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五十五章:实力选择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五十五章:实力选择

血酒干下,碗摔碎,车老爷子转孤身,居然恭恭敬敬的向林昆行了个大礼,朗声道:“林小友,请受我车某人一拜!” 林昆赶紧一步上前,将车老爷子扶了起来,道:“车老前辈,你这是折煞我小辈。” 车老爷子皱纹密布的脸上,表情严肃决然的道:“林小友,自古以来有德、有才者受人尊敬,你虽然年少,可德行才华无一补令老朽钦佩,这一拜你受之无愧!” 林昆拱起双手向车老爷子还了一礼,道:“车老前辈,这一拜我林昆敬您的为人与胆识,车家能够屹立在黑河省这么多年,老前辈您才是阵阵的德才兼备之人。” “哈哈……” 车老爷子爽朗的大笑起来,“林小友,你这是谬赞我老头子了,我车某人即便是再德才兼备,最终也还是踏不出这黑河省的一亩三分地,而且人到末年,如同老骥伏枥,虽然有志千里,可报复难展,林小友如今正当壮年,却胆识魄力过人,又有着刚硬的手腕,能与你这样的人杰结盟,实乃是我们车家之幸,我车某之幸!” 林昆笑着说:“车老前辈,如果你再这么夸赞我,我林昆实在是无地自容了。” 林昆在车家并没有多停留,便离开了,车老爷子是想林昆能留下来,一起吃个午饭,也准备好了让管家去置办吃喝,可林昆还急着赶去辽疆省,最终只好作罢。 林昆从车家出来,正好和早晨外出锻炼的车玲玲碰了个照面,车玲玲习惯从后院出去,绕着附近的公园小路跑上一圈,然后再由前门回来,所以早上林昆等候在前门的时候,并没有看见她出门。 “你……” 车玲玲见到林昆,马上站住了脚步,此时她穿着一身运动装,将那曼妙的身姿修缀的格外婀娜,脖子上搭着一条白色的汗巾,额头上缠着一个青色的发箍,白皙的脸上沾染着一层朦胧的汗珠,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就如同那出水的芙蓉一般。 “我怎么了?”林昆也停了下来,笑着说。 “你怎么来我家了,你不是去俄国了么?” “我来看望一下车老前辈,俄国不怎么好玩,我又回来了,你怎么知道我去俄国了?” “我……” “你不会是暗中注意我了吧,偷窥?” 瞧着车玲玲脸上那一抹如同莲花绽放开一般的红晕,林昆故作正经的质问道。 “谁,谁偷窥你啊,你这人还要不要脸了,你赶紧走赶紧走,我不想和你说话。” 车玲玲这个性子冰冷的大小姐,此时竟也像是个不出阁的大家闺秀一般羞赧起来。 她故意将头别向一旁,摆出一副我不理你的模样,可等了几秒钟之后,眼前突然没了声音,等她猛的一回过头,林昆已经上了车,发动机轰隆的一声咆哮,那大大的车屁股越来越远,气的车大小姐脚底下猛的一跺地面,脚上那全气垫的跑鞋,顿时被她踩的严重的瘪了下去。 “混蛋,臭混蛋,乌龟王八蛋!”车大小姐气汹汹的骂着,胸口那饱满的玉兔格外起伏。 送走了林昆,车老爷子、车国海、车勇,车家的三代人聚在一堂,车国海一直闷闷不乐,似乎有什么不快梗在喉咙,车勇给车老爷子倒了一杯茶,车老爷子端起冒着热气的茶水,浅浅的品了一口,隔着茶杯乜了一眼车国海,道:“怎么,不甘心?” 车国海摇头,道:“爹,我不是不甘心,我只是不太明白,你现在和林昆结为盟友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可听说了,他身边的一个兄弟,可是得罪了燕京彭家的人,这一次彭家肯定不会放过他的那个兄弟,以林昆那重情重义的性格,还有他那不怕把天捅个窟窿的心性,这次肯定会……” 车国海的话没说完,他也不用说完,车老爷子和车勇便都能听明白其中的意思。 车老爷子笑着说:“国海,你既然知道这件事,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不然的话……” 车国海急声道:“爹,你也觉得我说的有道理是吧,依我看今天这个歃血为盟,就当是一个形式算了,等林昆真正稳住了脚跟,如果他能有幸在和彭家的争执中幸存下来,我们再考虑和他结为盟友。” 车老爷子没有继续看他儿子,甚至他已经觉得这个儿子大半辈子都白活了,目光看向车勇,笑着说:“孙子,你觉得呢?” 车勇看了看父亲,又回过头恭敬的看向爷爷,道:“爷爷,我不同意我爸的说法,林昆本就是难得一见的人才,他现在急着来我们车家谈合作,也是被现在的形势所迫,他目前在黑河省的实力,也是多有依仗我们车家,如果他现在站足未稳,又有彭家的人前来搅局,那无异于是腹背受敌,无形的陷入到绝境当中……” “而爷爷,你甘愿冒险也要送他一个顺水人情,这就是像一个赌博,富贵险中求,如果林昆这次和彭家斗得出一个有利的结果,那他就是当之无愧的东北王,我们车家和这样的人结盟,必然会从中获得莫大的利益,甚至可以将我们车家的实力,比原来壮大上数倍不止。” 车老爷子听得眉开眼笑,失望的看看自己的儿子,又欣喜的看看自己的孙子,车家总算出了一个颇有见识、枭雄气质的人啊,要是都如自己儿子那般鼠目寸光,怕是他百年之后不消五年,车家就会败落的差不多了。 “可是,万一林昆要是斗败了呢,那岂不是我们车家也要跟着遭殃?”车国海不死心地道。 车老爷子不说话了,车勇道:“爸,想要得到回报,就一定要舍得付出,我们车家本来就与林昆交好,这更是一个与他关系更进一步的机会,凭借我们车家目前,如果非在彭家和林昆之间选择一个,你觉得彭家会青睐我们么?再说了,被林昆朋友所伤的是彭家的外甥,咱们东北距离燕京皇城山高路远的,彭家的实力再大,想要在我们这儿有所作为,你觉得现实么?” “好,说的好啊!” 车老爷子哈哈笑了起来,抬起手为孙子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