋叶丽眼睛微微一眯,冰冷的目光瞬间如剑一般锐利,脚下步伐一挪,向着小寸头刀疤脸就走了过来,语气更是冰冷的道:“我就先撕烂你的嘴!” 迎面的一个小弟见状,抡起了手中的钢管就向蒋叶丽砸了下来,蒋叶丽丝毫无惧,眼看着钢管就要落在她的头顶,那一头青丝盘绕的脑袋,似乎下一秒就要被砸开花儿的时候,突然一只大手伸了过来,铿的一声闷响将那力劈下来的钢管稳稳的抓住,发出一声嗡鸣颤音…… 众人见状皆是一愣,不可思议的看了过来,挥劈下钢管的小弟更是一脸的诧异,他看着眼前的一只大手,目光落向了这只大手的林昆脸上,忽然间猛的一发力,就想要将钢管给拽回去,钢管纹丝不动,他使出的浑身力气,就仿佛泥牛入海一般,渣儿都没影了。 林昆面无表情,手上只是稍微的一发力,迎面的小弟就身体猛的一个趔趄向前倾,使得他不得不松开手,钢管落入到了林昆手里。 蒋叶丽脚下微微一顿,继续向前走去,被夺了钢管的小弟连忙回过神就想要阻拦,结果这时令他以及周围其他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林昆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儿,轻松的将笔直的钢管给弯成了一个椭圆,铛啷的一声丢在了地上。 徒手弯钢管…… 这些个平日里咋咋呼呼的混混们,自认为见过些世面,可眼下的林昆绝对不是在表演杂技,那钢管可是真材实料的。 蒋叶丽畅通无阻的走到了小寸头刀疤脸的面前,扬起手直接一巴掌就打在了小寸头的脸上,这小寸头刀疤脸被打的一愣,捂着脸颊一副怨毒的模样看着蒋叶丽道:“臭女人,敢打老子,老子……” 砰! 话还不等说完,紧跟着又是一拳砸在了他的心窝上,蒋叶丽不是女汉子,力气自然不大,可她打人的穴位却是极为精准,刚才的一耳刮子只是一个警告,这一拳才算是真正的杀伤。 “啊哦!” 小寸头刀疤脸顿时疼的眼珠子暴凸,同时脸上的狰狞之色更浓,整个人跳了起来,挥起一双拳头就冲蒋叶丽砸过来,口中愤怒的大声咆哮,“贱女人,老子今天要你……” 砰! 蒋叶丽猛的又是一抬脚,直接踢在了小寸头刀疤脸的裤裆上,这一次隐隐之中仿佛有蛋碎的声音响起,刀疤脸小寸头那满脸的狰狞,瞬间化作了无尽的痛苦,他捂着裤裆崩的老高,惨叫声恨不得将喉咙撕破一般,冲着周围的一群小弟大声骂道:“都特么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快给我灭了她!” 一群小弟这才猛的惊醒过来,挥舞着手里的刀枪棍棒,奔着蒋叶丽就扑了过来。 蒋叶丽脸上毫无慌张之色,抓住了小寸头刀疤脸的衣领子,在对方满脸恐惧以及愤怒的目光下,她的叫再次踢了过来…… 砰、砰、砰…… 一脚接着一脚,起初只是用脚背来踢,到后来就变成用高跟鞋的脚尖踢了。 惨叫声已经不足以用来形容小寸头刀疤脸的惨烈了,一个嚣张跋扈的混混,结果被一个漂亮的女人踢爆了蛋,这种痛苦与心灵的创伤绝对不是三言两语所能形容的。 而其他那些个气势雄性奔着蒋叶丽过来的小弟们,全都被林昆给拦住,并且毫不留情的被打倒在地,既然这些人本就是欺善怕恶,那就让他们尝尝被虐的滋味,他们刚才还口口声声的要让林昆残废,结果现在都躺在地上变成了残废。 蒋叶丽松开了手,小寸头刀疤脸终于软绵绵的躺在地上了,她转过头向吧台后的那女人看去,这女人浑身狂打着哆嗦。 蒋叶丽语气平淡的说:“于乾盛在哪里?” 女人连连道:“不,不知道,我们于……于哥今天没来公司,我……” “给他打电话。” “是,是是……” 女人被吓坏了,差一点就被吓得提前来大姨妈了,哆嗦的拿起了电话,对照着通讯录上的号码,就拨了出去。 另一边…… 西阳水库的大坝上,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正带着几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站在大坝旁,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儿,被其中的两个男人摁着肩膀押在男人的面前,旁边的大坝刚刚经历了洪灾,此时大坝上满是泥土与缺口,西阳水库里的水也比往年涨高了一大截。 中年男人望着那此时平静的西阳水库,抽了一口烟,淡淡的说:“我很早就听说过,咱们这西阳水库里有一条大鱼怪,曾经鲤鱼跃龙门失败,使得这条大鱼怪生性大变,变成了一条魔鱼,两百年前还是大清朝的时候,咱们这周边经常洪水泛滥,后来村里的人投入小孩祭祀,才使得风调雨顺……” 说着,中年男人突然回过头,看着五十多岁的男人,道:“郝村长,你说咱们这儿今年的洪灾,和这有没有关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