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六十四章:什么来头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六十四章:什么来头

林昆敲了两下门,发现门并没有锁,于是就和蒋叶丽直接走了进来,吧台后小屋里的老板和老板娘,估计正搞在激情跌宕处,所以明明听到了门外有人走进来,也还在呼哧呼哧的搞着。 旅店的门厅不大,邻着吧台的位置放了一张沙发,沙发是真皮材质的,若是新的应该价格不菲,不过能放在此处的,不是偷工减料的假货,就是旧的。 实际上,这沙发已经不是一般的旧了,就像是从哪个破烂市场里捡来的一样。 林昆坐下来,蒋叶丽却有些不太愿意做,女人讲究的总会比男人多一些,尤其越是高贵典雅的女人,她们身上随便的一件衣服都是价格不菲,总不能看着个屁股能落的地儿就坐下来,倒不是她们舍不得将衣服给坐脏了,而是这么一来会无形当中的拉低气质。 气质这种东西,可不仅是穿衣打扮,有的人钱花的再多,穿的再衣着光鲜的,还是一副俗人屌丝派,有的人只是普通的打扮,却能多出几分不一样的感觉。 蒋叶丽一直是在江湖中行走,身上自然有着一股平常女人所没有的戾气,但自从认识了林昆以后,她已经越来越不用在乎江湖上的那些事儿了,所以气质尤为的从容起来。 吧台后的小屋里传来吱嘎吱嘎的声音,不难想象那张结构不是很结实的木板床,此时正在承受着两人激烈的交战,老板娘可是不怎么压抑自己的声音,于是乎整个旅店的大厅里都回想着她那呼啸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个纯爷们…… 也就两三分钟的时候,小屋里的战争结束了,同时就听啪的一个大耳刮子的声音。 林昆和蒋叶丽面面相觑,显然有些不太理解,不过马上他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身材干巴瘦的店老板,肿着半边脸颊走出来,脸上一副委屈窝囊的模样,身后的小屋里传来老板娘的怒骂:“没用的东西,吃了老娘那么多的补品,还是这么不中用,不到五分钟就完事了,老娘我还没尝到甜头呢。” 林昆和蒋叶丽同情眼前的中年男人,同时也钦佩这胖老板娘的性格直率,甚至已经不用直率来形容了,这简直就是虎嘛。 旅店里剩下最后的两间房,蒋叶丽直接要了一间,林昆对此也没什么异议,就两人的关系,如果还开两间房那就太假了。 旅店的环境倒还算不错,白色的床单,干净的地面,就连卫生间也收拾的很干净。 老板给了林昆和蒋叶丽钥匙,并带着两人上楼,提前帮着调试了一下电器。 老板走后,房间里就剩下林昆和蒋叶丽两个人,四目触碰的瞬间,自然是电石花火,至于接下来么…… 夜,凄迷而又漫长,可又是那么的璀璨,镇子上的夜晚相对安静,可过了午夜之后,也照样有继续营业的烧烤摊,几个地道的东北大汉坐在一起吃着烤串喝着啤酒,趁着酒精上头吹着牛逼,仿佛整个偌大的东北都是自己的。 阳光如期而至,昨天夜里林昆和蒋叶丽睡的都还好,两人洗漱了一番之后,便退了房出去吃早餐,旅店的附近就有一家早餐铺,店里的生意很好,而就在旁边也有一家早餐铺,生意却是很差。 生意好的早餐铺,老板和老板娘都是五十左右,而那个生意差的早餐铺,老板和老板娘也就三十左右的模样,那老板娘打扮的花枝召开,见没客人过去,甚至还会主动的摆手冲路人招呼,可即便如此,也还是没人愿意进去。 蒋叶丽笑着说:“这女人可真逗啊。” 林昆笑着说:“咱这人生地不熟的,你可别和我惹事,那娘们一看就不是个善茬,你刚才说的要是让她听到了,她能善罢甘休么,我可不想来这儿的第一天,就和人打起来,那样出名太快了。” 蒋叶丽笑着揶揄,“你还有害怕的时候?” 林昆一脸无辜的道:“我可一直都是很低调的。” 两人进了早餐铺,好不容易和人拼了一桌,同桌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叔,带一个胖胖的小娃子,是大叔的外孙。 点了豆浆油条,还有几样小菜,尝了一口之后,还别说味道真是不错,而且价格也公道实惠。 林昆和蒋叶丽是在这儿吃着早餐,可从两人一进门之后,几乎店里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落在了蒋叶丽身上。 蒋叶丽的美,来自于她身上的强大气质,那种高贵典雅而又不失飒爽之姿的气质,绝对是这个小镇上的人从未见过的。 “小伙子,你们是从城里来的吧?”同桌的大叔笑着问,他那看起来只有七八岁大的胖外孙,则直接冲蒋叶丽夸赞:“阿姨,你可真漂亮啊,比我们语文老师还漂亮呢,比英语老师也漂亮!” 蒋叶丽柔腻的笑道:“谢谢你的夸奖。” 打过了招呼之后,林昆和这大叔又简单的聊了起来,与此同时其他桌的那些客人,也都觉得总盯着人家姑娘看不好,何况这种女人看看也就算了,就凭自己的这点本事,这辈子都没指望能搭上。 众人也都开始聊起天儿,大家伙聊的几乎都是一个话题,就是西阳大坝,西阳大坝的溃堤,造成了西阳村的严重损失,这是全市皆知的事情,老百姓们的消息往往都比较灵通,大家整天都是在这镇子上混的,有点什么风吹草动,甚至邻居家放个屁都能听到。 大家伙聊天的内容主要有两点,一是大骂那个乾盛桥梁建筑有限公司偷工减料,所以导致了这次大坝的溃堤,而那个乾盛桥梁建筑有限公司的老总于乾盛,居然还伙同镇上的领导,将这黑锅丢到了省里,具体砸中了哪个大领导就不是他们这些小镇上的百姓能够知道的,但对此行为大家伙纷纷表示咒骂。 乡下老百姓的骂人话,往往就是那么几句,但又都是极其怨毒的。 还有一件事,就是省里来人调研了大坝的情况,准备再新建起一个大坝,保证老百姓的财产安全,而这次最有可能承包该项目的,又是这个乾盛桥梁建筑有限公司。 林昆听众人聊着,于是好奇的问道:“各位朋友,我是外地来的,西阳村大坝溃堤的事儿我听说过,可这个乾盛桥梁建筑有限公司到底什么来头,怎么能出了事将责任推卸的干净,而且这次承包的项目,还十拿九稳呢?” (今天一更,明天也是一更,二斗在这里跟大家请个假(最近太累了,想缓一下,好在十一的时候爆发一下);十月一期间1、2、3号正常更新,4号之后加更,这两天欠下的到时候也会补上……二斗每天的更新通知,会在公众号里发布,方便的话,请大家关注二斗的微信公众号:网文二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