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五十九章:西阳大坝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五十九章:西阳大坝

林昆接过档案袋,疑惑的看向韩唯政,道:“韩叔叔,这是?” 韩唯政道:“这是我去西阳村这一路上收集的资料,关于西阳水库大坝的历史问题,以及这次洪灾导致大坝的种种原因,这里面的文件,都是经过有关部门考验的,你先大致的看看吧,明天我就把这些档案材料,一并送给中央下来的纪检人员。” 林昆打开了档案袋,从里面拿出了一大摞的资料,韩夫人在一旁说:“你韩叔叔知道余省长这次有麻烦,特意请了假,连夜到西阳村那里调查取证,才刚回到家裤子还没来得及换,就又赶过来了。” 林昆心中替余宗华感激,目光不由的落向了韩唯政的裤脚,韩唯政马上将裤脚往后缩了缩,冲自家婆娘道:“闺女她娘,你说这些干什么。” 韩唯政的裤脚上沾染了不少泥巴,今年自打开春以后,辽疆省的雨水就特别的多,浑河的水都上涨了一大截,而西阳水库供应着沈城大半个城市的用水,一到了汛期就会格外的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 林昆暂时放下了手中的资料,由心的对韩唯政说:“韩叔叔,谢谢你为余叔做的这一切。” 韩唯政笑着说:“林昆啊,你这就太客气了,我和老余搭班子共事,老余的为人我还是很清楚的,我们两袖清风造福百姓,不管任何人想要诬陷他,我都会第一个站出来的,或许这次的事情不像我想的这么严重,但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特意去了趟西阳村,把该收集的资料都收集了。” 林昆继续看资料,资料虽然厚,但也是分了几个部分,首先是当初建造大巴,差不多是二十年以前,当时余宗华在西阳村任书记,西阳村是一个大村,人口在占了整个西阳镇的一半,过去的堤坝虽然质量坚固,但为了能够充足的供应沈城的用水,并确保西阳村老百姓不受洪灾的威胁,余宗华向当地的镇政府申请,批准了一项专款来重新修建了堤坝。 当时,这项大工程闻名整个辽疆省,本来西阳水库的供水量,只满足五分之一的沈城,大坝建成以后,只要不碰上干旱年头,足以供应半个沈城的用水。 后来随着余宗华的步步升迁,公务越来越繁忙,也就无瑕估计大坝的情况,这也合情合理,毕竟后续的维护保养,是当地官员负责的。 而余宗华始终没忘了西阳大坝,他深知这个大坝的重要性,一旦大坝碰上洪灾决堤,守在大坝旁的西阳村将会蒙受巨大损失。 所以一直到现在,余宗华每年都会叮嘱省里,拨一笔专款给地方政府用来维护大坝。 今年的洪灾,是辽疆省多年不遇的,尤其在沈城的周边尤其的严重,老百姓说是龙王发怒,给当地带来的影响巨大。 大约半个月前,在连日的暴雨下,西阳大坝突然的绝地,整个西阳村几乎都被淹,距离大坝近的几乎人家,更是有人失踪…… 此次中央纪检委下来检查地方官员纪律,有人趁此苗头把大坝溃堤的锅甩给余宗华,给出的理由很奇葩,说余宗华每天拨给维修大坝的款项数额太小,不足以正常维修。 韩唯政此次前往西阳村,带了水利局相关的工作干事,对大坝的整体结构,以及每年的维修款项做了一个详细的预算,结果是每年余宗华的拨款足够维修大坝,还有一小部分的结余,留作零补的维修。 林昆大致将资料看了一遍,其中涉及到一个叫乾盛桥梁建筑公司的,大坝这十几年的维修都是由这个公司承保,而这十几年里,地方政府的领导都换了好几波,这家乾盛桥梁建筑公司还能这么稳的承包桥梁维修工程原因无非那么几种。 一,这家桥梁建筑公司的技术达标,有专业的维修团队,完全胜任大坝的维修工作。 二,这家桥梁建筑公司有其他的背景,所以能一连十几年都拿得到政府的维修项目。 …… 除此之外可能还有其他的原因,但从韩唯政给的资料上来看,这家乾盛桥梁建筑公司是西阳镇上的一家私人企业,老板于乾盛是土生土长的西阳村人,在当地拥有很广的人脉关系,而且还带有着一点江湖背景,乾盛桥梁建筑公司的技术资质与施工团队只能勉强算是二流的公司,而维修大坝这种重要的高技术规格的工作,应当由一流的专业公司承保。 林昆放下了资料,看着韩唯政说:“韩叔,这么看大坝的溃堤问题是出在于乾盛的身上?” 韩唯政道:“我找我们水利局的相关人员,对近些年的修缮进行了评测,乾盛桥梁建筑公司倒没有偷工减料,但用的都是最低标准的材料,施工标准也不达标,我找专业的建筑公司打听过,正规标准的施工,雇佣的工人一天的工费大约是五百,而普通的工人一天工费只需要三百甚至更少……” “而老余每年的拨款,都是按照高标准的资金拨下去,这其中包括了施工材料与施工费,但到了地方之后,这笔钱款……” 韩唯政话没说完,但林昆已经能明白其中的意思了,辽疆省已经多少年没遇到洪灾了,当地的官员一定认为不会发生洪灾,所以对大坝的修缮一直都是消极的状态,另外这个于乾盛再从中多赚一笔,所以就导致了大坝的规格不达标。 就因为地方官员的不重视,以及这个施工技术和资质不达标的桥梁建筑公司,导致了西阳村里的多户老百姓失踪,这损失最应当承担责任的是当地的官员和这个于乾盛,可这些人现在却反咬一口,将责任给推到了余宗华的头上,这本就不正常。 地方的官员就算是再胆子大,也不敢直接弹劾省长,那差的可不是一级两级啊。 终于,韩唯政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问林昆:“听说志坚这次得罪的是燕京城的大人物,确有这件事?” 林昆点了点头,也没有说太多,道:“韩叔,你去西阳村调查这些材料,收到地方干扰了么?” 韩唯政道:“我这次去是摸底,所以伪装了身份,找的水利局的技术人员,也说是剩勘察队的,对镇上的人也称是考察大坝的情况,打算重新修建一个新的大坝,那于乾盛听了这个消息,估计还在琢磨怎么搞到这个项目吧,西阳镇上有我本家的一个亲戚,许多事都是他暗中帮我跑的。” 林昆道:“韩叔,地方的那些官员该受罚的是你们这些大领导决定的事情,我打算今天晚上就去一趟西阳镇。” 韩唯政有些担心的说:“小林,你这是?” 林昆道:“为了一己私利,害了众多老百姓的性命,还要反咬余叔一口,我得当面和这个于乾盛谈谈。” 韩唯政道:“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不要整出什么大事。” 林昆笑着说:“韩叔,你就放心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