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五十八章:余宗华的困境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五十八章:余宗华的困境

接到韩心的电话,韩唯政刚刚从外地出差回来,他堂堂辽疆省的省委书记,裤腿上沾染了许多泥巴,皮鞋也脏的不成样子,妻子走过来帮他接过了公文包,结果挂了电话,苦笑着对妻子说:“韩夫人,你家大小姐有请,我得马上过去一趟。” 韩夫人略有嗔怪的说,“这丫头,一天到晚也不怎么回家,你刚出差回来,就要你过去,可真是不知道心疼她老爸。” 韩唯政笑着说:“没事儿,我不怕辛苦,在外头我肩上担着的责任是这一省的百姓,回到家里我就是给你们母女效劳的。” 韩夫人道:“可这家里的饭菜,我都让桂婶准备好了。” 韩唯政笑着说:“那就等我回来再吃,要不,你也跟我一起去吧,咱们闺女那可是吃的什么都不缺,让她给再摆一桌。” 韩夫人道:“你之前不是说,不能去女儿那里吃饭么,怕影响不好,也不想落人口实,说女儿的茶楼生意是你照顾的。” 韩唯政笑道:“是啊,人言可畏啊,不过我这当爹的去女儿那儿蹭一顿饭总是可以的吧,今天就不想那么多了,而且你不一直想见一个人么,今天倒是可以见见。” 韩夫人起初一愣,紧接着马上反应过来,道:“你是说那个害的咱们女儿相思苦的小子?” 韩唯政笑着说:“你看看你,情绪又要激动了,孩子的事儿,咱们劝也劝不住,所以就放任她吧,大道理咱已经说的差不多了,既然女儿有自己的选择,那么以后后不后悔的她自己承受就好了。” 韩夫人不高兴了,白了一眼韩唯政,道:“你这当爹的还是不是亲生的了,你自己女儿的终身大事,你都不管了?” 韩唯政笑着叹了口气,道:“我是不想管么?可是我能管得了么,大道理说了太多,总不能咱们把女儿给捆在家里吧。” 韩夫人还是颇有振词,韩唯政干脆说:“要不你在家等着,我去女儿那吃个晚饭?” “不行,凭什么你去我不去,闺女是我生的。”韩夫人也不再多言,便开始穿衣服了。 韩唯政开着自己那辆黑色的轿车,和妻子来到了梧桐巷茶楼,车子在茶楼前的停车场上停好,两人一起走进了茶楼。 茶楼的服务员自然认得韩唯政夫妇,恭敬有礼相迎,带着二人去了二楼的包间,端茶送水、瓜果梨盘的,同时也有服务员上楼去请韩心了。 咚咚咚…… 房间被敲响的时候,韩心正慵懒的躺在林昆的胸前,白皙如玉一般的手指,轻轻的在林昆胸前比划着,她的俏脸上红晕缭绕,一副久旱甘霖后的滋润模样,抬起头捋了一下额前的青丝,道:“什么事?” 门外传来了服务员恭敬的声音,“韩姐,韩叔叔和韩阿姨正在楼下等您呢。” 韩心一听说父母来了,脸上的神色马上就有些慌张起来,回道:“好,我马上下去。” 服务员退了下去,而房间里,韩心赶紧坐了起来,一边整理着凌乱的头发,一边看了一眼时间,道:“怎么这么快,一个小时就这么就过去了,可不能让我妈看出来,不然的话羞死了人都。” 林昆这时从床上坐起来,苦笑着说:“春宵一刻值千金,你现在这么害羞,刚才可……” 啵! 韩心那两瓣樱红的香唇直接吻住了林昆,水汪汪的大眼睛却满是威胁他的意味,显然是不让林昆继续说下,不然的话…… 她的目光慢慢下挪,掠过他的脖颈,平坦壮阔的胸前,林昆惊的后背一凉,赶紧举起手来表示有话说。 韩心松开了嘴唇,林昆马上气喘了一口粗气,“你爸和你妈可就在楼下呢,刚才一个小时,要是再来一个小时,他们……” 不等林昆说完,韩心马上白了林昆一眼,笑骂了一声:“色胚,谁说要和你那个了。” 林昆苦笑不已,许久不见,这小妞倒是滑头多了,女大十八变,瞧她如今的容貌,已经不可能变得更漂亮了,可这小心眼却是越来越多了,那以后他会不会被玩坏? 韩唯政和韩夫人倒也没客气,直接让服务员给上一桌晚宴,不论韩唯政是韩心父亲的身份,还是省委书记的身份,服务员都不敢怠慢,马上就下去安排后厨了。 韩心和林昆从楼上下来,见到韩唯政夫妇之后,林昆上前一步打招呼:“韩叔叔,阿姨好!” 韩心的母亲虽然在心中对林昆颇有微言,可脸上并不表现出来,能身为省委书记家的太太,自然也要有相应的底蕴,不然的话就向余志坚家旁边的那个八婆女人,他家男人身上的那点好风水全都被她给败了。 韩唯政夫妇也都和林昆互相寒暄了一声,韩心坐在了母亲的旁边,林昆则坐在了韩唯政的身旁。 饭菜很快就上齐了,茶楼的后厨一般都不怎么做饭菜,来这里的都是喝茶,很少有吃饭的。 韩心母女俩在那低声的说着什么,韩唯政笑着对林昆说:“老余一出了事情,我就知道你会来的,没想到这么快。” 林昆笑着说:“韩叔,我也不和你绕弯子了,余叔这次到底翻了什么事,你应该清楚吧。” 林昆没有提太多彭家那边,韩唯政笑着说:“我和老余每天都在一个大院里,他出了事情,我是第一时间知道的,不过你放心,老余清者自清,根本就没有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儿,这次之所以被纪检的人请去问话,是和西阳乡的洪灾有关系。” “洪灾?” “是啊,最近咱们辽疆省降了数日的大雨,西阳乡邻着西阳水库,这次的水灾尤其的严重,造成了地方上百姓被淹,还有一些家属失踪的,这件事影响很恶劣。”韩唯政道。 林昆皱起了眉头有些不解,道:“韩叔,这我就不太明白了,一个乡的水灾,问起责来省长是有责任,可重点不在省长的身上吧,不至于把省长关起来审问吧?” 韩唯政苦笑道:“这一句话说不清楚,你先看看这个……”说着,将他手里的公文包递到林昆面前,从里面取出了一个厚厚的档案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