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四十七章:禽兽乐章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四十七章:禽兽乐章

酒吧的楼上,很多都会设置休息区域,有的酒吧的休息区是对外营业的,比如两个情投意合、干柴烈火的男女,在这茫茫人海的酒吧里相遇,自然是需要一扇门和一张大床来发泄一通。 皇后酒吧的楼上不对外营业,河口一道在这上面有一间休息室,屋内宽敞明亮,装修的极其豪华,简直堪比五星级的大酒店,他平常在酒吧里钓到了漂亮的女人,都会带到这里云雨一番。 砰! 房间的门关上,这楼上用的是特殊的隔音材料,任凭楼下的dj音乐如何的嘈杂,都是安安静静的,河口一道抱着薛娜便给扔到了床上,然后解开了衬衫的扣子,一脸猥琐的看着床上蠕动着想要挣扎的薛娜,道:“我反正也要回岛国了,能在离开之前,享受一下市长女儿的身体,也真是幸事。” 他转过身,走到了旁边的书架前,打开了音响,放上了一首很激昂的音乐。 “这首曲子,是我们岛国著名的作曲家天冢大一做的,他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伟大军人,当初我们岛国的天皇之军,就是踏着这慷慨激昂的乐章,差一点就将你们华夏给吞没了,如果不是该死的米国的那枚原子弹,你们华夏这片沃土就是我们岛国子民的天下,而你们将是我们的奴隶!” 河口一道情绪激昂,一把将身上的衬衫给扯掉,然后挺着他那凸起的裤裆,向着床上的薛娜便要扑过来,泪水哗哗的从薛娜的脸颊淌落,她有心想要躲避和反抗,奈何身体里一丝力气也提不起来。 咚咚咚…… 房间的门,这时突然被敲响了,发情了的河口一道马上停了下来,脸色十分不悦的叱问:“谁啊?” 门外没有应答,但敲门声依然在继续。 “md!” 河口一道忿忿的骂了一声,起身来到了门口,透过门上的猫眼往外看,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他也没有多想,咔嗒的一声打开门锁,可就在他握着门把手准备开门的一瞬间,突然砰的一声闷响,一股巨大的力道将门给撞开了。 河口一道躲闪不及,肩膀被撞了一下,疼的他嘶了一口凉气,脸上的表情顿时暴怒起来,张口便是一声怒骂:“麻痹的,谁特么的敢硬闯老子的……” 不等他把话说完,迎面一记拳影奔着他的面门口砸了过来,他赶紧将余下的话咽回了肚子,脚底下向后躲闪了一步。 砰! 站在门口的人抬脚向后一踢,将们重新关上了,借着房间里的灯光,河口一道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眼底满是肃杀,冷冷的道:“是你?” 林昆淡淡的一笑,“我们这是第一次正式见面吧,很不幸的告诉你,你今天晚上必须死在这儿。” “呵呵,你好大的口气,真当我河口一道是软柿子?”河口一道语气冰冷的道:“上一次没有狙击干掉你,可真是可惜,你能从俄国平安的回来,也真是幸运,但今天我也同样告诉你,你必须把你的脑袋留在这儿!” 房间里的音乐还在继续,那二战时期的岛国禽兽乐章,倒是带着一股热血澎湃的气势,置身其中仿佛可以看得到,那些个眼睛放着绿光的禽兽,端着他们的刺刀步枪,无情的烧杀抢掠我华夏的子民,痛苦声、哀嚎声、老人的无助、妇女的惨叫、孩子们的哭声,还有那些青壮年的男儿们不能保卫家园的不甘…… 林昆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薛娜,薛娜此时满眼的泪花化作不绝的泪光滔滔流下,正一副恐惧无助的模样看向他。 “啊!” 河口一道先出手了,他将随身配搭的岛国武士短刀抽了出来,那弧度诡异的短刀寒光一闪,迎着林昆的面门劈过来。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左手一甩三棱军刺握在手中,侧身一个闪躲,同时军刺如同一条游弋的泥鳅,迅速的向河口一道的腋下刺去,速度快若闪电,气势惊人! 河口一道眼中大骇,真正高手的对决,一招一式就能够看得出实力的差距,他刚才嘴上虽然很硬气,可林昆的威名他可是清楚的很,漠北狼王,这些年死在漠北狼王手下的高手不知多少,他们岛国江湖上的高手就有三五个,其中更是包括他们岛国的前三佣兵。 林昆的反应速度很快,出手的速度更快,一招刺罢之后只是一个虚招,紧接着三棱军刺,仿佛立时由泥鳅化作了神龙,爆发出一股滔天烈焰般的杀气向他笼罩而来。 狙击手的近身格斗一般都是极其精湛的,河口一道自然也是如此,可他此时面对林昆如此凌厉的攻击,手中的一把武士短刀只能仓皇出手、踉跄格挡,叮叮当当的激起了一阵电石火花。 铿! 三棱军刺凌空劈下,乌金色的光芒瞬间化作了一道凝实的匹练一般落下,已经狼狈不堪、额头冒汗的河口一道赶紧仓皇的挥起武士短刀格挡,只是一声结实的闷响之后,伴随着一阵金属裂鸣般的喀嚓声,精钢雪亮的武士短刀应声折断,河口一道一双眼睛瞪的老大,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三棱军刺化作的凝视匹练,顺着他的眉心切了下来…… 噗嗤…… 一声轻响,鲜红的血水凝带着绿色的脑浆子迸溅了出来,那一颗本来完好的头颅,此时裂成了两半,那逐渐涣散的瞳孔里,是那如何也涣散不掉的恐惧与不甘,嘴角轻轻的蠕动想要说什么,可终究连一声微弱的呼吸都没发出来。 房间里的乐章一瞬间到了最高、潮,就仿佛昔日里那些披着人皮的禽兽挑起华夏无辜百姓的头颅,杀害我们革命先烈时的狰狞大笑,而此时却成了河口一道这个岛国三大地下帮派之一的河口组的经营狙击手的葬魂曲…… 扑腾! 尸体倒下,脑袋瓜子被彻底地摔裂了两半,偌大豪华的房间里瞬间弥漫开一股浓浓的腥臭味,闻的令人作呕。 床上…… 薛娜歪着头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起初她还担心林昆的安危,毕竟他们两人的性命攸关息息相连,如果林昆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么等待她的也将是悲惨的厄运。 然而此时,薛娜整个人彻底惊呆了,对于她这个从小生长在富裕家庭、娇生惯养的大家闺秀,平日里见过杀鸡的场面就已经够血腥了,而活生生的劈开人的脑袋,脑浆子、血水洒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