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三十五章:上层角逐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三十五章:上层角逐

沈曼不知道余志坚到底惹下多大的麻烦,她见林昆愁眉紧锁,也不知道该如何提起话头,犹豫半天才开口:“很……严重么?” 林昆轻轻点了下头,深呼一口气,脸上马上恢复了与平常无二的笑容,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你也上楼去休息吧?” “不用我在这儿陪陪你?”沈曼小心的问道。 “不用,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再说我都这么大的人了,真的没事,快去休息吧,这一天折腾下来,你也是够累了。” “可是……” “你看我像是有事情的样子么,再说了,就算是有事,我也能处理好的,放心吧。” “哦。” 沈曼讷讷的应了一声,起身准备上楼,可是又有些不太放心,回过头向林昆看过来,发现他正一副微笑的模样看着她,还想要再说的话,刚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沈曼上楼后不久,陆婷便从楼梯上下来了,她脚下的步伐轻稳,脸上是那静若处子般的柔美,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拖鞋,正好将她那白皙的脚踝衬托的更白了。 她缓缓的走到林昆的面前,空气中带起一阵淡淡的香气,像是碧光湛蓝湖面上的一朵莲花,在明媚的春天骄阳下慵懒的伸着腰,将它那一片片粉色的花瓣舒展开来。 她坐下,宛如江南风景秀丽的一副画儿,画中的美女撑着一把油纸伞,在那淅淅沥沥的清雨中眺望着眼前的江面,她的目光满是深情的凝重,像是那等待着心上人归来的邻家少女,纯真而又美好。 林昆正低着头轻抚着下巴,他的面色始终平静,可手中夹着的半截烟却是燃尽了长长的烟灰,最终哗的一下落在了地上。 嗅到了眼前的香气,林昆笑着抬起头,不等他开口说话,陆婷面色平静的先开口了,“你就不要强装作没什么事了。” 林昆脸上的笑容,渐渐变得有些苦涩,“算了,在你面前装也装不过去。” 陆婷道:“我这儿有燕京方面的最新消息,你要不要听听?” 林昆笑道:“当然了。” 陆婷道:“彭家的老爷子勃然大怒,这已然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对于彭老爷子这样的大人物,凡做事的话肯定会顾全大局,现在燕京皇城里四大家族之间的关系很微妙,你的身份在四大家族之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或者说,从上次江南之行之后,已经有人有意将你的身份宣扬出去。” 陆婷观察林昆脸上的表情,见他没有任何异样的反应,于是接着说:“你在东北表现的太过强势,作为对手而言,应该有很多人不希望看见你正式步入朱家,所以你在那些对头们的眼中,是一根针,只不过暂时还没有危害到他们的利益。” “至于志坚这次打伤了沈钰,如果是你出手的话,或许彭家还会有所顾忌,可志坚毕竟没什么背景,余伯父身为一省大员,多少也是沾了些朱家的余晖,朱家这次同样不会为了余家而主动和彭家交恶。” 林昆听完陆婷说的,将手中那即将燃尽,却并没有抽上几口的烟捻灭在烟灰缸里,道:“这么说,这次最大的麻烦不会是来自彭家那边?只是一个东山省的沈家?” 陆婷摇了一下头,道:“这次的麻烦不光是东山省的沈家,彭家的老一辈人,甚至是当今的二代里的大人物都不会出手,但彭家三代的那些小辈,他们才是真正难缠的。” “燕京四大家族,除了这四大家族之外,二线家族世界,三线家族更是不计其数,几乎每个身份相等家族之间都会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小辈们互相耍脾气斗狠,只要没有铸成大错就要互相包容,上次在吉森省的时候你差点废了一个三线家族的子弟,这已经在燕京皇城的纨绔中央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风风波,再加上……” 陆婷的话突然停住,脸上的表情欲言又止。 林昆始终看着陆婷,见她如此笑着说:“没关系,你尽管说,其实你不说我也能猜到,一定是我那些堂哥堂弟搞的鬼吧。” 陆婷道:“你猜的没错,你的那些堂兄弟可真是没把你当过自己人,他们对外宣扬你狂妄不可一世,还说你未来回了燕京,所有的纨绔都要收敛着点,不然的话下场会很惨,也千万不能得罪你……” “他们本来的目的,倒不是想激怒那些二、三线家族的纨绔子弟们,而是旨在四大家族的其他三大家族,你和宋家的大小姐关系不错,宋家的大公子又是独苗,暂时不可能与你为敌,而另外的彭家和毛家就不同了,即便是没有这次事情,彭家的那些子弟也纷纷的冲‘林昆’这两个字叫嚣,所以这一次你要有个心里准备。” 林昆嘴角微微一笑,倒是长长的松了口气,道:“这样也好,我还以为要和彭家的那群老家伙斗呢,不过我也想了,这个沈钰虽说是彭老爷子的外孙,可毕竟不姓彭,东山省的沈家就算再厉害一方霸主,只要彭老爷子和彭家的二代不大肆的插手,那这件事就好办得多了。” 陆婷道:“还有,据我知道的消息,彭家那边已经有所行动了,虽然不大,但已经足以影响到余伯父了,停职查办的消息,怕是最近这一两天就会传达下来。” “他们……” 林昆星目瞪圆,眉宇间深蹙了一道寒光。 陆婷平静的说:“这就是上面层次的角逐了,彭家也知道余伯父是沾染了朱家的关系,之所以这么做也是试探朱家的态度,其实,我觉得你倒是可以给朱老前辈去一个电话,或许朱老前辈的一句话……” 林昆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谢谢你,陆婷。” 陆婷微微的一笑,道:“客气了,这都上我应该做的,没什么事我先上楼了,你要是有什么需要的,随时喊我就行。” 林昆点了点头,陆婷上楼之后,这空旷的客厅里又剩下他一个人,章小雅知道他心情不好,所以一直没下楼,他又摸出一根烟点着了,抽了两口觉得不过瘾,又换上了一根雪茄,还没抽上两口呢,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