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1946(2)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七十六章:1946(2)

第二百七十六章:1946(2) 林昆很自然的回道:“送果盘的。” 嗲声又传来:“我们没叫果盘呀。” 周围的环境嘈杂,林昆也懒得墨迹,直接一脚踹在了门上,就听‘砰’的一声巨响,包间的大门被一下子踹开了,这巨大的声响除了把包间里的人给吓的一愣之外,其他附近的也都纷纷向这边看过来,酒吧里的两个保安也警惕的向这里看过来。 林昆不想惹上太多的麻烦,马上装出一副酩酊大醉的模样,冲周围的人挥了挥手,嘴里头吱吱呜呜的道:“不……不好意思,有点喝多了。” 然后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晃晃荡荡的走进了包间里,抬脚往后一撂,直接把门给关上了,外面的众人唏嘘了一声之后,该玩玩该喝喝,这种小插曲虽说不是每天都有,但在酒吧这种场所里却是经常可见的。 包间里坐了十多个女的,一个个浓妆艳抹,姿态说不出的轻浮淫荡,另外还有五六个男的,为首坐在中间的是一个国字脸浓眉大眼的男人,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的模样,按说国字脸浓眉大眼这副长相,给人的感觉肯定是忠厚而又刚毅,可这个男人的脸上却是带着一层说不出的狡猾。 要说林昆过去女人见的少,男人却是见过无数,不说部队里的那些个大老爷们,就边境上的那些个犯罪分子,一百个里面也有九十九个是男的,对于男人的审视,咱们林大兵王的眼光还是很准的,正常人看这个国字脸浓眉大眼的男人,肯定会被其外表所迷糊欺骗,林大兵王一看就看出了这厮不是个善茬。 和这个男人对面坐着的几个男人也都是二十几岁三十多岁的模样,一个个无论从相貌还是气质上来看,都是些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二世祖。 “你是谁啊!”离林昆最近的一个男人站了起来,冲着他就喊道,这男人二十多岁的模样,留着一头很飘逸的发型,脖子上拴着根大金链子,并且在脖子上有一块很夸张的纹身,看上去一身匪气十分的浓厚。 林昆根本不搭理他,掏出手机确定了一下金凯发过来的照片,就是国字脸浓眉大眼的那位,直接就向着梁军走了过去,冲他喊叫的小青年见林昆不搭理他,马上怒从中来,一把挡在了林昆的身前,呲牙咧嘴的道:“你特么的到底谁啊,别以为带着个宠物鹰来就很牛逼,老子家养的藏獒呢!” 林昆眉头一皱,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这个小青年,这摆明了就是一个喜欢招摇得瑟的玩意儿,林昆很不耐烦的冲他说了一句:“你最好让开。” “要我让开,你特么的算老几啊!”小青年不依不饶,同时其他的小青年也都站了起来,只有梁军还稳稳的坐在座位上,端着酒杯看着林昆。 林昆摇摇头,懒得跟这小青年墨迹,直接一巴掌就拍在了这小青年的脸上,这一巴掌上的力道不说有多大,就听啪的一声响,小青年应声惨叫一声,整个人头重脚轻的就向一旁栽倒,一头栽在了一个女人的怀里。 啊! 被撞到的女人惊叫了一声,坐在两旁的女人迅速散开,这些个混夜场的女人,胆子一个比一个小,遇到了这种大家殴斗的事,吓的胆都能破了。 这其实也不能都怨她们胆子小,几乎每年都会有关于酒吧打架斗殴出人命的新闻,就在前不久这1946酒吧里就发生过打架斗殴的事件,虽然没有出人命,但当事者也都是重伤躺在医院里,其中就两个作陪的小姐没有及时躲开,结果一个脑袋被开了瓢,另一个肚子上挨了一刀。 另外的几个男人一看林昆动手打人了,马上纷纷亮起了拳头同仇敌忾,迎面的一个男人直接一拳捣向林昆的面门,两旁的两个男人也都冲着他的脑袋捣了过来,这三个人一下子形成了围攻的架势向林昆发难,刚才被打倒的那个小年轻马上就爬了起来,抄起一个酒瓶子就向林昆砸来。 正常人是无法以一敌四的,不过这对于林昆来说,简直就跟小孩过家家似的,实际上他都懒得和这几个小青年动手,就他们手上的两把刷子,给他练手还不够呢。 不等林昆出手,小海冬青扑棱棱的飞了起来,小家伙现在身形不大,站在林昆的肩膀上也就两个拳头大小,不过小家伙这么一扑棱棱的,块头可就马上的显了起来,一对翅膀张开之后至少有七十公分长。 众人的脸上全都是一惊,小海冬青扑棱棱的从林昆的肩上跳了起来,冲着迎面的那个男人的头皮就抓了去,结果这哥们可惨了,就听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小海冬青那锋利如钩的爪子直接将其头皮给揭下一大块,鲜红的血液顿时流了出来,满屋子血腥的气息迅速的弥漫开来。 “啊!” 这哥们抱着脑袋倒在了地上,整个人痛苦的蜷缩在一起胡乱的挣扎着。 其他的几个小青年全都被吓的愣住了,小海冬青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紧接着冲着一个小青年的脸上抓了一下,一声惨叫顿时响起,抓掉了一大块的血肉,而后又冲另一个小青年的鼻梁啄了一口,直接将那小青年的鼻骨给啄了个窟窿,挥着瓶子的那个小青年赶紧将手中的瓶子变幻方向,向小海冬青砸过来,小海冬青完全是背对着他,这一瓶子按速度和轨迹计算还真能砸的到它身上,眼看着瓶子就要砸在小海冬青身上的时候,这哥们突然闷哼了一声,手中的瓶子半空中脱手掉到了地上,林昆怎么可能让小海冬青受伤,直接抢先一步一脚踹在了这厮的小腹上,直接将其踹的两脚离地向后倒飞了出去……呼通一声,撞在了早就离空的沙发上,把沙发都给撞翻了,这沙发上本来是坐满陪坐的女人,这会儿工夫早就逃的一个不剩了,比起一场一两百块的陪坐费,命更要紧。 站起来的几个男人都被放倒了,坐着的只剩梁军,林昆抬眼向梁军坐的位置看去,结果那位置早已是空空然,这厮刚才趁乱和那些陪坐女一起逃了。 林昆眉头一蹙,赶紧就向外面追了去,刚出包间的门,迎面忽然两道警棍就向他抽了过来,耳边风声呼啸,鼻梁和胸口一阵的压抑,他快速的伸出手将两根警棍抓住,只见两个酒吧的保安站在面前,咬着牙发狠的冲他道:“打了人就想跑,没那么容易。” 林昆急着去追梁军,根本就没心情和这两个保安墨迹,两只手握着警棍用力的往外一推,这两个保安的身型虽然都很健壮,可也抵不住咱们林大兵王的大力啊,两个人撞在了身后的栏杆上后,身体直接绕了一圈越过栏杆向一楼摔了下去。 呼通的两声响,一楼顿时响起了一片的惊恐嘈杂之声,林昆目光快速的在酒吧里搜索,忽然从人群里发现了梁军的背影,他正向往酒吧门口的方向逃跑。 林昆单手撑着栏杆一跃,直接从二楼跳了下来,而后快速的在人群中穿梭,向着门口的方向跑过去。 林昆追出了酒吧的大门口,梁军也刚跑出来不久,直奔着停在酒吧门口的出租车就跑了过去,林昆几个箭步冲刺上了,梁军坐进了出租车里刚要关门,林昆的大手忽然将出租车门给抓住,梁军红着双眼死命的拉着车门不肯松手,他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自己心里清楚,他把林昆当做是金家派来要他命的杀手,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人的潜能总是无限的巨大,再加上林昆没料到这厮会有这么大的力,最终竟被他把车门给关上了。 出租车发动了就开走,常年在酒吧门口等活儿,这种场景出租车司机见的多了,一旦遇到这种情况,他们通常的反应都会马上发动车子开跑,要是能带着车上的乘客逃跑成功,正常的情况下乘客都会多付小费的。 林昆拉着出租车门的手没有松开,就在出租车刚要开跑的一瞬间,他手上猛的一用力,就听‘咔嚓’的一声响,仿佛钢筋被拉断的声音,只见出租车的车门硬生生的被拽了下来,林昆随手一挥,咣啷啷的丢到一边。 梁军和出租车司机全都懵了,全都瞪大了眼睛惊恐万分的看着林昆,也包括周围其他的一些人,目光游移在林昆的脸上和地上的车门上……这车门真的是被硬生生的给拽下来的么?这得特么的多大的力气啊! 出租车司机惊恐的忘了发动车子,车上的梁军也忘记要逃跑了,或者说他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呢,林昆的大手已经伸了过来,扯着衣领子就把他从车里给拽了出来,同样是随意的往旁边一丢,梁军的下场就跟那个车门一样,呼通一声摔在了地上,一瞬间身子仿佛被摔的要散架了一样,疼的他一阵的呲牙咧嘴,嘴角里溢出一丝腥红的血迹。 林昆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梁军,梁军一脸惊恐的坐了起来,两只手撑在地上就想要站起来跑,结果林昆一大脚板子踩下来,直接把他又给踩在了地上,梁军呲牙咧嘴又是一阵的惨呼,嘴里吐出了一大口的血水。 “大……大哥,我怎么得罪你了。”梁军痛苦的呼喊道,他心里猜到林昆是金家派来报仇的,可还是想能周旋一下。 “你做过的事你清楚,我只是来做该做的事而已。”林昆嘴角淡然的笑道,无形中却弥漫开了一股阴森的杀气,目光看似云淡风轻,却也是透着刺骨的凉。 梁军害怕及了,讨饶道:“大哥,我知道你是金家派来的,这样行么,他们付给你多少钱,我付你双倍的,不不不,我付你三倍的都成啊!” 林昆淡淡的一笑,道:“你不用害怕成这个样子,我没打算要弄死你。现在你回答我一个问题,金凯的车是不是你撞下山的。” 梁军惊恐的道:“大哥,大哥这里面是有原因的,当时我也是不小心啊……啊哟!” 林昆的脚上突然用力,冷冷的道:“别说那么多废话,只说是还是不是!”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