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PE公司(2)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七十三章:PE公司(2)

第二百七十三章:pe公司(2) 小秘书的表现令在场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么一个明摆着靠脸的女流之辈,居然能有如此有气节的一面,短暂的沉默过后,金元宗突然嘴角一笑,一丝阴森的气息攀上了他那布满皱纹的脸颊上。 金元宗年轻的时候打打杀杀,步入中年之后才算稳定下来,腥风血雨的那二十多年里,他攒下的最多的经验就是如何的整人,让人屈服于他。 过去多少个硬汉都曾栽在他的手里,那些个宁愿咬碎骨头也不肯吭一声的硬汉,到最后十个里八个开口了,剩下的两个全都被丢进了海里喂鲨鱼。 如今的金元宗吃斋念佛,渐渐变的慈眉善目起来,他一方面是想多积些德,洗刷年轻时的杀孽,另一方面是想多积些善德,好庇护他的孙子。 但老虎不吃肉,就不代表它是猫,该发威的时候照样是一声吼叫山林动荡。 当看到金元宗脸上笑容的时候,两个大汉的心头都是一震,他们是见过老爷发火的,不过这么多年也只见过一次,那是在金凯刚上大学的时候,一个大三的学生自持家境优越,并且爷爷辈的还是个省厅的大领导,和金凯发生矛盾之后找了一群社会上的小流氓把金凯打进了医院里。 当时金元宗知道消息之后,脸上露出的就是此时的表情的,他什么话都没多说,只简单的说了一句:“打我孙子的人,要付出十倍以上的代价。” 在场的这两个壮汉,当时只是刚刚进入‘金字招牌’门下的小喽罗,他们清楚的记得之后发生的事情,那几个打金凯的小流氓全都被揪了出来,一共九个人全都被打成了重伤,并且造成了不同程度的残疾,其中最严重的一个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了,至于那个自持家境优越的大三二世祖,也照样没能逃过,金元宗亲自带着指虎,在他的脸上开了花。 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金元宗当时打那个二世祖的时候还不知道那二世祖的背景,这其实很正常的,在处理别的事情的时候他一直都是百密无一疏,但在处理自己的孙子被打的问题上,他完全就像是发了疯的猛兽一般,恨不得把对方咬在嘴里狠狠的撕碎,根本等不到调查清楚。 后来那位二世祖的爷爷亲自找到了金元宗,金元宗得知对方的身份后很礼貌的鞠了个躬,那位省厅的大佬很自然的便劈头盖脸的骂金元宗,最终还威胁道要让金元宗的金字招牌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金元宗一直都是不温不火的表情,不管那省厅大佬的话语多么的难听,都仿佛激不起他半点的波澜,最终他也是云淡风轻的笑了笑,以一种平静而又充满了阴森之气的口气说:“你可以让我的金字招牌消失,我也可以让你全家马上消失,我金元宗从不说大话,但说到一定做到!” 只是简短的一句话,说完后金元宗很淡定的转身离开,那位先前还是一副‘老子很牛逼’气势的省厅大佬却是一下子蔫吧了下来,脸上浮现出一抹冷色,不是阴冷的冷色,而是因为胆怯畏惧而生的冰冷之色。 不等金元宗走出大门,那位省厅大佬不顾颜面追了上去,拉着金元宗的手,一脸诚恳的直道歉,最后甚至还提出来要设宴向金元宗道歉。 有的时候,不是你有权有势就一定有优势的,这世界上永远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但一个人肯为达到目的而放弃一切的时候,世界都将为其颤栗。 在金元宗的眼里,年轻的时候家业是他的目的,现在孙子就是他活着的目的,他多活的每一天都是在为孙子着想,为他的以后铺路,希望在自己百年之后,他能够独当一面,成为一个顶天立地响当当的男人。 老虎不发威你可以把它当作病猫,但老虎一发威,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躺在地上的秘书仰着下巴,一副誓死不屈的表情,金元宗已经向她走了过来,在她的眼里眼前这个老人不管先前多么牛逼,现在都是一个失独的可怜虫,拼了一辈子才打下一份偌大的家业,最终却无人继承。 金元宗走到小秘书的跟前,什么话也没多说,突然一抬脚狠狠的就踩了下来,正冲着小秘书那白皙秀美、铺了一层厚厚粉底的小脸,顿时就听‘啊哟’一声惨叫,小护士那尖锐痛苦的声音从嗓子里发了出来。 金元宗抬起头,冲两个壮汉递了个眼神,语气很平静的道:“让她知道知道这世间什么叫痛苦,不是每个嘴硬的女人都能当刘胡兰的,刘胡兰为的是革命,根本不是她这种卖脸的骚逼能比的。” 两个壮汉一起点头,也没用什么特殊的手段,赤手空拳、拳打脚踢的就招呼了下来,不出两分钟,躺在地上的小秘书已经被打的不成样子了,一边哭喊着一边讨饶,并声嘶力竭的喊道:“我说,我说,我说……” 两个壮汉根本看都不看金元宗一眼,只顾着动手,他们跟了金元宗也有七八年了,对金老爷子的脾性可是很了解的,他不开口说停,你只管办事就好,他觉得差不多了自然会喊停,这是金老爷子一向的行事风格。 小秘书一边承受着巨大的殴打之苦,浑身上下的骨头仿佛都要被这两个壮汉给捣碎了,她刚才的那一句我不说也只是一时兴起,她根本就没有坐刘胡兰的胚子,一身细胳膊嫩肉的,也根本承受不起这种摧残。 可这世上就是没有后悔药可卖,既然选择了嘴硬,也甭管是出于什么愿意了,此时的结果必须默默承受;金老爷子虐人一向都是有一个标注的,这标准说起来也蛮有意思——最少要让姥姥不认识,严重点的妈妈也不认识,这小秘书已经过了姥姥都不认识的阶段,正在向下一个阶段发展。 另一旁趴在地上的那个自称是许总的中年男人满脸的恐惧,趴在地上撅起着屁股就好像是朝圣膜拜皇帝的佞臣,浑身哆哆嗦嗦的又像是等待着公狗插入的母狗,脸上的冷汗一滴接着一滴吧嗒吧嗒的滴落在了地上。 金元宗向许总走了过来,门外的老管家搬了张小凳子放在他的身后,他坐下来低着头看着趴在地上的许总,笑着说:“许总,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么?就好像我以前养过的一条哈巴狗,你刚才不是说想要经营我的产业么,你就这点胆识和现在这副狗一样的德行,怎么让我的产业利润翻一翻?嗯,我可以这么想吧,你就是个招摇撞骗的骗子,想空手套白狼得到我名下的产业,我想你还是选错人了,我老金不傻。” 金元宗掏出根烟叼在了嘴里,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在许总的头顶,白色的烟气渐渐散开,金元宗接着又冷笑着说:“说说吧,是谁派你来的。” “没……没人派我来。”许总依然还是嘴硬。 金元宗冷冷的一笑,“很好嘛,既然你这么衷心的想要当一条好狗,那我成全你,不过当狗可是要有代价的,当好狗是更需要付出代价的。” 金元宗抬起头冲老管家道:“老毕,再给我喊两个人来,顺便拿些家伙事来,我金元宗想要让他开口的人,至今好像还没失败过吧……” 金元宗的话音刚落,许总的心里是承受不住了,另一边那两个壮汉还在那暴虐小秘书呢,他本来打算这次事情谈妥了之后,和他的小岚秘书好好的开个房间庆祝一下,结果他心目中那个婀娜动人的小岚此时已经变的猪头都不如了,小岚那凄惨的叫声此起彼伏的充斥在他的耳朵里,他似乎已经预料到了自己那可怕的下场,那雨点一般的拳头砸在身上的疼痛,还有金老头刚才说的家伙事,他马上联想到了古时候的酷刑。 “我说我说我说……”一口气说了三个我说,本以为说就没事了,不料他的话刚说完,金元宗一个巴掌就甩了下来,不偏不移的打在了他的脸上。 许总不解的看着金元宗,眼神里既委屈又恐惧,金元宗一副慈眉善目的微笑,语气却是阴冷的说道:“刚才让你说你不说,现在想说晚了。” 许总马上想要讨饶,金元宗的脚已经踩在了他的嘴巴上,“你暂时可以闭嘴。” …… 会议室里又多了一重惨叫声,没几分钟后,最开始一副成功人士打扮的许总,此时变成了彻头彻尾的猪头一枚,一身干净整齐的西服,此时也是变的破破烂烂,就好似大街上蹲在墙角披着张破布的乞丐一样。 金元宗稳坐在椅子上,翘着条二郎腿,这姿势让他看起来仿佛忽然年轻了,他目光玩味的看着许总和他的小岚秘书,想想这两人最开始一副得意嚣张的模样,再看看他们现在这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前后的反差令人忍不住的发笑。 “说吧。”金元宗笑着道,此时的他完全一副慈眉善目的表情,不过话语听在了许总和小岚秘书的耳朵里,却如针尖一般扎人,两人争先恐后的说道:“是骆大成让我来的,他让我和你谈pe经营,谈成了之后有重谢。” “骆大成?”金元宗蹙眉道:“骆大成是谁?” “骆大成我也不天认识,是最近找到我的,他说‘金字招牌’马上就没了继承人,是谈pe收购的最好时候,谈成了我就有巨额的回报。”许总道。 “你之前认识我么?”金元宗问道。 “不认识。”许总道:“我是从厦门过来的,对于中港市里的东西不熟。” “骆大成呢?”金元宗反问,同时在脑海里搜索这个名字,这名字听起来不完全陌生,但一时半会也是想不起来。 “他也是从厦门来的,不过以前好像是中港市待过,我跟他说话的时候提起过,他说……”许总有些犹豫,金元宗瞪了他一眼,他赶紧说道:“他说他会解决你唯一继承权的孙子,让你拼了一辈子的产业无人继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