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1946(1)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七十五章:1946(1)

第二百七十五章:1946(1) 金元宗冷笑一声,道:“骆大成,你不觉得你现在这么说太牵强了么,你暗害我孙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还有一个年迈的爷爷,你都不考虑我孙子的感受,我何必要再念及你的感受?仁义只有一次,二十年前我已经给过你一次,绝对没有第二次了,今天你必须把命留下。” 骆大成低着头,金元宗的话音刚落,他突然就从地上冲了起来,手里不知道何时握了一把匕首,冲着金元宗就扑了过来,刚才他的哀求只是一个烟雾弹,目的是分散众人和金元宗的注意力,趁其不备突然袭击! 骆大成刚刚站起身来,身后的大汉突然就是一大脚板子踏了下来,骆大成以为自己的烟雾弹分散了众人的注意力,实际上他身后的壮汉早就防着他会突然袭击,就听呼通的一声,骆大成整个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金元宗眉头一皱,阴冷的气息盘绕,冲老管家下命令道:“别让他死的太容易。” 老毕点头,道:“二十年前他就该死了。” 老毕吩咐两个壮汉把骆大成拉下去,骆大成忽然猖狂的大笑起来,道:“金老鬼,你杀了我又怎么样,老子弄死了你孙子,你这拼了大半辈子的家业再大也无人继承,你儿子死了,孙子也死了,就剩你个可怜虫了,哈哈!” “慢着。”金元宗抬起手道,拉着骆大成的两个壮汉停了下来,金元宗讥讽的冲骆大成笑道:“呵呵,你恐怕想多了,我孙子根本就没事。” 骆大成脸上的表情忽然一变,道:“这不可能,我亲眼看到车被撞到山下爆炸了!” 金元宗掏出手机开了免提,找到金凯的号码拨了出去,对面很快接通了,金凯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爷爷,什么事啊,害我的人你就出来了么?” “揪出来了,你安心养伤,我这边还有事要处理,你别在医院里乱搞。” “嘿嘿,爷爷,我知道了。” 金元宗挂了电话,骆大成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来,愣了能有两秒钟,他忽然发疯一样的大笑起来,仰头冲天埋怨道:“老天爷啊,你真是不公啊,金元宗这个老鬼坏事没少干,你为什么就不让他遭报应呢,为什么啊!” 金元宗挥了挥手,两个壮汉应把骆大成给拉了下去,杀人这种事是不准在金家的府邸上干的,两个壮汉把骆大成塞进了一辆霸道车里,开着车驶出了金家,至于骆大成的后果想都不想,最终肯定是碎尸丢进海里喂鱼。 老毕走到金元宗的跟前,问道:“老爷,小优怎么处理?” 金元宗看着地上瘫软的小优,皱着眉头道:“这孩子估计也是被骆大成给误导了,算了,主要的元凶是骆大成,骆大成死就行了,把她给放了吧。” “可是老爷,留着她会不会有后患?”老毕担心的道。 金元宗笑着道:“我这一辈子树敌无数,后患也无数,不差这孩子一个。” 挂了电话,金凯对林昆说:“我爷爷说揪出来暗地里害我的人了。” 林昆笑着道:“金老爷子的效率很快嘛。” 金凯道:“但有一个人我得亲自去把他揪出来,这个还需要你的帮忙。” 林昆笑着说:“帮你金大少的忙自然没问题,不过总得有点好处吧?” “你……”金凯看着林昆道:“没想到你也是这么势利的人,说吧,你想要什么好处!” 林昆摸了摸下巴,语气轻佻的道:“我的凤凰会所还少一个股东,你来冲个数?” 金凯眼睛一瞪,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昆,这哪是什么条件,这分明是在给他好处嘛,他带人去百凤门折腾了那么一大顿,为的就是能得到疯皇集团的承包权,好让‘金字招牌’可以踏入南城区的娱乐经营行列,现在林昆主动的将疯皇集团的股东身份递到他的跟前,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要知道这疯皇集团的股东权可是不少人多少钱就愿意买的。 “你没开玩笑吧?”金凯持着怀疑的态度问林昆。 “我像是开玩笑的人么?”林昆轻佻的笑道:“如果你不想入股,那算了,我随便找一个人入股吧。” “别别别!”金凯连忙说道:“这么好的事我当然入股了,兄弟,你的这个情哥哥承了,咱们江山不改细水长流,以后哥哥肯定不会让你吃亏的!” 林昆笑了笑,说:“别说那些没用的了,说吧,接下来什么需要我帮忙。” 金凯暗暗咬牙道:“你去把姓梁的那个小子帮我揪出来,我要弄死他!” “姓梁的?” “就是他开的车把我撞下山的。”一想起这事金凯就火大,愤愤的道:“md我当他是朋友,这小子却特么的在我背后捅刀,我不整死他我不姓金!” 林昆笑着劝道:“整死就算了,现在是法治社会,咱们得遵纪守法。” 金凯道:“那也不能便宜这小子了!” 林昆道:“你确定是他撞的你?” 金凯道:“百分之一万的确定,当时就他在我的后面,不是他撞的是谁撞的!?” 林昆笑着道:“就没有你驾驶不慎的可能在里面?” 金凯坚决的道:“绝对不可能!” 林昆站了起来,“把他的照片发给我,别的你就不用操心了,这个人情你先欠着,以后我会让你还的。” 金凯激动的说:“好兄弟,哥哥一定记着!” 从医院里出来,林昆终于把烟点着了,深深的吸了一口,对着天空吹出一团烟气,阳光已经不再那么灼热了,这个夏季眼瞅着就要过去了,他坐进了车里,开着车在路上慢悠悠的驶着,兜里的电话震动了两下,金凯把梁军的照片以及平时出没的地方都发过来了,他之所以肯这么帮金凯,并且主动送上凤凰会所的股权,是出于他对大局的考虑。 不论是百凤门还是新更名的凤凰会所,想要稳定的发展就必须有一个靠山或者是盟友,就目前来看,没有谁会比金凯更合适,只要金凯加入了进来,过去那些针对百凤门的敌对方,绝对不敢再轻易的来惹事。 打打杀杀的林大兵王不怕,但那些个敌对方要是三天两头的到场子里惹事,夜场生活除了讲究娱乐之外,重要的是安全,若是让顾客们都找不到安全感,那场子的生意只会越来越差,到最后恐怕入不敷出。 一个帮派的稳定发展是需要资金的,没有了稳定的利益收入,很快就会不攻自破,林昆的目标是统一整个中港市的地下世界,所以他将目光放的很远。 夜色很快降临大地,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喜欢夜生活的人这时已经开始整装出发了,将自己压抑、空虚的心灵,投入在这一片灯光璀璨的夜色中,在一片片欢闹的场合,在一次次堕落的邂逅中,寻找一份慰藉。 楚静瑶和澄澄都睡着了,小海冬青两天不见林昆,回来后便一刻也不离开的黏在林昆的肩头上,不管林昆走到哪里,就是晚上吃饭的时候,小家伙也不从肩膀上下来,这几天小家伙长了不少,顿顿吃牛肉,除了体型增长了之外,身上那暗红色的毛羽也变的愈发的有光泽,要不是它天生犀利的眼神,它看上去绝对是一个惹人喜欢的超级小萌宠。 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林昆悄悄的从别墅里出来,开着楚静瑶的卡罗拉出了小区,向着城市夜生活最繁华的南城区驶去,他这次不是去百凤门,而是去一家名叫1946酒吧,这家酒吧过去林昆听说过,但从未光顾过。 车子停在了1946对面的小巷,林昆从车上下来,嘴里歪嗒嗒的叼着个烟卷,小海冬青站在他肩上,一双臻黑的小眼珠子乌黑发亮,炯炯有神的观察着四周。 林昆摸了摸小家伙的头,笑着说:“走,红叶,带你去见识见识场面去。” 小海冬青咯咯的叫了两声,不怎么像鸟叫,更像是一个婴儿的声音。 林昆走到酒吧的门口,忽然被两个黑色装扮的保安拦住,这些个穿着保安服的保安,实际上都是场子里的打手,这是夜场里最基本的配置。 “对不起先生,我们场子里不允许带宠物。”保安礼貌的说道,不过打量了林昆的打扮后,眼神里隐隐露出一抹鄙夷之色,林昆穿的实在是太随便了,而且一身的衣服一看就是地摊货。 “不让带是吧。”林昆摆出一副小无赖的态度,道:“行,不让带那我就不进去了,不过到时候梁大少要是问起我怎么没参加他的聚会,我就说是你们拦着不让我进。”说完转身就走。 一听到梁大少的名字,两个保安脸上的态度马上就变了,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赶紧冲林昆说:“小哥请留步,原来是梁大少的朋友啊,那快请!” 林昆回过头,一副很装逼的表情道:“梁军那小子到没到啊?” 两个保安恭敬的道:“到了,在二楼的逍遥天涯间。” 林昆嘴角满意的一笑,心里暗暗的骂道:“两个傻种,我就是随便的一忽悠,就什么都告诉我了,百凤门和凤凰会所的保安可千万不能这样啊!” 林昆走进了1946的大门,在领导服务员的带领下,直接上了二楼,从电梯门出来的那一刻,马上排山倒海的声浪就袭来了,灯光暗了下去,变成了频频闪烁的舞台灯,楼下的舞池里一群欲望坠落的男女在那疯狂的摇摆着,林昆直接被带到了‘逍遥天涯’间,他冲服务员挥了挥手,服务员恭敬的欠了下身,然后退走了,他没有马上敲门进去,而是站在门外把烟抽完了,中间这会儿工夫,不时有美女敲门进去,透过门缝往里面看,里面聚集了不少的人,少说也有十几个,多数是以女的为主。 “这小子是个好色之徒啊。”林昆笑骂了一声,摸着肩上的小海冬青道:“怎么样,这里的情景不错吧,要不要下去跟着那帮人跳一把呢?” 小海冬青一双眼睛滴溜溜的看着林昆,显然是没听懂什么意思,林昆掐灭了烟头,走到包间前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一声娇嗲嗲的女人声:“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