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三十八章:想他们了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三十八章:想他们了

林昆开着车,载着阿步的舅舅和沈曼向镇上的小学出发,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才知道阿步的舅舅和舅妈生不了孩子,问题是出在他舅妈的身上,北方人尤其是乡下,对传宗接代看的很重,不是有那么句话么,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阿步舅妈和公公、婆婆的关系一直很好,而且夫妻俩也很恩爱,阿布的舅舅担心父母知道是因为儿媳妇不能生,所以断了他们沈家的后,会对儿媳妇有意见,影响了家庭的和睦,所以阿布的舅舅和舅妈就一直撒谎,说是问题出在阿布舅舅的身上。 沈曼听了之后大为感动,夸阿布的就舅舅是个纯爷们。 阿布的舅舅也是快三十岁的人了,被沈曼这么一夸,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 大约开了二十多分钟的车,来到了镇子里,学校就在进了镇子不远的地方,学校的院墙不高,但明显刚刚翻新过,操场的中央矗立这一杆高高的五星红旗,学校操场的角落停着几辆大鼻子的校车。 阿布的舅舅沈涛说:“这小学的院墙是今年刚翻新的,大鼻子校车早两年就已经有了,为一些家里没有轿车上学不方便的孩子接送,现在这政府的政策是越来越好了。” 林昆笑着说:“你们村里不通校车么?” 沈涛说:“通,但我更喜欢开车送我外甥上学,这孩子的糊口昨天刚落好,已经改姓沈了,我和我媳妇都喜欢的不得了……” 说着,沈涛的脸色忽然又是一暗,眼眶中有泪花闪烁,深深的叹了口气,道:“可惜……我姐和我姐夫……我爸是一个老兵,他嘴上说他们死的活该,可怎么也是自己的姐姐,我姐再也回不来了……” 沈涛一个年近三十的男人,此刻孑然泪下,而这时朗朗读书声的校园里,突然响起了铃声,正好是第二节课间操下课,沈涛忍住了泪水,走过去和门卫的大爷打招呼,这门卫的大爷就是他们村的,所以很熟,就主动帮沈涛给阿布的班主任打了个电话,沈涛接过电话和班主任说了几声,要说这镇上乡下的都是亲戚,阿布的班主任是沈涛的青梅竹马,两人当初也是差一点就修成了正果。 现在,两人虽然没能成为夫妻,但也还是好朋友,阿布的班主任亲自带着阿布出来,当阿布看见林昆和沈曼之后,马上高兴的跑过来,“林叔叔,沈阿姨!” 阿布一把扑进了林昆的怀里,孩子虽然小,但他也知道是林昆救了他,并且帮他的父母报了仇,所以格外的感激林昆。 沈曼站在一旁,佯装生气的道:“哼,小阿布,有你林叔叔就忘了沈阿姨呀。” 阿布马上反过来抱住沈曼,仰着小脸说:“沈阿姨,怎么会呢,你不要生气嘛。” 沈曼笑着伸出手,在阿布的鼻梁上刮了刮,“好吧,看在你这小家伙这么可爱的份儿上,沈阿姨这次就原谅你了。” 课间操只有二十分钟,林昆也赶着时间要返回哈市,就在学校的大门口,坐在石阶上和阿布聊了起来,在沈涛、门卫大爷以及阿布班主任,还有学校里看过来的那些人眼里,林昆只是一个朴实有爱心到男人,他穿着的干净利索,一看就不像是当地的老百姓,又开着那么大的suv,肯定是有钱人。 可谁都想象不到,这个男人就是现如今东三省地下世界的第一人,也正是这个人的到来,让市井中的那些小流氓、痞子都收敛了很多。 别看他们这个地方小,可照样也有一些泼皮,可自打城里传来的消息,说有一个大人物诞生,现如今不允许再有欺善怕恶的泼皮存在,那些市井中的无赖还真就收敛了,因为听说城里头有人不听话的,现在可都成了残废在街上要饭。 上课的铃声响了,阿布依依不舍的回到了学校里,林昆让他好好读书,等将来长大了一个要做一个队社会有贡献的人。 他的父母在俄国是毒贩,是祸害社会的,无论如何也要让这孩子做一个善良的人。 沈涛和他的青梅竹马现在是相敬如宾,可两人的眼眸中间,总有一股超脱友情的光芒在闪烁,很隐晦,可能一直藏在彼此的心底,但不经意的还会流露。 和门卫的大爷道了个别,林昆三人上了车返回沈涛家的镇上,回去的路上林昆让沈曼开车,他和沈涛坐在后排,快到村里的时候,林昆拿出了两张银行卡,对沈涛说:“这两张卡里,各有一百万,一张是给两位老人准备的,他们失去了女儿,这点钱留给他们养老,另外的一张是给阿布的,他现在在小学,以后初中、高中、大学,别的孩子有的咱不一定有,但一定不要比别的孩子差太多,我看你们夫妻也是耿直的人,这两张卡就交给你们保存了,我电话你记一下,如果生活中还有什么别的困难,给我打电话。” “这……” 沈涛整个人怔住了,两张卡两百万,现在虽然国家的形式政策好,老百姓比过去富裕了,可也不敢轻易的想象家底百万啊,他终究还是个耿直憨厚的性子,一脸认真的对林昆说:“林先生,这钱我们不能要,你们帮我们把阿布带回来,我们沈家已经很感激了……” 不等沈涛说完,林昆笑着打断,“沈大哥,你就别和我客气了,我这钱也不是给你的,只是让你保管,一份留给老人养老用,另一份给阿布上学用,不过丑话我可说在前头,别看你们是阿布的亲人,可如果让孩子生活受委屈,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的。” 这话是半开玩笑说的,沈涛听完之后连连摇头,并且拍着胸脯保证道:“林先生,别的我沈涛不敢保证,我这个亲舅舅待阿布绝对会像亲儿子一样!” 林昆笑着说:“好,有你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只要阿布以后能有出息,我会帮他安排将来的。” 边说,林昆将两张银行卡塞进了沈涛的手里。 回哈市的路上,依旧是沈曼开着车,车上放着一首很平静的曲子,沈曼回过头看着林昆说:“你一出手就是两百万,你果然和当初认识你的时候不一样了。” 林昆两只手垫在后脑勺上,歪着头看着沈曼说:“那时候我刚来中港,当了八年的兵,退伍费只有三千块。” 沈曼笑着说:“那你们领导可真是黑。” 林昆道:“谁说不是呢,不过我还真有点想他了,想我的那些兄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