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五十二章:暗金流影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五十二章:暗金流影

论体魄、论气力,龙大相绝对是一等一的彪悍,可再彪悍的人也终有气力耗尽的时候,何况他是一个人,面对的是二三十个体魄、气力见长的岛国相扑,即便他体内藏着洪荒之力,也被磨的消失殆尽。 龙大相奋起的一脚踹出去,几乎将身体里剩余的力量全都迸发了出来,可对面的相扑丝毫未动,他却被远远的弹开,身体凌空倒飞,可还不等飞出去半米远,便被身后簇拥过来的相扑一把给抱住,然后狠狠的往地上这一摔。 顿时,龙大相只觉得身体猛的下坠,他赶紧双手撑向地面,整个人一个翻腾,就要从地面上弹起来,看这时后背上马上又一个肥胖的大身子如同秤砣一般压下来。 龙大相心中大骇,这真要是被压下来,可就不止一个人了,要是被这二三十个相扑一起压下来,怕是屎都要被压出来了。 于是,他猛的将身体向一侧横移,马上就听呼通的一声,一个身材肥厚的大相扑,重重的将他那身板拍在了龙大相刚才翻起的地面上,声音隆隆仿佛巨石落地。 龙大相赶紧从地上跳了起来,身上已经渗透出了一层汗水,可还不等他脚底下站稳,周围的十几个相扑一起向他挤了过来,这一次他完全躲闪不及,被这十几个体胖肥厚的相扑挤在了中间。 “啊……” 龙大相奋力的想要挤开这些人,可使劲了浑身的力气都是徒劳,这些个相扑一个个红着眼睛,一起嘶吼着挤了过来。 窒息、压抑,龙大相的身体渐渐失去了反抗能力,他的脸色发青,嘴唇发紫,一双眼睛也因为过于窒息而开始外凸。 “呵呵,可悲的华夏人,知道我们岛国相扑的厉害了吧,今天就让你尝试一下不一样的死法,哈哈……”虎源君放声大笑。 龙大相咬牙切齿,此时想要再说什么,却是一口气都提不上来。 轰! 突然,空气中一声爆裂的枪响,一道强劲的火蛇,自树林外暴起,应声一片弹珠如同天女散花一般向围着龙大相挤压的那里三层外三层的相扑打了过去…… 噗嗤…… 一阵浴血的声音响起,弹珠势如破竹,如同射进了豆腐里一般,射进了外面几个相扑的身体里。 这些个弹珠,那都是带着枪口迸射出来的灼热,几个被射中的相扑顿时一声惨嚎。 听到了枪响,其余的相扑各个脸上的表情大骇,也顾不上拼命的挤死龙大相,一哄而散。 虎源君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变,盯着枪响响起的方向,大声的喝问:“谁!” “你爷爷……” 冷冷不屑的声音传来,同时又是一声枪响。 轰! 声音依旧如同破竹爆裂一般,马上又有相扑倒了下去,其余的相扑纷纷开始躲避,他们这些人拼的就是一膀子力气,身上最多也就带着一把短刀,没有热武器。 虎源君大怒,他的身上带着两把手枪,掏出了枪就向着林外黑影走过来的方向设计。 那黑影的动作十分敏捷,几个闪身便躲在了树后。 虎源君大怒:“md,有本事出来,躲起来算什么东西!” 树后躲着的不是别人,正是闻声寻过来的八指,本来八指还愁找不到龙大相到底在哪儿,结果虎源君刚才那放声大笑,马上就暴露了。 八指并不着急,看了一眼不远处单膝跪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的龙大相,道:“大相,你没事吧?” “咳……” 龙大相咳出了一摊血水,怒骂道:“老八,你怎么才来,我还以为你嗝屁了呢,我才没事呢,就是那么一群岛国胖子,我……” 龙大相呼哧呼哧的还要继续吹牛皮,结果一口气没喘上来,噗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八指看了一眼,无奈的道:“我说大相,这都什么时候了,咱能能消停的别吹了。” 龙大相大口的喘着粗气,道:“我还真不是吹的,要是单挑,这些胖子一个也不是对手,他们二三十个打我一个,换作你试试?” 两人旁若无人的说着,可是把躲在树后的那群相扑以及虎源君给气坏了,这摆明了就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啊,咱好歹二三十号的兄弟呢,丫的当咱们是空气呢。 “闭嘴!” 虎源君怒吼,手枪对准着龙大相的位置就要扣动扳机,龙大相此时的身体处在力量极其匮乏的状态,眼见那黑洞洞的枪口指向自己,急声大吼道:“八哥,救我!” 虎源君没有马上扣动扳机,而是对着树后的八指阴测测的喊道:“不想你的同伙死,现在就给老子出来,举起你的双手……” 八指目光一冷,天上并没有任何的慌张之色,道:“好,你别开枪,我这就出来。” 说着,八指两只手举着短筒猎枪就慢慢的挪动了出来,虎源君眼睛微微一眯,现在对于他来说,已经单膝跪在地上的龙大相不足为惧,首要的任务是干掉八指。 八指刚刚探出半个身子,虎源君的枪口已经瞄准了八指,马上就要扣动扳机,可就在这一瞬间,他身侧的树林里突然嗖的一道乌金色的光芒化作一道流影飞了过来,流星的速度极快,所过之处的空气发出一阵急促的嗡鸣声,虎源君察觉到身旁有杀气袭来,手腕一缩就想要躲闪,可是拿到流影的速度实在是太快,还不等他做出动作,顿时就听噗嗤的一声轻响…… “啊!” 虎源君一声惨叫,手腕被利器洞穿,而那道乌金色的流影穿透了他的手腕,带起了一抹腥红的血光,铿的一声扎入了旁边的大树里,而虎源君手上的手枪再也握不住,啪嗒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同时他满脸痛苦惊骇的,脚底下连连倒退。 与此同时,虎源君仍旧不死心,抬起了另外一只手枪,就要冲龙大相扣动扳机,而就在这一刹那,旁边突然一声爆裂般的枪声响起,应声就听叮的一声脆响,他左手中的手枪直接被打的脱手而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