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五十章:至尊枪手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五十章:至尊枪手

“师傅,那是用什么杀人?”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那是他十三岁的时候。 “用心……”苍老的声音继续,一只满是老茧的大手轻轻的摸在他的头上。 “用心?师傅,你是说,不用眼睛去瞄准目标,而是用心,用心去瞄准么?”五官浓眉大眼的少年不解的仰着头。 “小八呀,你记住,你如果想要成为天下第一神枪,就必须学会用心去杀人,我知道你平时练枪都喜欢将两根小拇指藏匿起来,这只能在必要的时候提高你的出枪速度,可任何的眼见为实,都比不上内心的第一直觉。” “师傅,我……” “今天就说到这儿了,为师要外出一趟,记住,你的枪只杀该杀之人。” …… 八指的眼眶里突然有热泪在转动,口中不由的喃喃一声:“师傅……” 唰! 斜的又有一道冷光刺杀过来,八指马上收敛了心神,方才胸口剧烈起伏气喘吁吁,此一瞬间突然变得平静起来。 他左手快速的抬了起来,与此同时,一直蜷缩在掌心里的无名指伸展了开来,没有任何一丝的犹豫,扣动了扳机…… 咣! 剧烈的枪响,应声空气中一道血风翻涌,伴随着一声闷哼,一道黑影飞了出去。 紧接着,他马上调转了枪口,对准了左前方一点的位置,再次扣动了扳机。 咣! 咣…… 咣! …… 当他的两根小拇指伸展开,这世界上绝对没有一个人的换弹速度能超过他,双筒猎枪一次只能填两颗弹,可在他闪电般的换弹速度下,几乎没有任何停滞,即便是有那么不及一秒钟的停滞,也绝对不会给暗处的人一丝偷袭的机会。 房间里的灯其实一直是亮着的,眼前一群穿着黑衣的岛国忍者,手中握着忍者短刀,以快速的刺杀袭击过来,而后背靠墙的八指从容的站在那儿,手中的一双猎枪仿佛自己长了眼睛一样,只要暗中的这些人有一丝一毫的移动,那满是散弹的猎枪便能将其打成筛子。 八指的眼睛之所以看不到,那是因为中了岛国忍者的一种迷烟,那迷烟就藏匿在他刚才吸的那支烟中,而向他递烟的人根本就不是龙大相,而是一个岛国忍者用易容所化。 本来宽敞老旧的房间里,一瞬间血腥弥漫,地上倒着十几具尸体,剩下的五六个黑衣忍者互相看了一眼,眼神里明显有了退意,而站在中间的是一个男人,这男人一双眼睛放射出冷光盯着八指,突然间他的喉咙蠕动起来,一阵苍老诡异的老太太的声音再次响起,“你靠辨识声音来开枪,现在我看你还怎么瞄准……” 老太太的声音,一瞬间如同从四面八方传来一样,而趁着这个机会,这男人身旁的其他几个忍者同时动了起来,四面八方的向八指扑杀过来,一个个眼神里满是弑杀的决然,然而下一秒,他们的眼神充满了惊恐,那漆黑的枪口对准了过来,火焰爆裂的喷射出来,漫天的散打像是死神的勾魂索…… 噗嗤、噗嗤…… 空气中一连串的肉体被子弹击穿的声响,这些黑衣忍者全都闷哼着倒飞了出去,身体上无数个血洞,死的透透的了。 假装老太太声音的头领忍者噤口不言,他的眼神里满是恐惧,喃喃道:“这……这怎么可能,你是怎么看到的?” 八指两只手提着猎枪,嘴角勾起一抹阴森的笑容,“至尊的枪手不是用眼睛杀人,而是用心。” “用心?” 男人的声音恢复了正常,“这……这怎么可能?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你只不过是那个姓林的身边的一条狗,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那是我兄弟。” 八指缓缓的抬起了枪口,对准着迎面的男忍者,那黑洞洞的枪口,仿佛通往地狱的大门,男忍者脸上的表情大骇,脚下赶紧挪动,s线路的向八指奔了过来,手中两把岛国忍者的手里剑握住,手腕一抖,唰唰的就向八指飞了过来。 八指不躲也不闪,直接双筒猎枪对准了就是一枪,那精钢打造的手里剑顿时被打的破碎,紧跟着枪口对准了男忍者,这男忍者其实不是别人,正是河口组在哈市的负责人川上君,他本来还想与八指决一死战,可眼看这形势,势必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于是就萌生了退意,又甩出了两记手里剑,就向着绕到窗边逃走。 可他的想法是好的,当他刚刚跃上窗台,准备要跳下去的时候,忽然间感觉背后一凉,紧着一股热浪奔涌了过来…… 咣! 窗户碎了,玻璃碎片散落,后背被打的通透,血雨带着内脏的碎片散落,川上瞪大了眼睛,他一向自诩忍术无双,即便是在岛国也能排进去前十,这次和林昆暗中较劲儿,也只认为最终就算能击败他的,唯有林昆,可现在他却死在了八指枪下…… 扑通! 尸体摔在地上,血水迅速弥漫,临近午夜的小区一片安静,一个迟归的醉汉摇摇晃晃刚好路过楼下,听到了剧烈的枪响,仰头骂了一声:“麻痹的,大半夜的还放鞭炮,脑袋让驴踢了?” 可突然,川上君的尸体就砸在他的身旁,顿时把醉汉吓了一跳,向旁边踉跄的躲闪,然后纷纷的转过身就冲尸体踢了一脚,又指着楼上大骂:“麻痹的,老子不让你放炮,你还丢东西砸老子!” …… 八指坐在了地上,他额头上的汗水已经化作了一道河流了下来,用心杀人,岂是那么容易悟透的,若不是到了绝境之中,他如何也不会用心去杀人…… “大相!?” 八指只是稍稍缓了一口气,便马上站了起来,冲着空荡荡的房间大喊了一声,此时他的双眼也渐渐开始恢复视力了,望着满屋子的尸体,不见龙大相的尸体,他的心也是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刚才两人明明在一起,他打电话的时候,龙大相好像说是旁边的房间里检查,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