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四十九章:真正的枪手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四十九章:真正的枪手

听到虎源君跑了,林昆并没有什么波澜,河口组在哈市如今的三人组里,每一个都是奸诈狡猾之流,河口一道之所以会这么轻易的被杀死,那是因为他明天就要离开哈市回到岛国,所以今天夜里是他最放松警惕的时候,本想着逍遥快活、无法无天一夜,却不想脑壳子被鬼畜给切成了两瓣儿。 色字头上一把刀,这一刀可是够狠的。 按照八指说的,他们临近午夜的时候,摸进了虎源君藏匿的小区,那是一个近乎快要被这座城市遗忘的城中村,到处都是斑驳沧桑的老头,住的都是一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外来务工人员。 八指和龙大相两人配合的亲密无间,几分钟的时间便将虎源君手下的人全部屠掉,这些人都是有些身手,可根本不是他们二人的对手,实力相差也甚大。 可这个虎源君似乎早就有所预料,在八指和龙大相闯入他的住处的时候,这孙子使用了岛国忍者的遁术,而且这个胖子十分的灵活,根本就不给八指和龙大相交手的机会,便逃的无踪影。 林昆让龙大相和八指暂时不要离开,他马上赶过去和两人会和,另外也叮嘱他们两人一定要小心,岛国人生性狡猾,看似遁走了,也很有可能躲在暗处,趁着他们不注意,使出必杀一击。 八指给林昆发了一个地址过来,林昆驾车一路狂奔,直奔目的地驶去。 八指挂了电话,龙大相递了根烟给他,道:“八哥,昆哥什么意思啊?” 八指接过烟抽了一口,道:“让咱们在这儿等着,也让咱们小心着点,那个胖子很有可能……” 铿! 不等八指把话说完,房间里的灯光突然一灭,空气中只有烟头翕合的灯光,而此时窗外的其他人家也没了光亮,仿佛整个城中村同时突然停电一样。 “怎么回事?”八指夹着烟头问了一声,他本来也没觉得什么异常,只是随口一问,可紧接着便是诡异异常。 空气中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人回应他。 “大相?”八指又开口,同时开始四处看,刚才龙大相递给他烟的时候,他的手里也夹着一根烟,可现在却不见光明。 唰! 空气中突然一阵冷风袭来,八指赶紧回过身,手中的烟头向着身后的地方一弹,那光线微弱的烟头划过一道轨迹,八指快速的从腰间掏出了双筒猎枪。 叮铛! 空气中一阵火光迸溅,利器砍在了双筒猎枪上,那利器不知道是何材质锋利异常,也是亏得八指的双筒猎枪是极地玄铁所造,虽然迸溅起火星,对枪身却没造成任何的影响。 “大相!” 八指大喊了一声,空气中却并无回应,方才的一击之人也迅速遁去不见了踪影。 屋内一片漆黑,窗外同样毫无光亮,这本就是异常至极,八指想到了岛国忍者的忍术,岛国武道界有许多的邪术,这些邪术就好比华夏古代的方术,听起来奇妙实际上都是一些机关所为,不明其理的旁观者会认为诡异非常,实际上其原理都是可以解释清楚的。 嗖、嗖! 空气中突然又是两道冷风,从两个不同的方向袭来,八指赶紧动了起来,口中大骂:“装神弄鬼,给老子出来!” 与此同时,手中的双筒猎枪,对准着冷风袭来的方向,猛的就是扣动了扳机。 这种漆黑障眼法的最好破除办法就是光。 咣! 可接下来诡异的一幕又发生了,炸裂般的枪声响起,却不见空气中有任何一点的光亮,隐隐之中似乎听到了有人中枪的闷哼,但也仅此而已,八指快速的向后倒退,手中的双筒猎枪挥舞着,防止着四周再有偷袭,同时心底一片拔凉,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邪术。 后背贴在了墙上,八指深深的缓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这时周围突然想起了一阵嘁嘁喳喳的诡异笑声,这声音听起来有点像电影里的巫师老太太的笑,并且听起来来自四面八方,令人根本捉摸不定…… “八指,东南亚佣兵界的神兵之一,双筒猎枪号称射杀世间枭雄无数,呵呵……” “你的双筒猎枪是威猛非常,可对于一个顶级的枪手而言,没有双眼的洞悉一切,你的枪还能够射杀枭雄无数么?” “咯咯,咯咯咯……” 笑声继续着,四面八方,渐渐越来越逼近,这笑声里仿佛藏着刀,一点一点的抹向八指的咽喉、心脏。 “你特么到底是谁,装神弄鬼,有本事你给我出来!”八指双手紧握着双筒猎枪,额头上渗出了一层细汗,枪手没了双眼的洞察力,无异于折了双手,变成半个残废的人。 唰…… 一抹刀芒斜的向八指杀过来,八指赶紧挥起双筒猎枪格挡,叮的一声脆响,可与此同时裆下一阵凉风袭过来,八指后背一层冷汗浸透,赶紧跳了起来,麻痹的这不光是要杀了他,还要让他当太监。 那一阵冷风几乎贴着裆下的裤子掠过,八指手上的双筒猎枪,对准着冷风袭来的方向就是一枪,咣的一声巨响,马上又是一声中枪的闷哼响起,可还是不见火光。 唰、唰、唰…… 这时,周围又有数道的冷风破空而来,八指心中大骂,这到底是特么的怎么了,难不成老子眼瞎了,什么都看不见了? 叮叮铛铛…… 随着一阵格挡的声音响起,他连火星都看不见了,他现在心中慌张之余,更想知道的是龙大相到底去了哪里,两人刚才明明站在一起,可就是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我次奥你们大爷的!”八指怒吼一声,既然眼睛看不到,干脆就不用眼睛了,闭上了眼睛挥舞着双筒猎枪对着周围就是一顿的劈砸,不时的还伴随着一声轰鸣的枪响。 噗嗤…… 突然,肩膀上挨了一刀,那冰冷的刀锋割开皮肉,剧烈的疼痛仿佛侵入骨髓,灼热的鲜血喷溅了出来,八指口中痛哼一声,赶紧后退两步靠在了墙上。 他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但双眼依旧紧逼着,忽然间脑海里出现了一道声音,声音苍老且和煦,“小八,你记住,真正好的枪手是不用眼睛去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