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五十六章:树倒猢狲散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五十六章:树倒猢狲散

林昆和余志坚离开了黑河省,同行的还有朱诗然,龙大相和八指留在了黑河省,一起的还有陆婷、章小雅以及牛大壮。 梅玉和胡瑶已经从长白山回来,按照林昆的嘱咐,梅玉去给赵颖的母亲治疗癔症。 飞机起飞,望着下方越来越小、渐渐消失在视野里的黑河省,林昆的心情复杂,放眼整个东三省,辽疆省是他最初的根据地,那儿有着他牢固的势力统治,吉森省目前有李春生在那儿坐镇,秦雪在那发展新城区的经济,也可以说很稳固,可唯独这个黑河省,车家真的靠得住么? 盟友建立在彼此信任的基础上,那也是在实力互相可以制衡的时候,现在如果他就这么离开吉森省,这里几乎就没有他的人,慢慢的这黑河省会变成一家独大的局面。 既然如此,那与他当初刚来黑河省的时候又有什么区别呢?他可以选择相信车家,但必须要在黑河省安插下一枚属于自己的棋子,常言道害人之心不可有,可防人之心不可有。 可,该派谁到黑河省来镇压呢?谁又有这番胸襟呢? 林昆暂时想不到人选,也不愿意继续去想,看着邻座的余志坚,那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他又开始琢磨该如何和彭家碰撞。 从知道志坚重伤了沈钰之后,他就想着要不要给爷爷打一个电话,可几次犹豫之后,这个电话终究还是没有拨出去。 上一次,他和几个叔伯的事情,已经闹得爷爷心里不舒服,这次的事情他不想再让爷爷烦心。 再说了,如今是东三省地下世界的王,彭家的人远道而来,又能真的怎么样么? 朱诗然一直都是自责的不模样,不过看她坐在志坚的身边,那一副小女生的乖巧模样,林昆也不知道是不是该替这两人感到高兴。 飞机很快落地,下了飞机之后,三人便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省政府的家属住宅区。 出租车停在了是政府家属大院的门口,余志坚和门卫站岗的士兵打了招呼,便带着林昆和朱诗然进去,一路上碰到了几个余宗华的同僚,常言道树倒猢狲散,如今余宗华只是被叫去暂时关押下来谈话,余志坚同这些人打招呼,这些人的表情反应便不如当初余宗华在位时候那般热情。 林昆拍了拍余志坚的肩膀,让他先宽宽心,余志坚心胸度量自然不差,这一路上走过来,不管遇到的人是什么态度,他都上一副笑脸的模样主动跟人打招呼。 到了家门口,余志坚走上前去摁响了门铃,过许久房门才打开,只见余志坚母亲一副憔悴的模样站在门后,当看到余志坚后,余母脸上的表情马上变得激动起来,“志坚,志坚你可算回来了,你没事吧?妈听说你在外面惹了事,可急死妈了。” 余志坚道:“妈,在电话里不都不和你说了么,我没事,都是我爸现在怎么样?” 家属大院里,家家户户几乎都是独门独院,隔壁的邻居也是省政府的一个高管,那家的女主人是一个挺三八的胖女人,年龄和余志坚母亲差不多,估计是嫌家里的男人做官不如余志坚的父亲大,所以平日里积怨已久,如今眼见着余宗华被纪检人员关押起来问话,便是异常的幸灾乐祸。 此时,这胖女人刚好到院子里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家里看见余志坚回来了,所以才故意出来,这胖女人出来以后,马上故意抬高了八度的嗓门,阴阳怪气的道:“哎呀,这不是志坚回来了么,听说你在外面闯了祸,得罪了大人物,现在你爸都跟着遭殃了,咱们街坊都夸你爸是个好官,可没用啊,人家纪检的大老爷可不认同,不知道这一回呀……” 余志坚是个暴脾气,从踏进家属大院的那一刻他就在忍,现在被这胖女人冷嘲热讽的讥笑,顿时就有些忍不住了,张嘴便是怒吼,道:“你得意什么,我们余家怎么样,用得着你来评判么,有本事管好你自己家的男人,步步高升去啊!” “哎哟,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你是晚辈好不好啦,晚辈就这么跟长辈说话,一点教养也没有,这次余省长要是进去了出不来,可能我家的官爷真就一步登天了呢。”这胖女人倒是个滚刀肉,阴阳怪气咄咄逼人,看着就是一副欠削的模样。 余志坚挥起拳头,就想一拳给这娘们打趴下,都说老婆是老公的风水,可谁要是娶了这种女人,那绝对就是在败老公的风水。 余宗华被纪检的人带去问话,对于余家来说本就是天大的事情了,余母不想自己的儿子再惹事,于是赶紧把儿子往家里拽,边拽边劝道:“志坚,别和她一般见识了,咱们有事回家说,不理她。” 女人却是得理不饶人一般的耍起泼妇大喊道:“哎呀,各位街坊邻居快出来看看,余家那个惹事的大公子回来了,都说现在的儿子坑爹,大家都看来来这个坑爹的儿子。” “你……” 余志坚气的眼睛都瞪圆了,却是被母亲硬拽回了家里,朱诗然跟在后面进去,林昆却是故意落后了一步,脸上挂着一层淡淡的微笑,看着这个胖女人道:“大婶,你嘴上这么缺德,不怕将来生的孩子没屁眼么?” “你,你说谁呢,小东西,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这女人顿时气急败坏的大喊大叫。 林昆冷笑了一下,不再搭理这个女人,抬脚就准备进屋去,这时隔壁又一个身材壮硕的男人,看样子也就三十上下的模样,却是气汹汹的出来,一墙之隔冲着林昆便是大吼:“你特么说谁没屁眼呢,你敢说我妈生孩子没屁眼,那你就是骂我,小子,信不信我揍的你妈都不认得你!” 林昆只是淡淡的看了这男人一眼,可真是什么样的妈,生出什么样的儿子,砰的一声关上了门,任这娘俩在外面叫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